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了几个弯,路上开始有行人了,曾筱才把速度减下来,惊魂未定的问肉肉“有没有追过来?”

    肉肉回头看了看“没有,应该是甩掉了!”

    她这才敢回头,,“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在学校又是大白天的,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干坏事啊!”

    “那两个人是从我们来的那条路,一路摸过来的,怎么可能会看错!”肉肉上下打量了曾筱半天,“你这要财没财,要貌没貌的,全身上下就这辆滑板车看上去值钱点……他们不会是来抢滑板车的吧?!”

    “这滑板车也就看着酷炫点,其他的和普通滑板车没什么……啊!”曾筱捂住嘴“肉肉你查一下现在世界上的滑板车速度最快是多少?”

    肉肉火速联网“世上最快的滑板车理论速度75kg小时,一般实际最多不会超过60kg小时,国内要求行驶速度25kg小时左右!……小小,你开太快了!刚刚不止150了吧!”

    曾筱脸色有点发白,要是被人发现了,她要怎么解释滑板车的来历?

    “先不要慌,回去再说!”肉肉鄙视说“一辆星际淘汰的滑板车,就追成这样!这要是看到最新款的,能在天上飞的那种,岂不是要开飞机追了?真是没见过世面!”

    曾筱战战兢兢的把时速控制在25,一路小心翼翼地开到租好的房子。

    把门一关,脚有点发软,扶着客厅的沙发坐下。

    “要不,我去买一辆普通的滑板车,到时候就说他们看错了?……不行不行,一路都有监控,赖也赖不掉!”

    “没事!要是有人问,就说是借朋友的骑了几天,已经还回去了!其他的你咬死了不说,别人也没办法!”肉肉坐在沙发扶手上,用手撑着下巴“车不买也行,现在共享单车共享电动车到处都是,我刚刚看到楼下就有个共享单车停放点!”

    “嗯,”曾筱点点头,看了一下时间“快两点了,等一下三点半还有两节课!还有点时间,让我先捋捋……”

    她一个一个的数“我们欠黄先生的酒还没买,明天周末,要先去换点钱!等一下放学就去宿舍,先把行李搬过来!家里看还缺什么,明天一起买回来!……最主要的还是换钱!”

    曾筱站起来,把窗帘拉上,又让肉肉用系统再次检测,确定没有监控,这才把空间里装着“儿童玩具”的大箱子移出来!

    箱子一打开,曾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上次只是瞟了一眼,现在仔细看看,这哪里是儿童玩具!这就是一箱金银珠宝啊!

    各种颜色的宝石磨成的大小不一的珠子一匣子!

    用金银或者大块的宝石打磨而成的面具六七个!

    不知名的无色透明宝石做成的风铃一串!

    还有很多零碎的小玩意,什么锤子棒子小宝剑,簪子珠花小镯子,材质不只是金银珠宝,还混合了一些木料和布料,七七八八的,把箱子里的缝隙都填满了!

    把箱子里的东西一点点搬出来,铺了一地!

    就在曾筱觉得自己已经看麻木了的时候,在箱子最底下,出现了一个躺着的玉石娃娃,大概七十公分高,闭着眼睛,栩栩如生!要不是看得出材质,都要以为是个真人了!

    “这些我可不敢拿出来卖!”曾筱挑了半天,最后从一堆珠子里挑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红色珠子!

    肉肉用系统帮忙鉴定了一下“顶级红宝石,12克拉,按本地区去年同类宝石拍卖价估算,价值1300万美元左右!”

    曾筱手一抖,红珠子又掉到匣子里去了!

    换一颗小点的无色透明的珠子

    “9克拉高纯度钻石,估价500万美元”

    “不挑了!”她把珠子往匣子里一丢“肉肉,你帮我挑一个值几十万软妹币的吧!”

    肉肉趴在箱子里研究了半天,挑出一个镶嵌着一颗花生米大绿色宝石的小银指环,做工精致,造型古朴!

    “这个应该差不多!”肉肉气喘吁吁的说,翻动大块的珠宝,对小精灵来说可是个体力活,“你打算去哪里卖?我看要找一家拍卖行才行!”

    “嗯,我正在看这个!”曾筱把手机拿给肉肉看“这个和盛拍卖行好像不错,算是湖沙数一数二的拍卖行了,口碑也很好,最主要的是,他们后天下午就有一场跟宝石有关的拍卖会!”

    肉肉看了看,又在系统里查了半天“还可以,你打个电话去问问吧!”

    等曾筱同和盛拍卖行的负责人约好时间,已经快三点了。

    把一地的宝贝收拾好,放回贴纸空间。挑出来的指环用塑料袋装了,也放在空间!就急急忙忙骑着共享电动车上学去了!

    放学回到宿舍,金良琴正等着帮她搬家,两辆电动车,后座上绑满,车把手上挂满,刚好搬完!

    临走,袁立玲拉住她问“你搬到哪里了?一个女孩子住在外面,我们也不放心,过几天我们过去看看吧!”伍德君目光闪烁的低着头,没出声。

    曾筱客气的笑了笑,轻轻推开她的手“我那里进出都要登记,很麻烦的,还是等有空,我来看你们吧!”

    说完,不再理她们,和金良琴说说笑笑的骑着车走了!

    “真的好烦她!一言不合就哭,好像我怎么了她一样!听说她找了个大二的师兄做男朋友,不知道她男朋友受不受得了!”金良琴无奈的说“我也想搬出去住,可我爸妈说什么都不同意!”

    曾筱笑着说“可能她男朋友就喜欢她哭哭啼啼小鸟依人的样子呢!你要是实在是烦了,就过来我这里住一个晚上!”

    “算了吧!”金良琴摇摇头“跟老谢请假太难了!”

    “别没精打采的了!等一下我请你吃大餐去!”曾筱腾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真的?”金良琴眼睛都亮了,吸着口水“那我可要好好的宰你一顿!”

    完全就是个吃货!想起她还能拒绝袁立玲的美食诱惑,嗯!是个有原则的吃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