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北宋小先生 > 第四章:大宋繁华
    普通的酒自然是无法和名酒相提并论的,这就好比二锅头没有办法和茅台相比是一样的道理,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个几千元一瓶,一个几元钱一瓶。,

    真是人比人要哭,酒比酒得仍。任何一个年代都是铁一样的定律。

    大宋虽然繁华无比,经济发达,但贫富悬殊巨大,达官贵人,富豪商贾们一个个的富得流油,天天锦衣玉食,家中仆从如云,妻妾成群,还圈养着成群的歌姬,供自已享受。

    更有甚者是直接拿歌姬当礼物来赠送给好友贵宾,而这样的事情,还偏偏就是那些自以为是君子的读书人,最热衷于干的事情。

    比如历史上有名的苏轼苏东坡,最多的时候府中养着上百歌姬,经常邀请好友到家中吟诗作词,晚上更是让好友宾客挑选歌姬陪房,若是好友宾客看上了那个歌姬的话,向其索要也是无不应允。

    甚至有已经有孕在身,咱让他的孩子的歌,其也被他连孩子一起送人了。

    后世很多人谈到苏轼,都是一脸的佩服他的才华,可赵福林确并不认同。

    今天看到了叶青梅,赵福林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女人,是何其的不幸啊!

    赵福林希望可以通过自已的努力,改变叶青梅的命运,改变千千万万个叶青挴这样的女孩子的命运。

    赵福林要买的酒是最便宜的浊酒,这种酒酒色浑浊,甚至有种发霉了一样的颜色,味道也不好闻,有一股子霉味。

    但这种酒最便宜,二文钱就可以买一斗,很多底层的穷苦百姓们,买不起好的酒,也就只能买点这种酒解解馋了。

    既便是这种最差最便宜的酒,他们也不是能天天喝的,二文钱一斗酒看似不贵,可五文钱就可以买一斗米,够一个五口之家的家庭全家吃三天了。

    “少爷!你要买这么差的酒干什么呀?咱家老爷虽然不在了,少爷也犯不着喝这种酒,老奴到是可以喝,可也喝不了这么多呀!”

    “翁叔,这个酒可不是买给你喝的,买回去我有大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赵福林买了一马车的酒,让他先赶着马车把酒送回去了,不过他特意安排翁叔把酒往书院那边送。

    之后赵福林继续在街上逛了起来,因为有着这个身体原来的记忆,到是不用担心会找不到回去的路。

    大街上的商铺很多,做什么生意的都应有尽有,尽管穿越到了大宋,赵福林还是第一次好好的在街市上逛。

    东京书院虽然也算是开封府,但其实是在城外,城内的房子价格金贵的很,没有上千贯的身家,想都别想在开封城内置办房产。

    赵家虽然吃穿不愁,但也没有财力在城内买房子,更别说是办书院了。

    他发现街上最多的居然是青楼,酒楼客栈其次,另外就是胭脂水粉铺,而且他们的生意也是最好的。

    正所谓是衣食住行,开封作为大宋的都城,经济,文化,政务中心,每天从外地到开封的流动人口非常的多。

    他们要吃饭,要喝酒,要住宿,还要娱乐,更要解决生理需要。

    离开的时候,要给家里的女人买点礼物,开封的胭脂水粉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既方便携带,又很有面子,关键是家里的女人很喜欢。

    看来不管是什么时代,女人的钱都是最好赚的。

    赵福林找到了一家铁匠铺,直接用铁匠铺烧过的石炭当笔,画了一个连通器的图,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问他能不能做?

    “这个要求有点高,难度不小,关键是很麻烦,很费工夫。”

    铁匠铺子的老板,既是个手艺人,同时也是一个商人,当然知道怎么样才能抬高价钱了。

    “只要你能按照我的要求把它做出来,价钱高一点不是问题。”

    “既然小郎君这么干脆,那咱啥话也不多说了,两贯钱,先付一半订金,三天后你来取货,不满意分文不取。”铁匠铺老板很豪爽的说道。

    赵福林很痛快的付了一贯钱的订金,离开了铁匠铺,找到了一间售卖干花的铺子。

    开封城内青楼林立,达官贵人也很多,无论是青楼中的名妓,还是大户家的千金,她们沐浴的时候,都喜欢在浴汤中撒上一些干花,增加身上的香气。

    鲜花当然更好,但不易保存,特别是冬天,更是无处可找。

    干花的价格并不便宜,所以不是普通女孩享受得起的。

    不过赵福林不在乎这些,并不是因为他多有钱,而是因为他需要用干花来制造香水,赚更多的钱。

    这个时代有一种从波斯海运到大宋南方沿海广州,名字叫香露的东西,味道奇香无比,价格也高的吓人,而且数量极少,不是有钱就一定能买得到。

    流入开封的香露,基本上都进了皇帝的后宫,既便如此,数量也是极少,一般的妃嫔是想都别想,只有特别受宠的几个,才能分到一点。

    赵福林想快速的赚到钱,当然要做就做这种一本万利,最赚钱的生意了。

    赵福林每一种干花都挑了一些,让店家派人送到东京书院去。

    干花虽然很轻,但多了也不好拿,让店家派人送货上门,是最好的选择,他还没有逛够呢!

    到了大宋才知道,这个时候的开封城门,竟然是十二个时辰都敞开着的,夜生活更是丰富多彩,夜市灯火通明到天亮。

    主要的街道上有士兵昼夜巡逻,天黑了之后更有路灯,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支松油制成的火把,把大街上照的灯火通明。

    街道旁的青楼,酒楼,客栈门口,停满了车马,有私家马车,也有出租的马车,甚至还有驴车和牛车,当真是车水马龙,一派繁华的气象。

    赵福林甚至很想去体验一下大宋的青楼是个怎么样的存在,不过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剩下的钱可不多了,只好打消了这个想法。

    见识了一番开封城内的夜生活之后,赵福林打了一辆牛的,慢悠悠的出了开封城门,回到了东京书院。

    “少年,你回来了,饿了吧?我这就把饭菜热了。”小丫鬟本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惊醒后连忙迎了上去说道。

    “天气凉了,以后想睡了就回房间里睡,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万一着凉了怎么办?”赵福林看了看小丫头嘴角没有来的及擦掉的口水印子说道。

    小丫鬟名叫小莲,是母亲从人市上买来的,家人就住在隔壁的村子里,是从外地逃荒过来的,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这才不得不把女儿给卖了。

    有宋以来,虽然经济发达,工商业繁荣,朝廷大把的银子,读书人受到了很好的优待。

    但民间一样的生活不易,爆发的各种起义不断。

    虽然是买来的丫头,其实每个月也是要付月例的,大宋明面上是不准买卖奴隶的,这其实更像是一种雇佣关系。

    只不过被雇佣的丫鬟,没有什么发言权,月例多少全凭主人高兴,运气好碰到的主人心慈,给的月例就自然多一点,打骂也少一点。

    运气不好,给的月例自然就很少了,碰到脾气暴躁的,打骂下人也是家常便饭,甚至转卖或转送他人也很正常,更严重的被活活折磨死的也不在少数。

    总之,下人是没有什么人权的,虽然官方禁止买卖奴隶,但这些下人和奴隶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不过赵家对小莲算是很不错了,让他陪着儿子读书,侍候他的起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