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奶爸在都市 > 第98章 唯有做牛做马
    阮棠的开心落入徐来眼中,他不由看的入迷了。

    平时板着脸冷冰冰的阮棠,虽然别有韵味,但还是笑起来时最好看。

    尤其笑起来时眼睛如同月牙般弯起,漫天的星星都仿佛藏在里面。

    依依这点就特别像阮棠,笑起来同样迷人。

    过了足足五分钟。

    魏晴依旧没睁开眼睛,阮棠有些慌了“徐来,她没事吧。”

    “放心,没事。”

    “可她一动不动的……”

    “一动不动的是王八,她睫毛在颤呢。”

    “……”

    阮棠噎住。

    徐来还真是会说话,魏晴要是听到,肯定饶不了徐来!

    又是十分钟过去。

    直到阮棠面上涌现担忧时,魏晴终于睁开了眼睛,眼眸内的第二个瞳孔已经不再模糊,而是十分清晰。

    “你的重瞳真好看。”徐来称赞道。

    仔细看去。

    能隐约看到魏晴瞳孔散发着金光,何止是好看?简直是璀璨!

    阮棠心中一紧,魏晴可是最在乎别人说这件事了,正要为徐来开口辩解。

    魏晴欠身一拜,声音哽咽道“谢谢,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

    “以身相许就算了。”

    徐来摇头“我有阮棠已足够。”

    “唯有做牛做马……”魏晴终于有机会补完后半句。

    “做什么牛跟马,你五年前救了我,他今天救你是理所当然的。”

    阮棠用力抱住魏晴,由衷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嗯。”

    魏晴脸色有些红。

    因为随着阮棠拥抱的动作,她这才发现自己就套着一件外套,根本遮掩不住身子……

    “阮棠,我先去换套衣服。”魏晴小声道。

    “啊,对对对!”

    阮棠跟魏晴一起进了屋子,后者在炕上的小柜子角落中,取出了一件白色连衣裙,眼眶渐渐泛红

    “两年前我生日,浑身长满羽毛。我外婆亲自去商场选得这件送给我,希望我早日恢复,打扮的漂漂亮亮。”

    后面的事情阮棠很清楚,在魏晴去国外看病时,魏晴的外婆出了车祸,不幸离世。

    阮棠不由温柔道“快穿上,外婆的眼光一定很好。”

    魏晴换上白色连衣裙,没有镜子,但她知道一定很漂亮,一如阿婆对她的期待。

    魏晴换好衣服后,徐来被邀请进房间坐。

    屋子出人意料得特别空荡荡,什么杂物都没有。

    主要是家具跟值钱玩意都被村里人抢走了,就只剩下嵌在墙壁中的床头柜子。

    不过被褥特别干净,还带着洗衣粉的清香。

    显然哪怕成为村人口中的妖怪,魏晴还是没有放弃自己。

    “家里什么都没有,见笑了。”

    魏晴卷起被褥,道“来炕上坐吧。”

    说完,她才想起阮棠如今是身家数千万的大老板,恐怕会嫌弃这里。

    正后悔呢。

    阮棠脱下鞋坐了上去,轻笑道

    “我小时候跟奶奶回过老家,北方的冬天窗外下着雪,坐在热炕头上可舒服了,这一晃眼也十几年了。”

    魏晴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下,她也笑道“家里有柴火,晚上烧炕,你们在这里睡一晚再走。”

    阮棠刚要拒绝,就迎上了魏晴那清澈的目光。

    不知道为什么。

    阮棠有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恐怕都无法再见到魏晴的错觉,她不由问道“你要走了?”

    魏晴轻轻点头,她的确要走了。

    徐来那一指,让她知道世界有多么的辽阔,她想要去仙域,想要去重名鸟祖地看一眼。

    “可能会死。”徐来开口道。

    修炼界弱肉强食,十分残酷。

    魏晴虽然拥有重名鸟血脉,还有返祖福缘,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

    但古往今来妖孽何其多,能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死去的人。

    只不过是一捧白骨罢了,在漫长岁月中,连名字都不配留下。

    可若是留在地球,哪怕无法彻底打破修炼桎梏,但安稳个百年千年却不是难事。

    “我本就死过一回。”

    魏晴说完,又是恭敬一拜“魏晴欠你与阮棠一条命,刀山火海义不容辞。”

    徐来深深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道“我们两不相欠,因果已结。”

    “什么刀山火海,做牛做马,你可真是一点没变呢。”阮棠哭笑不得。

    以前的魏晴特别爽朗,听说特别喜欢金庸先生的武侠,说的话也带着江湖味。

    魏晴自言自语“我一点没变吗…”

    她苦笑着摇摇头,她终究还是变了。话可能是同样的话,但说这话的心境却再不是当时的心境。

    “你们坐着,我去地里摘点菜。”

    魏晴开口,听这话的意思显然是要露两手。

    “我陪你去。”

    阮棠担心魏晴继续被村里人欺负,所以陪同。

    二人结伴离去。

    徐来则是蹲在门口,拍了拍朱六的脸“还碰瓷吗?”

    “……”

    朱六不是不想说话,关键是说不了话,嘴像是被人封了胶带。

    “咚咚咚!”

    朱六心跳却在不断加快。

    他这时候突然意识到,让他与老婆二人变得这般惨的罪魁祸首可能不是魏晴。

    而是徐来!

    毕竟魏晴被村里人欺负了两年多,要真会妖术早就用了,哪还等得到今天。

    “不说话是吧?嘴还挺硬,那就继续躺着。”

    徐来撇嘴,起身回到房间炕上眯眼小憩。

    朱六都快要哭了。

    大哥您别走啊,我是没办法说话啊,您行行好收了这妖术再走啊!

    ……

    夕阳西下。

    魏晴不仅露了一手,阮棠也跟着露了手,结果菜都糊了。

    最终还是徐来被迫亲自下厨,但摘回来的新鲜瓜果都被二女做成了黑暗料理。

    徐来索性从储物空间中掏出了一根长长的翠绿竹子。

    晶莹剔透。

    像是玉。

    魏晴一眼望去,下意识吞咽着口水,肚子不断叽里咕噜叫起来,察觉到失态的她连忙捂着肚子。

    “这叫玉竹,唯有极品玉髓辅以天材地宝才能生根发芽。”

    徐来解释道“重名鸟祖地有一片玉竹林,万年方长一节。十节玉竹罕见,二十节玉竹屈指可数,五十节以上的玉竹只有寥寥数根,而玉竹从七十节开始,就是你们一族的至宝。”

    魏晴粗略数了数,徐来手中这根,有足足上百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