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凤行一世 > 第153章 痛骂王爷
    且说马丫端了一碗红烧肉和一个热乎乎的馒头,送给二高吃。

    二高先是狼吐虎咽地吃红烧肉,马丫就在那里等着,等到二高吃完,马丫接了碗。

    二高就道“姑娘,你是谁呀?你心真好,就你送吃的给本王,本王要奖赏你!”

    马丫就笑笑,蹲在那里,对二高道“王爷,我叫马丫······”

    “你就是马丫?”

    “怎么?王爷您也知道我?”

    “皇上他怎么说,他要杀我吗?”二高忙地问道。

    二高就这么一问,马丫心里就清楚了,原来自己的名声这么响,连二高都知道啊!

    可想而知,当年马丫进了缉事队大牢,后被缉事队太监派人用娇子送往皇太孙府邸的影响是有多么大!

    “不会,您是皇上的亲叔叔,皇上怎么会做这种没水平的事情呢?!”马丫回话道。

    “我就说吗!”二高的头顿时仰起来了。

    不过,马丫下面的话,又让二高的头耷拉下来了。

    马丫道“先前皇上拉奴婢斗蛐蛐时,皇上输了五十两银子,孙妃娘娘赢了皇上二十两,奴婢我也赢了皇上三十两,奴婢就看皇上的脸色,好像不高兴,奴婢还提醒皇上来着,奴婢说,那王爷还在外面等着您呢,皇上他一挥手,说不见不见,皇上道朕要是去了,怕他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这是在变相骂本王啊!”二高怒道。

    “您看您看,我就是送饭的丫鬟,我说不来送不来送,张大人非得叫我送,我好心好意给您送饭,还告诉您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您却冲我发火,王爷啊,您这脾气也该改一改了!”

    说完,马丫走了。

    二高心里窝了一肚子火,一个奴才都敢来奚落他,要是在平时,马丫立马会被拖出去打死!

    二高就冲着马丫的背影喊道“等本王消闲了,本王就要你,看本王到时候怎么收拾你,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马丫头也不回的走了。

    马丫就想,谁生不如死?小样!

    马丫走了不久,一直站在那个用草木灰画出来的圆圈里的二高,终于等到了皇上派来的人。

    这个人,就是大臣们商量后共同推举出来的于大人。

    于大人岁数不大,比马丫还小一岁,福康十九年进士第。

    这于大人与众大人面相不同,他是一副和善相,山羊胡,唇上的胡须修露出一张吃饭的嘴,唇两边挂下来的胡须,看上去就像是穿着黑衣服的人蹲出来的马步造型,吃饭时又像是食物从这裤裆里钻进去。

    于大人平常待人极为谦恭,这可能与他的年纪与官级低有关系吧。

    总之,众位老奸巨猾的大臣把于大人推选出来,去列举心高气傲的二高那个二货的罪,这于大人年轻气盛,也不客气。

    他就是想客气也客气不来,众大臣推举,基儿点头,给他立功的机会呢!

    于是,在大臣们列队欢迎下,于大人走出人群,慢步向二高走去。

    二高见五十米开外,就是皇上的车。

    基儿坐在那辆大车上,这大车有个官名叫龙撵。

    不管它什么撵,反正这车大臣们是不能坐的,就像龙椅那是皇上的专座一样。

    大臣们不能坐,不代表马丫就不能站在上面。

    莲儿要看热闹么,皇上说你看吧,那莲儿都上去了,基儿说马丫你也上来,你也看看热闹。

    皇上既然叫马丫上去,马丫就得上去啊,皇上可是金口玉言的,马丫哪敢不上去?!

    于是马丫就站在龙撵上,看着于大人那慢条斯理的步伐,马丫她怎么会想到,日后这个人才是她人生中最厉害的死对头呢?!

    只是现在,马丫还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上欣赏这位于大人是怎么去列举二高的罪状的。

    于大人在离二高三米距离站下了,这是安全距离。

    也许于大人担心,这二高被自己列举出来的罪状搞急了他会打人,所以于大人离他远点。

    于大人一改往日那低调的头颅,没开言他先扬起头,他的头扬得比二高还高。

    确切地说,是因为于大人比二高个子高,二高就是翘起脚尖脑袋也顶不到于大人的额头。

    后面看热闹的大臣都奇怪了,这二人啥话也不说,就仰起头互相对看着,于大人是背对着大臣皇上,看不清于大人的脸。

    他们一直这样对看着有两分钟,莲儿就不干了,莲儿就拉拉皇上的衣袖,对皇上道“皇上,这也看不到啊,您让于大人侧身,侧身咱就都能看到了。”

    “马丫,你去,告诉于大人换一边站着!”基儿兴致勃勃道。

    马丫听了皇上的话,就爬下车,过去也不答话,拉了于大人站到另外一边去,这样皇上莲儿就能看到他的侧脸,就能注意到他半边脸上是什么表情。

    于大人站过去,这二高骄傲,头高昂着,他还不想转过去。

    但是当他看到坐在车上的基儿,以及基儿身边的莲儿,还有跑回去的马丫爬上车站在他们身旁,这二高就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面对于大人了。

    于大人没开口,倒是二高先开口了。

    “你有何话要跟本王说啊?”

    马丫就嘿嘿一笑,对边上的莲儿道“这王爷先开口,就已经输了!”

    “为何?”皇上问道。

    “他心里素质不好!”马丫道“他一个王爷,应该矜持点!”

    幸亏马丫这话是悄悄的,要是被二高听到,他的鼻子一定会气歪。

    此时于大人搭话了,于大人就道“还本王?你已经不是王了!”

    “我不是王?笑话,先帝在位时,封我的王······”

    “你还好意思提先帝?你怎么还好意思提先帝?好好好,咱就来掰扯掰扯!”

    二高一愣,他没想到眼前这位年轻人,不但不尊重他,叫他王爷,还一口一个你字,关键他的口气,好像还要教训自己似的。

    他有什么权利教训自己?!

    “咱就说福康帝吧,想当年,福康帝在位时,那对你多好啊,给你划拉一块封地,让你去做藩王,你说那里穷,你哭哭啼啼地不愿意去,当年皇后疼儿子,就为你说好话,让你留在身边,可你呢,你是怎么做的?”

    于大人见二高瞪着他,就道“你瞪我干嘛?我是来跟你讲道理的。你说你不去自己的封地,嫌弃那地儿穷,福康帝又给你划拉一块肥沃的封地,你还赖着不走,你以为大家都不知你的心思么?你不就是想夺东宫太子位么?”

    “这是我皇家的事,关你屁事,你是······”

    “哟哟哟,还吼上了?咱说道理,是要看谁声音大么就有理么?你以为你声音大你就有理了?你心虚吧!”

    “我心虚什么?”

    “好好好,你不心虚,那咱就再说说你干的那些事,福康帝做了皇上,听取了大臣们的意见,立嫡长子为皇太子,自古就是这么个道理,你作为老二,你跳什么?是你哥哥不如你智慧,还是不如你得人心?你说你立了大功,可你知道,要不是太子当年扼守北城,哪还有如今的太平盛世?当年太子率领极少的兵力,就能把北城守住,给你你能么?你能调动人心呢?你知道打仗靠的是什么,是人心。”

    二高撇嘴,鼻孔里哼了一声。

    于大人用他那不紧不慢的语速,继续道“你还真别不服,就说你昨天吧,你不是有几万人吗?人呢?一夜之间跑得光光的,就剩下一千多人了,这一千多人里,还有许多第一晚喝多了睡过去了,我刚才去刑场看了一下,有了士兵还在坡口大骂你呢,说他死得冤呢,跟了你这混账王爷,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这可是你的士兵骂你的原话,跟我无关啊,我就是传给你听听,让你知道知道。我说你不得人心,你还不服,这回服了吧!”

    二高心里憋气,后悔刚才没跟马丫要碗酒喝喝,那样可以盖脸,那样可以装醉。

    这也太丢人了,让一个比自己小十好几岁的人来训自己。

    “按说,福康帝已经立太子了,你就安生些吧,扶持太子听哥哥的话吧,可你倒好,处处为难太子,诋毁太子,害得太子差点被福康帝废了,幸亏福康帝贤明!后来你的事情一件件败露,要不是太子,福康帝早杀了你,你不念太子的好,你却反心不改!”

    二高有些忍不住了,他就冲着基儿那边喊道“皇上您什么意思,您派这么个货来训我?要不是我当初出生入死,帮我爹打下天下,能有你的今天?”

    基儿刚要说话,马丫就在一边道“皇上,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这是气急败坏的表现,如果我说的没错的话,好戏还在后面呢!”

    莲儿就道“对对对,皇上,您别吱声,看于大人怎么说!”

    于是,就看到于大人伸出手,向二高摆手。

    “哎哎哎,别乱扯,咱现在说你的事,你说那些不相干的干嘛?你说你立功,谁没立功?那许多大臣们还立功了呢,将士们就没立功?起兵时八百将士没立功?就你能?!”

    “你给我滚开我不想跟你讲话!”二高暴怒了,二高跳起来想用飞腿踢于大人,边上的两三名侍卫,赶紧上前用棍把二高给挑回圈子里去了。

    于大人掸掸身上的灰土,嘴里吐了一下飞到他嘴上的草木,道“我说你这大把的年纪,就不能文雅点?那么多人都看着呢!皇上都说了,你只能在那个圈里,你要出来你不要命了?”

    此时的二高,被棍子挑回圈里,他是练武出身所以能够稳稳地站定。

    二高看着不远处的基儿,基儿把他那肥胖的陷在龙椅上的身体转了转,就斜着脑袋看二高的表演。

    二高感觉基儿看自己时,有一道寒光射过来,二高的身子不禁打了个冷颤。

    在二高看来,这目光就像是一道锋利的匕首,让二高的身子不寒而栗,二高就想,难道他真的敢杀自己?!

    “嗨嗨嗨嗨,往哪看呢?咱还得把这道理跟你掰扯掰扯不是?!”

    于大人整了整衣服,又道。

    “好,功劳不功劳的咱就不去说它了,毕竟那个时候立功的人太多了,不胜枚举,不胜枚举啊!咱就说说你这谋反的事。当初福康帝在位,你想谋夺太子位,没成功,先皇上位,又许你多少好处,给你许多财物,你不念先皇的好,还像夺先帝的位,如今新皇上继位,你都干了些什么?你以为大家心没个数?你于半道上拦截皇上,你的手下都把你告发了,你还装着很正直的样子,你能不能把你的腰弯下点?要是你现在的样子去见先帝,他会踹你下十八层地狱的,你也太没良心了······”

    接下来,于大人用了很文明的字眼骂了二高足足有半个时辰,骂的效果怎么样,都骂了哪些话,咱就不去说它,咱就来看看二高的面部表情以及他的身体的反应吧!

    先前,二高还趾高气扬,接着,二高头甩过去不理于大人,再接着,就发现二高的脸有些红,后来,就见二高的头垂下去,一直骂到二高腿软,最后他不得不跪下来,趴在地上,嚎啕大哭,向着基儿的方向道“皇上,叔叔错了······”

    错了?

    错了!

    于是二高被看押起来,二高的家眷被看押起来,二高家的下人比如宫女啥的被官府征用。

    在这次针对二高的列罪状中,于大人表现不俗,马丫从心里佩服于大人的水平,不亏为进士出身,书没有白读!

    第二天,基儿见所有工作基本结束,城里百姓也都回来了,官府的衙门也照常办公了,基儿便留下一小队人马帮助新知府维持秩序,不日这一小队依旧回北都。

    这支小队的头头,就是基儿点名要孙兵留下来的!

    基儿起驾回宫,马丫坐在车上,依旧在跟基儿在斗蛐蛐。

    这回形势不佳,马丫已经输了八十两银子,气得马丫把输了的那只蛐蛐的头须给拔掉了。

    马丫在一角生气,莲儿依旧在跟基儿在斗蛐蛐。

    而在后面的囚车上,二高戴着枷锁,脑袋耷拉在囚车的框架上,他还在揣摩,皇上会不会杀了?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