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凤行一世 > 第006章 心思
    老爷要把房里的丫鬟跟莲儿屋里的马丫换,三太太没有同意。

    但是,私下里三太太却让跟自己的大丫鬟花姐去照顾莲儿,把马丫要了过来。

    也就是说,三太太把自己的丫头换给了莲儿。

    要知道,莲儿也才七岁,七岁的孩子她只知道自己喜欢不喜欢,她管不了别人怎么看。

    七岁的莲儿,不能要求她有多懂道理。

    所以三太太思虑再三,才这么做了。

    但是三太太这么做,势必要引起一番话题。

    大太太二太太她们不能装着什么也不知道。老爷老太太,大奶奶可都知道了。

    孙家地方再大,也就南北长九十一步,东西宽八十一步,家人连同下人,也只不过百十多口人,连同住在院子外面的杂役,也不过二百口人多点。

    所以三太太拿大丫鬟花姐跟马丫换,这算是大新闻了,哪有不知道的?

    这确实让人大吃一惊。

    说花姐是三太太的左膀右臂一点都不过分,三太太什么事情,都是指着花姐!

    花姐今年十七岁,个头高挑,脸蛋漂亮。

    她不光手指头细,全身哪哪都细,腰细腿细胳膊细。

    老太太老是拿她寻开心,说这丫鬟皮肤细也就罢了,连心思都细!说她做丫鬟可惜了,不管是说话做事,比大家闺秀还大家闺秀。

    花姐就是被三太太训,都是低垂头,不言语不争辩,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最多冲三太太歉意地一笑,甚是招人稀罕!

    如果说花姐在孙家丫鬟中排第二的话,没人敢争第一,连老太太的大丫鬟铃铛,都甘拜下风!

    三太太把这么一个得力丫鬟给了莲儿,让人不解。

    而现在,焦点不在花姐身上,而在马丫身上。

    三太太不让老爷把马丫换去,却自己私下里给换了,难道这不应该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大奶奶心里不舒服也就罢了,她不舒服,只能背地里怄气,三太太毕竟是她的长辈。

    大太太二太太就不一样了,她们心里就不自在,有些心虚。

    莲儿都把状告到老爷这里,她们就觉得让人看起来好像她们联合起来在欺负这孤儿寡母似的,老爷会怎么想?!

    老爷要是发起脾气来,她们得吃不了兜着走,老爷毕竟是她们的公公啊!

    那样一来,以后在这个家里,她们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大爷二爷会怎么对她们,她们心里那跟明镜似的。

    欺负一个没了丈夫的弟媳妇?好说不好听啊,就是把话传到她们的娘家,娘家父母脸上都难看!

    早饭后,几个太太都来老爷老太太这里说话,大太太就笑了,对三太太提起了这个事。

    “三妹呀,爹要换马丫,你不给,你却自己拿花姐换了马丫,这是为何?”

    大太太把话拿捏的很到位,这话可进可守,众人都看着三太太笑。

    三太太也笑,三太太说“老太太疼莲儿,把马丫给了莲儿,哪知莲儿不识好歹,听信了李妈那个浑婆子的胡说八道,她不想要,我还想要呢!”

    大奶奶脸上就讪讪的,她作为一个管理內府的,如今当着老爷的面,她不能装聋作哑,她就上前一步,手搭在三太太的肩上,帮三太太揉捏,嘴里道。

    “三婶子,侄媳妇年轻,做事多有考虑不周全的地方,我已经令管家去外面张罗了,让他在外面买几个模样儿周正的小女孩,有一条,家庭一定要好,要健康??????”

    三太太就转过头,拍了拍大奶奶的手道“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三太太说完,就转向上面坐着的老爷笑道“爹,您还没见过马丫吧?马丫怎么样我先不说,等会子您看了后,再做评判!”

    于是三太太就对站在老太太身后的丫鬟铃铛道“铃铛,去,把花姐也叫来,就说我找她有事,再去我那里把马丫也叫来!”

    铃铛圆脸,身体胖胖的,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老太太平常吃的糕点,不吃了都赏她了。铃铛又特别爱吃,老太太老是戏称她是一个吃货投胎,笑她将来要是嫁给一个穷小子,她得啃泥呢。

    老太太越是这么说,大家心里越是清楚,老太太对这丫鬟上心了。

    要知道,老太太只要调笑哪个丫鬟,那老太太一定是非常喜欢这个姑娘,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铃铛见三太太不差遣自己的丫鬟,倒是差遣她去,心里纳闷,但是脸上却笑眯眯地答了声是,就去了。

    她见了花姐,路上就与花姐说“看看三太太把你们惯的,不使唤你们,倒要我大老远地跑一腿!”

    “那是我们太太看得起你!”花姐斜视着铃铛,往前走。

    铃铛就撇嘴道“我才不要三太太看得起我呢,她这是偏心眼儿,劳动老太太的人,好让她自己的丫鬟歇着!”

    花姐就道“你敢说我们太太偏心眼儿?等会子我就告诉我们太太去!”

    “马屁精,告去,我不怕,我有老爷老太太这么硬的后台,我怕谁啊?”

    花姐就道“好,这话是你说的,我给你记下了。上回太太让我送你的那半只烤鸭,还来!”

    说完,花姐就站住,张开一只手掌,向铃铛要烤鸭。

    铃铛就站住,看着花姐,花姐也看着她。

    两个人忽然哈哈大笑,铃铛说“不带这么玩的?哪有这样的,我都被你说的难为情了!”

    “你还知道难为情啊?”

    两个在回廊上,都笑成了一团。

    停顿了一下,花姐收了笑,花姐就道“咱得赶紧去,主子的事,可耽误不得!”

    铃铛方收了笑,又问花姐,“我就奇怪,三太太为什么派遣我来?”

    花姐笑笑,轻描淡写道“因为你是老太太的人啊!”

    “不懂!”

    “老太太的人,自然不会跟我们串通什么!”

    铃铛一愣,花姐白了她一眼,道“走啊?还愣着干嘛?”

    花姐见铃铛还愣神,就浅浅一笑道“刚才我跟你说什么了?”

    铃铛方醒悟过来,道“没说什么呀,我们刚才说话了吗?!”

    “这就对了!”

    花姐笑笑,看着回廊的两头,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花姐悄悄道“你呀,以后少打听这些不相干的事,免得惹祸上身,别到时让人抓着了把柄!”

    “我也就是敢跟你说!”铃铛道。

    “记住了,别蹚浑水,太太们的事,与我们做下人的不相干!”

    “唔,我知道了!”铃铛就笑笑。

    “我私下里也观察了,这个马丫,我看她一点都不简单!”花姐道。

    铃铛唔了一声,问花姐,“你都看出什么来啦?”

    “等会子你就知道了!”花姐道“等马丫去了,你慢慢观察主子们的脸色,你一定会看出点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