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奶爸在都市 > 第100章 一个说法
    “你是要与我族开战吗!”

    重远的话声若洪雷,在村民们脑海中轰然炸响,众人纷纷口吐鲜血晕倒在地。

    虽然丹田被毁境界全无,可身为重明鸟一族长老。

    气势犹存!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惹怒妖王血脉,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重远不由再度怒喝道“况且魏晴祖上叛离我族,居然藏匿于这废弃星球,与低贱的人族通婚,这可是大不敬!”

    “人族低贱……”

    徐来笑了,笑容冰冷“你刚才问我是谁,听好了,本尊是人族徐来!”

    人族徐来!?

    短短四个字,让愤怒到浑身泛着杀气的重远愣在了当场。

    八万年前。

    一位修炼仅两万年便成就帝境的年轻人类,震惊寰宇。

    原妖族十大叛乱王族首领,是一位准帝,不甘心未来百万年屈居人族之下,更不甘心帝位被他人占据。

    要知道两万年前。

    人族还只是最下等生物,凭什么成为第一种族,凭什么成就帝境!?

    可战斗还没开始便结束了。

    因为那位在妖族中威名赫赫的准帝,被那位年轻人一剑斩杀,其余九族首领亦是人头落地。

    血溅星空!

    后来的后来,以重明鸟为首的新十大妖王族,才得以上位。

    那个年轻人的名字,是所有妖族从一出生就要铭记,并且至死不能也不敢忘记的——

    人族。

    帝尊徐来!

    ……

    此刻的重远,呆呆看着徐来,瞳孔渐渐的涣散,眼前这家伙是帝尊徐来?

    不可能!

    太阳系名不见经传,若不是追杀魏晴祖上,重远根本不会寻到这里。

    而天庭位于宇宙最深处,帝尊据传最近五年不曾踏出天庭半步,又怎么会在这里……

    但心中不断的否定,越发让重远心中惊恐

    “你不是帝尊,我亲眼见过帝尊,帝尊三万年前来过我族祖地!”

    “你可能跪的太远,看不清我很正常。”

    徐来双手背负身后,一字一句问道“你刚才说,我人族低贱?”

    “我……”重远额上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你刚才问,我是否要与你族开战?”

    “……”

    重远脑海轰隆隆作响,‘我没有’三个字卡在喉咙中硬是不敢说出来。

    因为他知道。

    一旦说出来,重明鸟妖族不日便将从仙域除名。

    徐来眼眸冷冽的看着重远,巨大的心理压力让这位上万岁的大妖身体摇摇欲坠。

    最终噗通跪倒在地面,哆哆嗦嗦的半句话都不敢说,哪里还有之前的杀意凛然!

    徐来目光冰冷,抬起手按在重远头顶,他只需轻轻一用力,这位叱咤一方的准仙尊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但徐来忽然收了手。

    看向了魏晴外婆家的老房子,瞬移离去。

    这突然的变故让重远愣了下,然后神色惨变。

    若帝尊杀了他,那么重明鸟一族说不定还有机会逃离死劫,可帝尊却没下杀手……

    “完了!”

    重远神色苍白如纸,面若死灰没,他已经预料到自己将成为妖族历史上的第二位大罪人。

    第一位罪人。

    是八万年前的那位妖族准帝!

    这时。

    耳畔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让你家老祖来给我一个说法。”

    重远哆哆嗦嗦从怀里掏出一个鸟喙,将消息传回隔着地球不知多少亿年距离的祖地。

    在老祖那沉默声中,重远惨然一笑。

    猛的一头撞向村子中,这颗百年前由他亲手种下的柳树。

    ……

    ……

    徐来站在民房门口,沉默不语。

    因为他正欲杀掉重远时,忽然听到了阮棠的一声尖叫,连忙赶回来。

    只是却听到了魏晴安慰的话“老鼠而已,不要怕。”

    徐来放下心来,目光又扫向了依旧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朱六夫妇一眼,他诧异道

    “你们还没走?莫非想在这过夜。”

    “……”

    朱六是真的要哭了,走?他倒是想走啊,求求您大人大量,放了我们吧!

    这已经九月了。

    躺在冰凉的泥地上睡一晚,可是要出人命的啊。

    然而徐来推开门走了进去。

    朱六是真哭了,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落,他错了,再也不敢碰瓷了……

    ……

    阮棠缩在炕的角落,俏脸发白,魏晴在不断安慰。

    在看到徐来回来后,魏晴道“徐来,刚才有个老鼠,吓到阮棠了,你来安慰下她吧。”

    说着,还对徐来眨了眨眼。

    她刚才已经在阮棠这里,将二人的情感之事了解的十分彻底,自然是想要撮合下二人的。

    所以那老鼠,真不是她放的。

    徐来安安点头,这就是结善因得善果。瞧瞧,魏晴多有眼光!

    “魏晴别走哇,别……”

    不理会阮棠焦急的声音,魏晴摆手道

    “我去厢房睡了,你们晚上不论做什么事,我都不会听到的哦。”

    “哦对了,我们乡下老鼠蟑螂蛇挺多的,你别抱着之前在厢房打地铺的想法了。”

    阮棠“……”

    明明刚才二人还相见恨晚呢,这转眼就将她卖掉不说,还将她的小心思说了出来。

    简直就是塑料姐妹!

    魏晴则是心中呢喃道“我不能让你与幸福擦家而过,徐来……值得你托付终生。”

    “行了,你睡吧。”

    徐来倒是坦然,轻笑一声道“我打坐就行。”

    阮棠柳眉一挑“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躺下,睡觉!”

    阮棠躺在枕头上,一拍身边的枕头,冰冷开口“我没你想的那么矫情。”

    徐来犹豫道“老婆,你真不用勉强,我打坐就行,我怕……”

    “怕忍不住对我下手?”

    阮棠心中一软,徐来这话倒是蛮君子的。

    “我怕你对我下手。”

    “……”

    阮棠脸腾的一下红了“你你你——”

    “你看啊,我们第一次见面,还有你喝醉那晚。”

    徐来叹了口气“我是真怕你趁我不注意,突然就……”

    “啊啊啊啊,徐来,我要杀了你!”

    阮棠脸颊发烫,徐来这摆明了是在调笑她,羞恼交加的她一口咬在徐来脖子上。

    徐来额上涌现黑线,怎么还带咬人的。

    他手下意识向外一推,然后二人都征住了,因为这手推的位置不太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