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兮表现大反常态,导演自然是吃惊的。

    眼看晏兮已经走到房门口,他才回神气恼的喊了声,“站住!”

    可晏兮却像是压根儿没听见他的声音一般,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这下更让导演的脸绿了,他冷冰冰的开口道,“你是千金小姐自然是无论多少违约金都付得起,但你这不负责任的态度对得起忙活了三个月的剧组的工作人员么?”

    眼见晏兮是来真的,导演说话也难免会失了分寸,甚至有些嘲讽。

    对于一般的演员来说,谁有勇气在杀青前两天违约?有几个能付得起这巨额的违约金以及全剧组的损失的?

    但晏兮可以。

    导演的这话倒是让晏兮有了反应,但她还是没停下,只说了句“对不起”就拉开门出去了。

    这一幕气的导演直接爆粗。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甚至于全剧组的人的付出来绑架晏兮,也没能让她改变主意。

    这会儿,他也难免懊悔自己太坚决。

    其实,他并不是一定不准晏兮的假,他只是想听一个合理的理由,给其他人一个交代。

    否则,他怎么收拾晏兮扔下的烂摊子?

    偏偏晏兮就是不肯说明原因,这让他也忍不住和她杠上了。

    现在好了,两败俱伤。

    晏兮已经出了导演的房间,尹伊回头看看被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导演,动了动唇,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走出去准备追上晏兮。

    就在她一只脚才迈出导演的房间时,一道隐忍已久的恸哭声同时传入了她和导演的耳朵。

    这哭声的辨识度很高,她瞬间就确定这是来自晏兮的哭声。

    紧随而来的,是晏兮含糊不清又委屈不已的责备声,“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我不喜欢惊喜,一点儿也不喜欢!”

    “你知不知道我快担心死了?如果你出事,留我一个人怎么面对爸妈啊?”

    “我讨厌你,讨厌你……”

    听到晏兮的哭喊声,一个惊喜又大胆的猜想窜入尹伊的脑海中。

    是季修北!

    她想都没想直接迈到走廊,循着晏兮的声音望过去。

    果不其然……

    那紧紧抱着晏兮且任由晏兮打骂的男人可不就是季修北么?

    就在她一只脚才迈出导演的房间时,一道隐忍已久的恸哭声同时传入了她和导演的耳朵。

    这哭声的辨识度很高,她瞬间就确定这是来自晏兮的哭声。

    紧随而来的,是晏兮含糊不清又委屈不已的责备声,“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我不喜欢惊喜,一点儿也不喜欢!”

    “你知不知道我快担心死了?如果你出事,留我一个人怎么面对爸妈啊?”

    “我讨厌你,讨厌你……”

    听到晏兮的哭喊声,一个惊喜又大胆的猜想窜入尹伊的脑海中。

    是季修北!

    她想都没想直接迈到走廊,循着晏兮的声音望过去。

    果不其然……

    那紧紧抱着晏兮且任由晏兮打骂的男人可不就是季修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