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边月满西山 > 第一卷 定西风云起 第二十三章 危桥不可扶【下】
    丁州府,查缉司站楼内。

    刘睿影闭目盘膝坐,在床上静坐。

    他虽摆出了修炼之姿,却并没有提气运功。

    刘睿影决定从基础开始,重建自己的修炼体系。

    只见他猛然睁眼,从床上一跃而下,稳立于房内桌上。

    两膝弯曲,臀部下坐,腰背板正,双臂平举。

    好似初入武道之境的学徒一般,摆出了个标准的马步站桩。

    消除了私心杂念, 集中精神后思维一片清明。

    “吱吱……”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老鼠动静,让刘睿影顿时破功。

    “典籍中说有大能武修者,遇泰山崩塌,东海干涸而巍然不动。仍然兀自凝心静气不知外界沧海桑田又几度。而我竟然被一直耗子的叫声就扰乱的心神不定,想来真是可笑至极。”

    刘睿影长叹了口气,只能重头来过。

    他把精神专注于自己的呼吸之上,力求每一口都要做到深、长、静、匀,每一口都能贯通下入,直抵丹田。

    渐渐地,丹田之内出现了一个混元气团。

    这是由刘睿影方才呼吸之间采纳的天地元气积攒而成。

    但是混元之气,驳杂不精。

    刘睿影调动体内的阴阳二极,慢慢的像混元气团靠近。

    只见这阴阳二极他精神的操控下,变成了一个黑白参半的大磨盘,朝着混元气团碾压而去。

    混元气团出成,并无甚灵动、抵抗之意。

    被阴阳磨盘磨碎,重组。再次磨碎、再度重组。

    如此不断反复,终于炼化成一粒黄豆大小的精粹。

    刘睿影张开手掌,指尖又酥酥麻麻的温热感。

    食指一点,打出一道凌厉的劲气,熄灭了床头的蜡烛,徒留一缕青烟。

    这便是外气了。

    体内炼化,释放于体外。

    越精纯磅礴的外气,便能产生越大的杀伤力。

    然而,刘睿影先前打出的这一星外气是不带有任何属性的。

    做到了如此,这修炼也算是入门。

    刘睿影把自身已经打通的气穴全部重练了一番,但他知道目前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性。

    人之所以不能安静的恪守本心,归根结底就是杂念太多。

    而各个杂念中又以物念为最。

    锦衣华服,良田美宅,花容月貌,赌酒。

    这些奢靡华贵的事物不知送走了多少英雄,最后都变成了一抔黄土。

    但自少至老,人又何时曾得片刻静宁?

    寻常人家不过娶妻生子,生老病死。却也周而复始,日日年年操心不已。

    因此单单这去欲止念就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

    传说,曾有一位异人。

    觉得天下间的诱惑实在太多,而自己又并不是一个自律者。

    他白天上街,就会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有姿色的女子。

    因此他把自己的眼睛戳瞎了。

    他晚上在家,就会忍不住的呼朋引伴嗜赌到天明。

    因此,他把自己的双手剁了。

    但是他依旧会与街坊四邻喋喋不休。

    最终他把自己的舌头割了,嘴也缝了起来。

    于是过了不久,他就饿死了。

    如此看来,这人欲不可灭。

    或者说,人欲不可尽灭。

    他刘睿影背负的仇恨何尝也不是一种欲念呢?

    但这却是目前他勃发上进的最佳催化剂。

    刘睿影被自己泡了一杯茶,茶汤有些浑浊。

    茶性如人。

    心灵睛明,茶汤便清亮。

    心思杂乱,茶汤便混污。

    刘睿影将杯中茶汤倒在了地下,开始不断的冲茶。

    他并不是按照茶道的十三步骤依次进行。

    只是很简单的取茶,泡茶,观察。

    他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杯,但等悬浮的茶叶慢慢沉入杯底后,茶汤犹如琥珀般澄澈,不染瑕疵分毫。

    心既清净,气息平和。

    就像那冬湖里的鱼,亦似这惊蛰前的虫蛇。

    氤氲其中,大开大阖,细品之奇妙无穷。

    刘睿影进入了一种空冥玄灵的境界。

    外界的一切皆与他无关。

    他之沉浸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就在这亦真亦幻的方寸虚无中,刘睿影开始冲击自己还未开启的气穴。

    天数二十有五。

    地数三十好整。

    合在一起,便是周身的五十五处气穴。

    这五十五处气穴,配合均匀,变化万千,神鬼莫测。

    刘睿影感觉阴阳二极在源源不断的劲气助他冲穴,而丹田中更是宛转悠扬,聚而不散。

    刘睿影的精神全部都投射在了自己体内。

    外面的大地山河,人像众生在他心中都无知无视。

    突然,刘睿影听到自己的耳边有声响,如雷鸣一般。

    阴阳二极不受控制的拼命发动真阳之气。

    真阳之气顺着经脉就要散开到四肢百骸,刘睿影赶忙使出十二万分精神控制着它,让它渡过尾闾骨尖的两孔中。

    眼看它已升到了脊椎,刘睿影不由得心中一喜。

    心神一动,不免乱了方寸。

    刘睿影赶忙想了想先前自己冲的茶,借此稳固。

    随后这股真阳之气沿脊椎上到脑后玉枕,直抵昆仑后刘睿影才微微的松了口气。

    略微缓神,真阳送下昆仑山,一脉相承入黄庭。

    刘睿影感到自己心头有心液滴下,正碰到那上升的肾气。

    二者交融,遂成玉京。

    他将这玉京炼化成剑,又操黄庭之气相帮。

    玉京御真阳,真阳护玉京。

    二者相辅相成,互为依仗,朝那第二十四处气穴猛刺而去。

    这一剑虽外人不察,内窥之下却是万般的心惊动魄。

    坎水离火结合,以倒卷太上河之势,携雷霆万钧,轰隆作响。

    刘睿影更是用情却忘情,应景却离景。

    明明身在斗室之中,居于尘世之间,却环游寰宇,居尘出尘。

    就在这时,刘睿影心念一动。

    调转剑头,杀向别处。

    周身蓦然浮现二十八处光点,这正是叶老鬼口中的气府。

    以黄庭为中心,二十八气府分于身体四大区域。

    刘睿影用剑。

    右臂气府属白虎序列,奎、娄、胃、昴、毕、觜、参。

    其中昴府主凶煞,毕府主心性。

    这二府是刘睿影的首选。

    略微思量。

    玉京真阳剑便朝着昴府杀去。

    强大的阻力让真阳之气不断衰竭,玉京剑也是摇摇欲坠,

    刘睿影牙关紧咬,舌顶上颚。

    竟是硬生生的逼出了一滴心头血。

    精血融入玉京剑,顿时光芒大盛。

    真阳之气也重整旗鼓,再度逼杀。

    气府之阵节节败退。

    此消彼长之下,就差那如扇面般轻薄的一层阻隔。

    “啪!”

    刘睿影犹如被双峰贯耳般,颅内银瓶崩裂。

    白虎序列气府。

    凶煞昴府。

    被他攻破了。

    转念一看,那玉京剑竟然还在。

    只是剑身变得残破不堪,剑柄也已碎裂。

    刘睿影想了想,还是没有再度炼化它,而是把它存进了黄庭之中温养。

    叶老鬼一席话,带给了刘睿影如此巨变。

    不论以后二人再发生任何交集,这段因果却是毋庸置疑的结下了。

    不同的因果带来不同的宿命。

    常理有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是连三岁孩童都熟记于心的。

    饿了吃饭,困了睡觉。

    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它互相交织关联的体系。

    这种体系便被称之为因果。

    刘睿影对袁洁的誓言,以及袁洁对刘睿影的恨意。

    也是因果。

    但是有一个人。

    或许他并不能称之为“人”。

    “他”是一个异数。

    因为“他”没有过去,亦无任何以后。

    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出现,因何而来。

    也不清楚他的目的与方向。

    “他”没有任何因果,但是却与所有人的都能产生联系。

    “他”知道一切江湖上,大陆中,乃至海外都不为人知的秘辛。

    “他”能够跳脱十二时辰之外,似乎永远不会变老。

    在数百年的前的典藏中,就出现过关于“他”的记载。

    只要“他”一出现,就会如厉鬼缠身。

    不断地索取与交易,让被盯上之人一步步陷入深渊,一步步成为“他”的傀儡。

    有人说,“他”是因果的具象化。

    是内心极度强烈的召唤了“他”。

    从缝隙中诞生,从静止中复苏。

    公开你最不愿人知的谎言,揭露你愿意以死捍卫的软肋。

    “他”的存在就是为了刮掉你的逆鳞,了断一切因果。

    此刻。

    “他”正在丁州府城外。

    站在霍望和李韵中间。

    披着一件颈部装饰着孔雀翎的袍子。

    蓝盈盈的上衣下摆处系着五颜六色的绳结。

    绿松石色的裤子,双脚脚腕处都带着一个铜箍。

    没有穿鞋。

    一顶滑稽的帽子与“他”的脑袋相比显得有些过于窄小,只能微微的罩住头顶。

    “小姑娘,别怕别怕!看我来保护你!”

    “他”对李韵说道。

    “你饿不饿啊?想吃什么?我请你吃糖糕好不好?”

    李韵本能的后退了几步,虽然此人先前说的话语似乎是来找霍望麻烦的,但是自己与其非亲非故,“他”没有必要对自己这般殷勤有加。

    “来来来,趁热吃!”

    “他”侧了侧身子,李韵才看到他的背后背着一个巨大的花瓶。

    花瓶通体纯白,仿佛是用羊脂玉雕琢而成。

    “他”抱着花瓶,将整只胳膊都伸进了瓶口里。

    似乎在花瓶的肚子里掏着什么东西。

    转眼,一盘新鲜滚烫、酥脆诱人的现炸糖糕就摆在了眼前。

    李韵咬破了舌尖,以为自己中了幻术。

    “快吃啊,难道不香吗?”

    “他”把装着糖糕的盘子又往李韵面前凑了凑。

    李韵闻着传入鼻中的香味,一时间竟然无法自拔。

    “魔傀彩戏师……你为何要找上我!”

    霍望语调颤抖的问道。

    bianyueanxish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