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北宋小先生 > 第二章:叶青梅
    赵福林根本不知道,他的言论在大宋会激起了多大的浪花。

    开封府的教授被他辩的无言以对,大宋的书院本来就是私立的学校,各种学说的宣讲场所。

    并且赵福林所说的地是圆的,不是方的,虽然有些惊世骇俗,但人家解释的也有道理!

    比如赵福林告诉他,在海边眺望海平面,从远处划过来的帆船,一定是先看到有帆,接着才能看到整条船。

    如果地是方的,那船和帆肯定是同时出现在目光中,而不是先出现了帆,才出现整条船。

    正因为地是圆球体,才有可能会先看到帆,接着才能看到整条船出现。

    还有,地球绕着太阳自转,才有了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月亮绕着地球转,才有了白天和黑夜。

    可是明明看起来,天上的太阳和月亮都差不多大呀,甚至感觉月亮比太阳更大一些,怎么又说是太阳最大,月亮最小呢!

    还说天上无数的星星,都和月亮一样的是一个星球,只不过那些星星离我们的地球太远了,所以看起来很小,只有一个发光的亮点。

    其实这些星星中,绝大多数都比月亮还要大很多。

    教授那里懂这些东西啊,被赵福林说得一愣一愣的,硬是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好在仁宗时期的文风开放,允许有不同的学派存在,所以尽管教授觉得赵福林这种教学方式,有点误人子弟,但也没有理由处罚赵福林,毕竟书院的学生们,将来又不用考秀才。

    村长觉得丢了面子,气得吹胡子瞪眼,却又拿这个小子没有办法。

    赵福林的老子赵书同因为忙着苦读圣贤书,把婚姻大事给耽误了,后来死心了,才成的亲,并办了这么一家小小的东京书院。

    老年得子,对赵福林当然是宠爱有加了。

    可惜的是,这个儿子像极了他,虽然读书很用功,但就是读不进去,勉强考了个秀才,别的是不用指望了。

    于是赵书同思前想后,便让儿子子承父业,把这个书院交给儿子去打理了。

    赵书同夫妻二人在三个月前的一天,进城采买东西的时候,正好碰到一家大型的青楼开业,举办游街活动。

    碰到了前来开封催讨岁币的辽国使臣,这些辽国使臣在大宋一向扯高气昂,嚣张惯了,欺负几个游街的青楼女子,更是不在话下了。

    偏偏赵书同虽然只是一个书生,却看不惯辽国使臣当街欺负弱女子的行为,上前仗义直言,指责辽国使臣欺人太甚。

    辽国使臣恼羞成怒之下,拔刀先把赵书同杀了,接着又把痛失丈夫,哭哭啼啼的赵夫人也砍了。

    赵书同夫妇当街被杀,大宋朝延一向俱怕辽国,自然也无法给赵书同夫妻作主,讨回公道,也给不了赵福林什么交代。

    赵福林告到了开封府,最后还是一个样,就此不了了之。

    赵福林痛失双亲,又无处申诉,只能借酒消愁。

    事实证明,再低度的酒它也还是酒,喝多了一样会醉,甚至是醉死梦中。

    赵福林就是一个这么倒霉的人,喝醉了之后便一梦不醒,醒来时已经是换了一个千年后的灵魂。

    教完了语文,他又开始教起了数学,没办法,整个东京书院就他一个老师,什么课都是他上。

    现在是公元一o三三年,是大宋最好的年代,用大平盛世来形容也豪不为过,离金兵灭宋还有近百年的时间。

    赵福林虽然知道历史是怎么发展的,不过他并没有想要改变历史的想法,那样未免活的太累了。

    赵福林在二十一世纪,为了事业打拼了一辈子,早就感觉到身心疲惫了,想要放下一切歇一歇了。

    他很享受现在的日子,无忧无虑,没有任何的烦心事。

    至于教几个孩子读书,他不认为是什么难事。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他教的学生已经认识了不少的字,数学简单的加减法也学会了,下一步,他准备要教学生们乘法和除法了。

    “加法和减法的口诀大家都记住了吧!现在老师要考一考你们,1+2+3+4+5+6+7+8+9+10等于多少,谁能用最快的速度告诉我答案?

    二十几个学生急忙的拿笔在纸上理头计算着,这个时候却突然从窗外传来一个声音“等于五十五。”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了窗户外面,只见一个瘦小的女孩突然转头就跑了。

    赵福林大感惊讶之后,便追了出去。

    他其实早就知道窗外有人在偷偷的听课,而且还不只一个。

    他之所以惊讶,之所以要追出去,并不是想要处罚他们,他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很聪明,说不定可以在大宋,培养出一个女数学家。

    对于人才,赵福林一直都是很喜欢的,也是很看重的,他当然不能看着一个很有学习天赋的人才,从他眼前逃走了。

    自从来到大宋之后,赵福林便很注重锻炼自已的身体,每天早上起床后,都要坚持跑步,他可不希望自己,活得和以前一样,变成了一个大胖子,全身都是毛病。

    身处二十一世纪,科学技术非常的发达,医学技术也一样发达,只要舍得花钱,很多病既使根治不了,但保住性命,多活几年还是可以办到的。

    可现在是在大宋,如果再像以前一样的弄出一身的毛病,恐怕就不一样了,估计命会不长了。

    经过了近三个月的坚持锻炼,赵福林这个十六岁的少年,体能还是非常不错的,很轻而易举的就追上了那个女孩。

    “先生,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偷偷的听你讲课,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这一回。”

    那女孩无处可逃,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哀求着说道。

    “我又没有怪你偷听了我讲课,你别害怕呀!从明天开始,你可以坐在教室里,和大家一起学习,怎么样?”赵福林笑着说道。

    “真的吗?”女孩惊喜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赵福林。

    “当然,难道老师还能骗你吗?”赵福林微笑着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

    “可是……我没有钱交学费,我爹不会让我读书的。”小女孩神色黯然的说道。

    “放心吧!老师不收你的学费就是,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我姓叶,名青梅,今年九岁了。”

    大宋虽然民风开放,但重男轻女的观念还是根深蒂固的,女子无才便是德,这种思想在底层可是深入人心的,很少有女孩子进学堂读书的。

    有条件的人家,请先生到家中教书,才会让女儿也跟着识文断字,但并不会参与官府的乡试,更不会参加朝廷的科举考试,做不了秀才,考不了举人,更别说是女状元了。

    男女平等,在任何封建朝代都是个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叶青梅,你能告诉老师你刚才是用什么方法?那么快就算出了那道题的答案吗?”赵福林马上回到了正题上。

    “是先生教过的方法,把最后一个10放一边,用1+9等于10,2+8也等于10,3+7和4+6同样等于10,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个5了。

    四个10加上最后的一个10等于50,再加上5,得出的结果就是55。”

    叶青梅的回答令越福林非常的满意,而是他又问道“如果从1一直加到一百呢?那又等于多少?”

    问完之后,赵福林又很期待的看着叶青梅,他想知道叶青梅到底有多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