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上门佳婿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摊牌!
    当初苏静瑶公司资金运转不周,便去了那家炎夏银行贷款。

    也正因为如此,苏静瑶被炎夏银行的副行长王庆福联合薛川等人下药,迷晕了苏静瑶,随后将其带走。

    后来,江诚救出了苏静瑶,并在后来遇见炎夏银行的高行长之际,通过对他女儿救命之恩,让高行长撤销了王庆福的职位,同时江诚也在丢出一些筹码,想将王庆福绳之于法。

    万万没想到,在抓捕过程中,王庆福开枪射死了一名巡捕,逃之夭夭。

    江诚后来也让王伯去调查了,可还是没能找到半点王庆福的影子。

    江诚也没想到,现在又阴差阳错,跟这家炎夏银行扯上关系。

    “还查到什么线索没?”江诚问道。

    “有,接待那些人的银行工作人员,是同一个人。”王伯低声道。

    “王庆福?”江诚问道。

    “是的,少爷。”王伯回答道。“如果猜测得没错的话,这出好戏,就是王庆福背后的人搞鬼的。”

    “有意思。”江诚眼睛眯了起来。

    听到王伯的这番话,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最近江海市的动荡,便是那个“唐”的势力闹出来的。

    至于王庆福在里面充当着什么角色,江诚不知道,也没兴趣。

    江诚挂了王伯的电话,双手托着下巴,左思右想,差不多有十分钟。

    他最终拨打一个号码。

    电话响了几下就接通了。

    “喂。”话筒对面是一道不耐烦的声音。“老娘洗澡呢,有事启奏无事退朝,赶紧的。”

    “秦听寒,我们见个面,好好聊一聊。”

    “找我约会,不怕你家老婆吃醋啊?”秦听寒戏谑说道。

    “唐。”江诚嗓子沙哑地说出一个字。

    秦听寒那边静了片刻,说道“好。时间地点。”

    “现在,你所住公寓斜对面的咖啡厅。”

    “行,那你过来吧。”

    江诚挂了电话,起身往外走。

    正好这时雄鹰等人从地下室上来,他们看到江诚要出去,疑惑不解,却没人敢出声询问。

    江诚与他们擦身而过时,停顿脚步,后退回来,对着他们说道“乔政,带他去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你们一块跟着我过去。”

    “是,江少。”乔政听到这话,兴致勃勃。

    雄鹰眼神仍带着杀意地瞥了乔政一眼,朝江诚无声点头。

    江诚与乔政两人离开天宫别墅小区,便乘坐着同一辆捷克车,往江诚所指的地址行驶过去。

    车子来到目的地,江诚让乔政两人在车上等候,独自一人拉开车门走下去。

    江诚进入咖啡厅,就看到秦听寒坐在其中的一个位置上。

    秦听寒拒绝了附近过来询问联系方式的男士,朝着江诚挥了挥手,轻喊道“江诚,在这儿。”

    江诚面无表情走过去。

    秦听寒忽然站起身来搂住江诚的手臂,朝那名男士笑吟吟道“不好意思先生,我的男朋友来了,请你让开。”

    那名男士嫉妒恨地瞪了江诚一眼,很不甘地转身离开。

    江诚把她的手甩掉,盯着她冷水声说道“秦听寒,我跟你之间没这么熟悉,注意保持距离。”

    秦听寒坐下来,翘起二郎腿,翻了翻白眼说道“怎么,现在都嫌弃你秦姐了?!”

    江诚听到这话,忍不住嗤笑起来,“那觉得现在的你,还是以前的自己吗?”

    秦听寒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逐渐凝重起来。

    她轻轻靠在椅背上,端起咖啡缓慢搅拌,等咖啡微冷后,端起咖啡杯细细品尝起来,同时她说道“今天跑过这儿,是跟我摊牌了吧。”

    “没错。”江诚伸出三根手指头。“你只需要回答我三个问题,便可。”

    “哦?”秦听寒让自己的坐姿稍微舒服点,展开双臂放在桌子上。“说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江诚双手合十,眼神很犀利地盯着秦听寒,问道“你是什么人?”

    “秦听寒。”秦听寒耸了耸肩膀。“真名真姓,绝不骗人。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跑去居民库,调查我的身份证件是否作假。”

    “不用。”江诚要头道。“第二个问题,你是‘唐’里面的什么人?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

    “我没在里面充当任何角色。”秦听寒拿着咖啡勺,轻轻搅动着咖啡,咖啡面上的玫瑰花图案瞬间被搅成细碎。

    江诚面色阴沉下来,盯着秦听寒说道“秦听寒,我不是刚刚出生的婴儿,不是靠你一言两语就能糊弄得过去的。你要是跟‘唐’的人没有联系,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事件里面,都有你的影子?你别告诉我这是巧合。”

    秦听寒轻轻笑了起来,笑得很灿烂,像是冬天盛开的玫瑰花,傲然中带着妩媚。

    “江诚,你真想知道答案?”秦听寒问道。

    “这是我过来找你的目的。”江诚说道。

    “‘唐’的幕后大老板,是我的父亲。”秦听寒说到这话,眼神刹那暗下来,脸上的笑容充满着嘲弄与讥讽。“我这些年来,一直想要摆脱他的阴影,但很可惜,我还是失败了,起码在你眼里看来我是失败的。”

    江诚心里掀起掀然大波。

    秦听寒的父亲便是“唐”的幕后大老板?

    可若是如此的话,那母亲为何与秦听寒的母亲,是好友关系?

    莫非在他们之间,存在着什么关联与渊源?!

    江诚感觉自己身处一个巨大的漩涡里面,在那片刻,很容易被漩涡拖进里面,粉身碎骨。

    不过江诚在得知了秦听寒是“唐”幕后老板的女儿以后,他对她的警惕心又提高了不少。

    他不是不相信秦听寒的为人,是不敢去相信了。

    秦听寒身处这么一个大染缸是,绝对不可能独善其身。就算退一万步讲,她真的是出淤泥而不染,可那朵莲花,终究与那些淤泥在同一个水池里。

    江诚眼皮微微往下压,沉声问道“那江海市最近的动乱,是不是你们搞的鬼?出于什么目的?”

    “江诚,三个问题的名额,没了。”秦听寒没有回答他,伸出手掌做出一个o的手势。紧接着她站起身来,双手撑在咖啡桌上,看向江诚叮嘱道“还有,你千万别再跟我父亲他们玩了。无论你怎么玩,都玩不过他们的。他的脾气,可没我这么好。”

    秦听寒朝着咖啡厅门口走过去。

    在她背对着江诚时,心脏扑通扑通跳动。

    别看她在江诚面前云淡风轻,但没人知道,她很紧张。

    很紧张江诚对她的态度!

    秦听寒推开咖啡厅的门,忽然她脸色微变,猛然抬头,刹那间看到对面的高楼上,一颗子弹从狙击枪的枪口射出来。

    几乎就在一瞬间,秦听寒退回咖啡厅。

    砰!

    子弹射下来,把咖啡厅的玻璃墙射成粉碎。

    咖啡厅里的客人惊叫一声,纷纷慌乱地抱头逃串,惊恐至极。

    江诚也是下意识做出反应,三下五除二地跑到了秦听寒的身边,拉着她的手臂往里扯。

    秦听寒刚被江诚扯动,又是一颗子弹射入刚才她停留的位置。

    秦听寒看着没入地面的子弹,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化。

    她由刚才的慌忙失措,逐渐变得冷酷漠然。

    江诚看到她的忽然变化,就知道这个女人应该是激发了自己的“第二层人格”。

    果然,秦听寒不退反进,朝着外面冲出去,奔向狙击手所在的高楼的入口。

    高楼上的狙击手也没闲着,端着狙击枪瞄准秦听寒,不断地扣动扳机。

    可不管他怎么射击,子弹都与秦听寒差之毫厘,每次都能擦身而过。

    秦听寒利用敏锐的走位,避开狙击枪子弹,很快冲进高楼里。

    江诚抬头,看到狙击手已经把狙击枪收起来,似乎要逃匿。他想了想,锁定住狙击手可能要逃逸的路线,便通过咖啡厅的侧门,往不远处的一幢办公大楼跑过去。

    江诚跳过刷卡区,进入电梯摁了最高楼。好在这个点没什么人,电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楼顶最顶层。

    江诚走出电梯,拐入走廊往上爬,很快来到了天台。

    他刚进入天台,那名狙击手刚好从刚才的高楼跳跃到这个办公大楼的天台上,与他面对面相遇。

    狙击手怔了一下,把装着狙击枪的长盒子丢在一旁,掏出一把三棱军刺,反手一握,往江诚扑了过来。

    “玩玩枪还可以,玩近战,你还嫩了点。”江诚微微一笑,身影消失在原地。

    狙击手面色大变。

    他左顾右盼,根本不见江诚的身影。

    像是碰见鬼一样。

    “在你身后。”江诚的声音传出来。

    狙击手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拳头逐渐变大,随后他脑袋嗡嗡作响,耳边随风,倒在地上难以爬起。

    就在这个时候,秦听寒已经抵达刚才那座高楼的楼顶。

    秦听寒跳跃过来,快速来到江诚的身边。

    不等江诚有所反应,秦听寒一把夺过狙击手手里的军刺,往狙击手的大腿处刺了下去。

    刺啦!

    刺啦!

    刺啦!!

    秦听寒面无表情地连刺起来,血肉飞溅,整个画面充斥着血腥。

    狙击手神经暂时麻痹,随后感觉到大腿处的剧痛,高声痛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