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操劳
    伴随着两声枪响,两个彪形壮汉倒下了,倒的很直接,倒的很干脆,没有翻滚挣扎,没有负痛惨叫。

    王欣然本可以只攻击其中一人,但她没有那么做。

    她也可以伤而不杀,但她也没有那么做。

    枪响过后,城内城外鸦雀无声,没有惊讶呼喊,只有胆战心惊。

    对于王欣然的作法,吴中元既意外又不意外,短暂的沉吟之后迈步上前,自王欣然手里拿过手枪翻转检视,他没有问王欣然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知道王欣然为什么这么做,王欣然此举至少有三个目的,确切的说是三个原因,一是两个强壮男子围攻一个女子引起了她的反感,二是王欣然了解他,知道他想通过今天的亲兵选拔向外界传递什么样的讯息。三是王欣然有意立威,既是为自己立威,也是为他立威。

    短暂的打量之后,吴中元将手枪还给了王欣然,冲她指了指入选队列。

    王欣然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走了过去,泰然自若,神色如常。

    在王欣然之后还有两列候选之人,这两列没有进行比拼,以其中一人退出结束。

    至此,选拔全部结束,入选与落选分列东西,场中留下了三具尸体。

    选拔开始之前所有人都很兴奋,但随着选拔的进行,气氛变的很是凝重,到得最后甚至凝重到了压抑,吴中元选拔禁卫亲兵的作法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和想象,在此之前他给众人留下的印象是亲和随意,而此时众人不这么认为了,他们通过这场选拔看到了吴中元冷酷的一面。

    此时造物处将禁卫亲兵专属的黄色披风送了过来,吴中元看了祝千卫一眼,祝千卫会意,重新列队,组织分发。

    六百多人,分发披风需要不短的时间,在此期间吴中元一直站立未动,由于没有得到他的许可,落选之人不敢退去,便是城墙上围观的巫师和勇士也不敢自行离开。

    待得亲兵尽数披上黄色披风,吴中元走到队列前面,沉声训话,“士兵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不需要你们分辨是非,也不需要你们拿捏尺度,更不需要你们质疑命令是否正确,我只需要你们奉命遵行。”

    短暂的停顿之后,吴中元又道,“你们分辨对错的能力没有我高,对于尺度的拿捏也没有我好,危急关头你们对于我的命令可能不太理解,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你们怎么做?质疑?抗命?万一你们的理解是错误的怎么办?万一因为你们的不理解不执行而贻误了战机怎么办?万一有妖物幻化成你们的亲友,我可以分辨而你们不得分辨,我让你杀掉它们,你们却自以为是的抗命,造成的严重后果谁来承担?是统揽大局的我,还是身为士兵的你们?”

    吴中元的这番话令王欣然眉头微皱,因为在她看来吴中元的这番解释有些多余,会从某种程度上降低他先前刻意竖立的肃穆和威严,不过她也理解吴中元的无奈,蠢人太多,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若不加以解释会招致无谓的污蔑和质疑诽谤。

    吴中元又道,“日后你们会负责保卫皇宫的安全,我可能还会派你们去保护其他人,也可能会派你们去做其他事情,你们务必恪尽职守,谨遵礼数,不可有分毫逾越,不该看的不能看,不该说的不能说,不该问的不能问,不该做的也不能做。”

    吴中元言罢,无人接话,王欣然想笑却忍住了,她之所以想笑是因为吴中元先前所说的正是后世军队条令的一部分。

    祝千卫在旁提气喝问,“圣上所言,你们听清楚了不曾?”

    一干入选禁卫这才反应过来,数百人齐声应是。

    吴中元没有一直站在原地,而是自队列之前缓慢走动,与此同沉声说道,“我经历的危险比你们多,我经历的战事也比你们多,我比你们更清楚勇敢有多难,很多人只是自以为勇敢,但是事到临头却怕的要死,若是此前我不明令比拼之时分出生死,退出的那些人恐怕直到大难临头吓的尿了裤子方才知道自己原来如此胆小,这种人如果混入了禁卫,会有什么后果?不但枉送了自己的性命,还会害死你们的战友,害死那些你们所保护的人。”

    吴中元说到此处转身面向落选众人,“那些主动退出的人,不要给自己的胆小懦弱寻找任何借口,我甚至能猜到你们会找出怎样的借口,不外乎两种,一是不愿与族人自相残杀,二是对我的这种作法心存不满,我告诉你们,只有让你们面临生死,才能分辨出谁是真正的勇敢,我如果不用这种挑选方法,所有退出的那些人他日都会死在战场上,今天丢了脸总好过他日丢了命。”

    吴中元说到此处指着不远处的三具尸体,“他们是替你们死的,死的其所,带回去好生安葬,家人重抚优恤。”

    有人高声应是,派人出来,带了尸体回去。

    吴中元转身向东,伸手指点王欣然,“你,用暗器那个女子,出来。”

    待王欣然出列,吴中元冲祝千卫摆了摆手,后者会意,自行上前,带领入选禁卫列队进城。

    吴中元和王欣然走在后面。

    “嗨,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呀?”吴中元脸上并无笑容。

    “你刚才不该跟他们解释那么多,有损威严。”王欣然也是面无表情。

    “总得服众啊,免得他们心存误解,妄议诽谤。”吴中元说的是现代语言。

    王欣然说的也是现代语言,“理解你的人不用解释,不理解你的人解释也没用,我把他们毙了,没给你添麻烦吧?”

    “没事,道德底限还是得有的。”吴中元摇了摇头,由于远处有人,二人说话之时脸上都没有表情。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王欣然问道。

    “怎么了?”吴中元反问。

    “你刚才的举动明显有敲山震虎,杀鸡骇猴的味道,谁惹到你了吗?”王欣然问道。

    “这事儿说来话长了。”吴中元说道,转而意简言赅的将吴荻和老瞎子密谋一事说与王欣然知道。

    待吴中元说完,王欣然点了点头,“进城了,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免得惹人起疑,你不用担心我,也不用特异照顾我。”

    王欣然说完,快步疾行,追上了前面的禁卫队伍。

    禁卫的住处早就准备好了,就在皇宫左右,与左辅殿和右弼宫相比,禁卫亲兵距离皇宫更近。

    祝千卫知道王欣然的身份,以后的事情可以交给祝千卫来处理,这些禁卫刚刚选拔出来,还需要经历相应的训练。

    天色已晚,但吴中元没有去后宫,而是回到中天殿处理公务。

    有熊原本是熊族的都城,而今中原一统,需要增设大量职能部门,都城扩建刻不容缓。

    六部官员的办公场所和住处都需要修建,六部并不只有两位主官,还有大量的办事官员,都需要自各地调来,需要准备大量的房屋和住处。

    天下一统之后,各地前来公干的人就多了,前来朝拜建交的人也多,来了总不能没有地方住,故此驿馆也需要进行扩建。

    负责战马坐骑以及各地通讯的驿场也需要扩建,得驯养大量的传信飞禽,还有那些碧眼金雕,也需要给予固定的地方安置。

    各大垣城的赋税物资很快就要送来了,囤积各种物资的国库也必须进行扩建,选址,定位,这些都得他来决定。

    还有为各大垣城准备的学堂和福寿院也必须立刻动工,月底这些贵族就要自各地赶过来了,不能让他们没有地方住,还有就是来了之后总得让他们进行学习,学什么也得他来决定。

    老瞎子等人也并未尸位素餐,总理院呈上来的都是请示,说白了就是他们已经定下了大致意见,只看他同不同意,这种作法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他的压力,同意直接就同意,不同意再给出具体的指导意见。

    接下来一段时间吴中元每天从早忙到晚,不止他忙,有熊的所有人都在忙,扩建是需要石材木料的,老贰自黑姬山带来的那些犰狳忙着自后山挖洞,山洞用来存放大量战备物资,辟出的石料用以垒砌建筑。木料比较容易获得,直接自城外砍伐,此举一举两得,既扩大了城外的农田面积,又提高了城池的安全性,倘若外敌入侵,必须穿过更大的空旷区域才能靠近城池,有利于己方防守阻击。

    正所谓人多力量大,此言不虚,万众合力,有熊城每天都有新的变化,日新月异,迅速扩充。

    此时不止有熊在忙,各大垣城也在忙,四方大营正在修建,需要大量征兵,这些都需要黎亲王和姜亲王协调配合,两族的练气心法和武功绝学早就送过来了,这是臣服效忠的最大诚意,投桃报李,他也应该给予奖励,而之前他曾经许诺二人分管的诸多垣城和邑城配备玄铁兵器,此事也必须予以落实,带人往烟云山拿取,各两百件,分别送往连山和九黎。

    烟云山还有大量已经破损无法使用的玄铁兵器,一并带出,交由黎大寿熔铸再造,统一打造玄铁长刀,形状类似于后世的东洋,专属配备黄袍禁卫。

    在此之前他曾授意黎大寿打造玄铁盔甲,那时黎大寿少有帮手,每个月只能打造一套,此番鸟族所有冶金高手协同联手,每日就能打造一套,这种玄铁盔甲混合了玄晶,不但刀枪不入,还可感应穿戴,这是他为十八勇士准备的,珍贵非常,每打造一套就入库一套。

    夷人的天罡弩和地煞弓也开始打造,最先打造出来的强弓劲弩并不装配各大垣城,而是计划率先配给四方大营,一统三族之后,他的战略变了,改被动防守为主动狙击,自四方禁锢派驻重兵,即便封印消失,也可以对神鬼妖魔四族进行阻击拦截,以此争取更多的时间休养生息发展壮大。

    由于公务繁忙,很多想做的事情都无暇抽身,前往兽族祭坛设法取得黑色定魂石一事只能延后。

    召见姜正和黎泰问询当年往事也只能往后拖。

    往九黎为母亲迁坟一事也顾不上。

    此外,周饶国的小矮人此前曾经前来求助,希望他能派人前去帮忙驱杀食人海鸟,这件事情必须做,因为周饶国的人擅长造物,可以请他们过来帮忙制造火铳等火器,但是请他们帮忙的前提是帮他们驱逐食人海鸟,此事他也不放心派别人去,吴荻是最佳人选,她有雕王,胜算很大,但吴荻此时也是忙的一个脑袋两个大,根本抽不出身来,故此此事也只能延后。

    还有就是寻找晋身天格九阶的方法,想要晋身天格九阶,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对烟云山那个已无元神的白发老者进行探究,此人乃银色灵气,可以设法检视他的经络,以此推敲出练气要诀。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推演金简玄文,也就是天篆文册,自其中找出提升方法。但这两个办法都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眼下没精力去干那些,也只能往后拖。

    若是换成其他人,这么多事情一股脑儿的涌来,早就驾驭不住而崩溃了,但忙归忙,吴中元却不曾乱了方寸,先干什么,后干什么,条理非常清楚,诸多琐事也不曾疏漏遗忘,百忙之中还不让派人通知夷人,此前他曾经让夷人派一百名年轻男女节后前来有熊参加血脉检试,并传授武功心法,得过去告知他们具体的日期,也就是本月月底。

    在此期间,贝币也造出来了,吴中元立刻传旨下令,通行全国,货币统一有着巨大的意义,方便购买流通。

    自正月十五开始,吴中元开始与吴焕,黎万紫,姜大花推敲三族的练气心法和武功绝学,各大垣城的洞神勇士已经自各处赶来有熊,这次来的可不止熊族勇士,还有鸟族和牛族的,他们必须确定三族的武功绝学和练气心法能否合而为一。

    推敲的结果是三族的练气心法的确与血脉有关,牛族勇士无法修炼熊族的武功绝学,而熊族也无法修炼其他两族的武功,鸟族也是这般,想要改变这种情况,只能进行通婚混血。

    这算是个坏消息,不过也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纯阳纯阴血脉是不受血脉影响的,说白了就是牛族和鸟族纯阳纯阴血脉的人也可以修炼熊族法术。

    月底之前,吴中元和大傻出去了一趟,没有了青龙甲,移动速度大受影响,去一趟东海心月岛往返需要一个昼夜,大傻有辟毒之能,无视岛屿上空毒气,缓慢降落,确定猴子没有懈怠职事,又检视了甲片,备好了琴弦,这才与大傻升空回返。

    他来时给猴子带来了外面的食物,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不少水果。

    回去的时候没有直接回有熊,而是去了一趟大泽,跟吴勤进行了简短的交谈,告知吴勤他要带走阿洛,之后留下一些水果,去鹤岭将阿洛和阿炳接到了有熊。

    大傻自驿场降落,吴中元带着二人往学堂方向走去,他准备将阿洛编入禁卫,阿炳年纪还小,可以与一干垣城高干子女一样往学堂就读。

    走出不远,阿炳突然停了下来。

    吴中元有感,歪头看他。

    “大人,刚才过去的那个人身上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