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皇级召唤师 > 第43章:邀请乐团,去往百味。
    ……

    度日如年,中年男人极为期待地等着,几乎快要忘记呼吸。

    几秒钟后,白夜微微一笑,“当然,要是你真的有实力,我自然很乐意与你合作。”说到这里,他话音一转,“不过……要是可以的话,我想尽快看看你的乐师。”

    “哈!这是自然,请您随我来。”中年男人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当先往一条通道中走去。白夜直接紧跟在后面。

    ……

    七拐八弯五分钟后,白夜和中年男人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平台上,里面停着许许多多的马车,平台之上有给马儿遮风挡雨的棚子,其中的各种设置和功能都类似于停车场。

    中年男人一路往前,走到了停车场的深处,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当中牵出了一辆破旧的单马马车。在这种遍布五马、六马乃至于八马的停车场当中,他的车真的非常刺眼,就相当于停在一堆劳斯莱斯、玛莎拉蒂、迈凯伦当中的拖拉机一样。

    “实在是不好意思,就……”中年男人忽然变得有点腼腆。

    白夜淡然一笑,没有露出任何介意的神情,兀自登上了马车。这马车的外表虽然破旧,内里却十分赶紧整洁,没有任何异味。

    见状,中年男人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忐忑,也登上马车前室,驾驶着马车离开了鸿声歌剧院。

    ……

    路上,经过一些简单的自我介绍,白夜知晓了眼前的中年男人是一位普通的音乐老师,名叫李维诺。

    “虽然你有解释过,但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那些鸿声歌剧院的班主们会歧视外地人呢?甚至都和钱过不去。”

    听见白夜的提问,李维诺一边驾车一边回应道“你可知道鸿声歌剧院为什么那么出名?虽然咱们琉璃城歌剧院很多,却只有鸿声歌剧院的意义不一样,因为数位皇子、公主都慕名前去听过,所以那鸿声歌剧院是权贵的象征、是身份的象征,在业界内的话语权非常大,莫说外地人了,就是琉璃城本地的其它歌剧院都被那些家伙歧视呢。”

    “原来是这样!”白夜恍然。难怪自己一直被拒绝,甚至于提钱都不好使,原来人家从骨子里就瞧不起人。想到这里,他忽然发现一个问题,悄然笑道“既然鸿声歌剧院里面的那些人瞧不起人,你又为什么要去呢?”

    “呵呵,虽然大家都讨厌鸿声歌剧院里面的那些老家伙,但更想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更想得到他们的承认,因为他们代表的是我们琉璃城业内最高水准。”李维诺深吸一口气,忽然有些哽咽,“如你所想,我们这种乐团的表演模式是不被接受的。在他们眼里,乐曲都应该是秩序井然的、儒雅的、淡泊的,每一支乐器都无可替代,所以一个乐班当中绝对不会出现两名同类型的乐师。但我知道他们是错的,所以我一直坚持着,从未想过放弃。”

    听出了李维诺话里的酸楚,白夜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有梦想是好事,若不是你坚持,也不可能碰上我,希望我们的合作能顺利。”

    “嗯!”李维诺重重地点头,情绪十分激动。

    ……

    半个多小时后,马车开到了一处小巷子里。等通过狭长的巷道之后,可以看见一片矮旧的废弃厂房区,太阳斜射下来,照亮了斑斑锈迹,有一种末日荒野的荒凉氛围。这里面的败落情景和外面的繁荣景象十分不搭,充满了违和感,但却更加自然。

    也许是听见了马蹄声,有些青少年从厂房当中走出来。

    李维诺走下马车,向他们招了招手,“大家好,我回来啦。”

    听见李维诺的声音,有更多年轻人从废弃厂房当中走了出来,几乎都是15、6岁的年轻男女。

    “大家好,我现在介绍一下,这!”李维诺后退两步,站到了白夜身后,激动地看向白夜,“就是来自卜县的大老板白夜,大家鼓掌欢迎!”

    李维诺的话音一落,各处纷纷响起“啪啪啪”的掌声响起,那些孩子们都十分配合。

    白夜伸手虚按,止住大家的动作,“我这个人不喜欢浪费时间,所以,希望大家能够表演一下你们最擅长的,向我展示一下你们的实力。”

    见状,李维诺赶紧喊道“大家赶紧进去准备一下,马上开始表演,就弹奏我们最擅长的璀璨雄城。”

    闻言,那些年轻人们都赶紧跑进厂房准备去了。

    “您请。”李维诺在前面带路。

    ……

    厂房里面的墙壁斑驳,但很干净,一点都不脏乱,各种器物摆放得井井有条。房子最中间搭建有一个简陋的舞台,舞台前方还有几张木椅拼凑成的观众席。

    等白夜坐好后,李维诺赶紧做手势,让那些年轻人开始表演。

    舞台左右两边的年轻乐师们开始演奏,迅速起调,几名跳舞的和唱歌的年轻人也走上台开始发挥,大家都表现得很好。

    一开始白夜还满怀期待,可真当他听完以后,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李维诺的表演形式和他想象当中的表演形式差太多了,虽然确实有乐团雏形,但差的还是太远,各种乐器分工一点都不明确,都是按着乐谱一直弹到结束,听起来甚至有些嘈杂。而由于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对台上那种念词、朗诵式的歌唱模式一点都不感冒。

    坐在旁边的李维诺一直暗中注意着白夜的表情,在看见白夜的脸色变得难看后,他也是焦急无比,担忧地看向台上那些忘情表演的学生。

    虽然不喜欢这个节目,但白夜没有出声打断。

    五分钟后,表演结束,李维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对白夜深深地鞠了一躬,“对不起,浪费您的时间了。”

    那些刚刚表演完自觉不错的年轻乐师们看见自己的老师在给客人鞠躬道歉,脸上的欣喜表情瞬间凝固,一丝丝不安逐渐浮现。

    白夜没有理会李维诺,兀自站起,然后慢慢地鼓掌,掌声频率逐渐加快,“不错,很不错,这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看过的最精彩的表演,虽然和我想象当中的有一定差距,但已经很不错了。”

    “哗啦啦”的掌声陡然响起,如海潮一般翻涌在厂房当中,孩子们的脸色都洋溢着笑容。

    “对不起,您是好人,我……是我错了。”李维诺双眼含泪,看向白夜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激。

    白夜看着远处舞台上那些年轻乐师,意味深长地说道“你的这个乐团我请了。”

    “啊?真的?”李维诺先是有些错愕,而后又变成了激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