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帝少你被拉黑了 > 第794章一言为定,我等你
    江然来不及刹车,撞到男人结实的背。

    她捏了捏鼻子,不太好意思,“二哥,我想睡你房间的沙发,可以吗?”

    在被子里窝久了,说不定就习惯了。

    现在祁宸安出现,一会儿又只剩她一个人,得重新开始。

    “我不会打扰你的,保证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你放心!”江然忙加了一句。

    “我的卧室,没睡过其他人。”祁宸安垂眸打量着她。

    女孩抱着枕头,仰头看他,生怕他不答应似的,眼底带有急切,小巧而挺的鼻子因为撞到他,加上被她捏了,有些红。

    江然抿唇,果然不答应啊。

    “不过,小然的话,可以。”祁宸安道。

    江然眼睛亮了亮,真的?

    祁宸安看着比她矮出一个脑袋的人儿,勾着唇角,低头凑到她面前,“开心吗?”

    男人的气息靠近,江然眨了一下眼睛,心跳加速。

    “礼尚往来,小然是不是也该让我开心开心,嗯?”他越靠越近。

    江然不适应这个距离,忍不住后退一步,“怎么能让二哥开心?”

    “今晚,你在大冒险?”

    终究还是提起了这个话题。

    “是啊,初落姐生日,大家一起玩的。”江然郑重解释。

    “大冒险的惩罚内容,再说一遍。”他的语调里,夹杂几分强势,不容抗拒般。

    江然愣了半响。

    他的意思是,她说喜欢他,他就开心了?

    她抱着枕头的力道加大,“那是假的……”

    “我愿意被你骗。”男人温柔的声音能让人溺毙其中。

    江然傻眼。

    祁宸安之前有说过撩她的话,也说过可以找他当男朋友。

    她没当真,毕竟他这么优秀,如祁临风所说,每天不知道被人表白多少次。

    身边还有徐采青那种大美女,成熟又性感,男人都会喜欢那种类型吧。

    “二哥,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江然低头,声音小小的。

    祁宸安半眯起眼睛,敢情这丫头以为他在开玩笑?

    安静的房间里,他突然笑了一声。

    不同以往的是,这次有危险之意,濒临原形毕露的边缘。

    男性荷尔蒙逼近,江然退了几步,靠到墙壁上,他抬手撑着墙壁,将女孩禁锢在窄小的区域里。

    他像是变了个人,靠得太近,江然差点忘记呼吸。

    “小然,看着我。”祁宸安低声开口。

    江然不敢看他,有点怕。

    祁宸安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他,“好好看看,我有没有跟你开玩笑。”

    越来越近,甚至呼吸相吸,江然眼底满是慌乱,感觉受到侵犯。

    在吻上的前一秒,祁宸安还是停了下来。

    江然的眼底逐渐浮现出一层雾水,像是受到莫大的委屈。

    祁宸安闭眼,将那股冲动压下去,再次睁眼,眼底恢复一片宁静。

    祁宸安到底心疼了,柔声哄着她,“别哭,我的错。”

    江然抿着嘴,没说话。

    “小然讨厌我的话,以后不出现在你面前了,好不好?”祁宸安道。

    祁宸安松开她。

    江然拉住男人的衣角,吸了吸鼻子,嘀咕着,“不讨厌……”

    闻言,祁宸安心情好转不少。

    小然没有讨厌他。

    他注视她,又解释一遍,“小然,我没跟你开玩笑。”

    “知道了……”江然声音很小。

    见她终于相信他是认真的,祁宸安摸了摸她的脑袋,“很晚了,睡吧。”

    江然犹豫几秒,松开拉着他的衣角。

    他喜欢她,她没答应,跟他一个房间不合适。

    算了,一个人忍忍,再熬几个小时,天就亮了……

    谁知,祁宸安直接拉住她进卧室。

    把床让给她,他睡沙发。

    江然不知道自己躺在他床上的,等反应过来,已经躺着了。

    被单上残留着男人的气息,江然心里乱糟糟,她睁着大眼睛,思考事情。

    二哥喜欢她?!

    二哥喜欢她?

    二哥喜欢她。

    不是开玩笑。

    说起来,二哥确实是她喜欢的类型。

    长得帅又温柔,偶尔霸道。

    只是,叫了这么多年的二哥,突然要换一个身份的话,她恐怕一时难以接受……

    江然想起祁宸安说过的话。

    他愿意被她骗,可是,她不想骗他啊。

    江然想了很多,快天亮才睡着。

    江然做梦了。

    “我不想骗你……”她喃喃念着,说了好几遍

    细微的声音,让沙发上的男人睁开眼睛,那双黑眸里,毫无睡意。

    祁宸安起身,走到床边,他俯身凑到女孩的耳边,蛊惑般的轻声开口,“那就哪天真心实意的说给我听,好吗?”

    江然正做梦,迷迷糊糊间,回了一句,“好。”

    “嗯。”祁宸安指腹摩擦她的脸颊,浅浅笑着,“一言为定,我等你。”

    ……

    那晚后,白初晓没回封宛,一直住在白家。

    祁墨夜在白家住了一晚,就回封宛。

    如他所料,白初晓有刻意回避跟他单独相处的意思。

    整整一周。

    白初晓每天忙着跑通告。

    白初落把童见挽留下来,也一直住白家。

    这天。

    白氏,办公室。

    白初落正处理最后一份文件,打算处理完下班。

    她感觉一阵不适,起初以为是累着了,渐渐地,她脸色越来越苍白。

    邱志注意到白初落的不对劲,关心道:“大小姐,你没事吧?”

    白初落捂着胸口,吐了一口血,随即失去意识。

    ……

    白初晓回白家。

    看到一辆救护车停在外面。

    白初晓拧眉,快步上前,看到童见被抬上救护车。

    “二小姐,你回来了。”佣人赶紧上前解释,“童小姐突然吐了口血,就晕倒了。”

    之后,白初晓跟着上救护车。

    在医院里,邱志送白初落来医院,和白初晓碰个正着。

    “二小姐。”邱志问候。

    他把白初落的情况告诉白初晓。

    白初晓脸色沉了沉,和童见的情况一模一样。

    怎么回事?

    白初落和童见被送进去检查。

    白初晓坐立不安。

    一个小时后,沈欢出现。

    女人穿着白大褂,身材高挑,手里拿着检查报告。

    看到沈欢,白初晓起身。

    那瞬间,她的眉头皱起,眼底闪过一丝暗光,像是在压制什么。

    大概十几秒,她的嘴角还是流出了一抹鲜血。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