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一开始还挺心疼病人,听到最后,他觉得最该心疼的应该是自己。

    这万恶的有钱人啊……

    “我这边设备有限,为了确保无误,我建议病人再去医院拍个片。”

    苏糖点头,道了个谢,至于去医院拍片,那倒不必了,因为她问过系统,没什么大碍,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就行。

    然而,她是信任系统,可裴宴并不知道系统这玩意的存在。

    在医生离开后,她便一改先前小鸟依人的模样,直接松开了抓着裴宴衬衫的手,“谢谢裴哥哥抱我回来。”

    她嘴巴上甜甜道谢,可行动上却是一副急于撇清关系的样子。

    他嗤笑,看着自己被抓皱的衬衫,幽幽道“颜颜的道谢,就这样?”

    苏糖斜眼,接着微笑道“啊,对,裴哥哥日理万机的,为了我浪费这么多宝贵的时间,是该好好谢谢。”她说着,想到先前他在医生面前说的话,便道“这样吧,改明儿你抽个空,我让香家品牌负责人,把这个季度的男装全都给你送去,裴哥哥觉得如何?”

    裴宴似笑非笑,真的是连道谢都如此没诚意,当着他的面,直接用了他的法子。

    “颜颜可真大方啊。”

    苏糖并不觉得他这话是在夸奖,不过没关系,她脸皮厚,就当夸奖了。

    “比不上裴哥哥,送房子呢~对了,我比较喜欢a城嘉园那边的房子。”

    a城嘉园的房子,出了名的难买,不过是有钱就能买到,非富即贵的,普通土壕压根连门路都摸不到。

    苏糖狮子大开口,倒让裴宴多看了她两眼,很快,他勾着唇角,笑得更深了,“好,就当送给颜颜的订婚礼。”

    “谢谢裴哥哥了。”

    苏糖收的非常心安理得,毕竟嘛,男主这种睚眦必报的人物,前脚送了,后脚她这种炮灰人设一样的配角,估计都无福享用,左右最后都会回到他手里,不过是从她手上过一遍罢了。

    娱乐圈没什么秘密,苏糖这边脚受伤了,后头立刻就被爆上了热搜。

    因为不是什么黑料,所以她也没当回事,就在微博上回应了一下,甚至为了安抚粉丝,还皮了那么一下。

    粉丝们倒是一个个嗷的格外心疼,对此,黑子们又开始蹦跶了。

    ——一群脑残,也不见你们这么在乎自己爸妈,回头问问爸妈,拿着他们的血汗钱追星,什么感想?

    ——啧,还能有什么感想,就是恨不得把她们塞回娘胎,重新再回炉呗。

    原本吧,娱乐圈这种黑子还挺常见的,可这一次,也不知怎地,突然间就发酵了。

    比如说,隔天就爆出苏糖这么一个小粉丝,拿着父亲重症监护的急救钱,全都拿去应援乔颜了。

    又很快,又爆了一个,什么着名主播,在还是小透明的时候,追星乔颜,结果被她冷嘲热讽,还有录音为证。

    比起前一个小粉丝拿父母急救钱追星,后一个显然更让人愤怒。

    之一为何,前者只能说小粉丝不懂事,怪不到乔颜头上,毕竟也不是乔颜按着她的头逼着她应援,但后者就不一样了,这就是实打实的丑闻,艺人最忌讳什么,耍大牌啊。

    当晚,热搜第一,很多人都叫嚣着要脱粉。

    这一波黑的来势汹汹,苏糖人又在国外,身边就带了个小助理,连团队都只能靠电话沟通,很是被动。

    不过相比小助理等人的着急,苏糖却是很淡定。

    “老板,热搜一下子爆了三个黑料,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没得罪过人?”苏糖开着玩笑,手头还捧着热可可,满是惬意。

    小助理都快急哭了,反倒是苏糖,笑嘻嘻道“怕什么,大不了退休回去当我的霸道总裁啊,你放心,还让你做我助理,工资还给你涨一点。”

    小助理急到最后,被她这一安稳,反倒是哭笑不得,“老板,你别闹了!这明显有人背后带节奏啊,那个主播,那会儿做了什么事,让你这般羞辱?”

    苏糖唔了一声,记忆有些久远,她愣了一会儿才从系统那里找回一些记忆。

    “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有些记不清了,好像是我刚出道那会儿,他想追我,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最后才被我羞辱的。”

    小助理并非一开始就跟着苏糖,期间,苏糖曾换了三任助理,没办法,她那姐姐阴魂不散,常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还真的被她收买了两个助理。

    一个,不过是将她的日程报告给她,另一个就过分了,居然还搞小动作。

    至于那个主播,当初似乎就是被另外一个小助理给放进来的。

    苏糖才想到那个小助理,很快,那个小助理就在网上攻击她,说什么,虽然只当了她三个月小助理,却受够她了,不但公主病,性子高傲,更关键的是,她非常会勾引人。

    不过那个小助理也是胆小的,只说她勾引人,却不敢说她勾引谁。

    苏糖盯着那个小助理网上发表的言论,直接笑了,就是这笑容有几分渗人。

    “老……老板,你还好吗?”

    小助理被她吓得瑟瑟发抖,怎么说,就刚刚那一瞬,她居然膝盖有一软,有点想下跪了。

    苏糖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现在这个小助理,她还是相当满意的,要知道当初乔玥开出五十万,让她做事,小助理不但没答应,还将这些证据全都摆到她面前,然后忧心忡忡,问她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放心,老板没事,你就等着这群人给老板跪下吧。”

    小助理被她一安稳,莫名心安,接着又忍不住好奇问“老板,那主播当初做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啊?惹得你这般生气?”

    苏糖沉吟了片刻,倒还真的让她想起了一些事,接着,她微微一笑,“那智障不知道受了谁的暗示,以为我喜欢他,一上来就脱裤子,还跟我说什么,哦,想跟我在化妆间来个速战速决。”

    小助理……

    苏糖,“正巧,我那会儿手头有被咖啡,滚烫的那种,全都泼到他身上去了,据说,好像还把人烫坏了。”

    烫坏什么?那就不可言说了,不过随着她这话说完,耳旁就响起了砰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她回头,见裴宴不知何时过来,笑得没心没肺,“呀,是裴哥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