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门圣手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姜大哥的过去
    姜大哥本来姓花,但是听姜大哥说,花家是一个很神秘的家族,出门在外都不许族人打着花家的名号,所以只好花名姜大哥在外行走江湖。

    花家家大业大,家族族谱也十分严谨,除了像是姜大哥这样的嫡系,还有很多旁系也养子。

    而姜大哥的亲哥哥,是花家当时的继承人,但是出门历练的时候,不小心走入苗沙村,才被人谋财害命。

    花奈的母亲是花家的养女,和姜大哥情投意合之后,很快结婚就有了花奈。

    花奈还没出生,就听到了花家继承人失踪的消息,作为弟妹和弟媳妇,两个人理所当然的出门寻找。

    两个人为了效率分头寻找,姜大哥一无所获的同时,花奈的母亲已经找到了苗沙村。

    听到花奈的母亲是来找那个外乡人的,苗沙村的人有一次见财起意,直接连人带财物统统据为己有。

    一个弱女子,有身怀有孕,所以只好忍气吞声的在苗沙村生活下去,生下花奈没几年就郁郁而终了。

    姜大哥一边寻找自己的哥哥,一边寻找自己的妻儿,终于在三年前在火车上见到了花奈。

    但是姜大哥当时在外历练,不小心进入了那个奇怪的组织,组织给他分派的任务就是寻找毒经。

    当他知道毒经在花奈手里之后,姜大哥再三思索之下,虽然知道组织神通广大,但是为了保住自己多年不见的儿子,还是毅然决然的推出了组织,对外放出风声说是他贪污了毒经。

    这三年来,姜大哥一边逃避组织的追杀,一边想方设法的保护花奈,要不是这次不小心在火车上突发了心梗,他们相遇的时间说不定还得往后推迟。

    听完之后,所有的事情也都连上了,花奈一直以为那个不幸丧生在苗沙村的好心人是自己的舅舅,但是现在看来,应该是自己的伯伯。

    但是这一切,都不妨碍花奈对苗沙村人的厌恶。

    看着花奈挖土的性质都减弱了很多,姜大哥倒是十分心疼的让花奈停手,自己手脚麻利的刨出了一个大坑,又任劳任怨的收敛了地上的尸体。

    安葬好尸体之后,赵平安给苗哥打了电话要回到苗城,这时候,久违的父子二人终于能敞开心扉好好聊天了。

    但是此时,天公不作美,姜大哥身上的另一个人格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了出来,执拗的搂着花奈的胳膊,更是虎视眈眈的看着赵平安。

    赵平安哭笑不得,但是也更加相信姜大哥的说辞了。

    “儿子,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姜大哥警惕的看了赵平安一眼,拉着花奈就走到了一边。

    赵平安很君子的没有偷听,但是两个人交谈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花奈面容复杂的走到了赵平安面前。

    “刚才他说,毒经是被它藏起来了,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瞒住了他的另一个人格。”

    这一波操作让赵平安也是措手不及,但是这时候姜大哥已经恢复过来了,低头看了看自己,面上带了苦笑。

    “我这个弟弟,还真是心疼花奈,连我都瞒着了。”

    就在姜大哥另一个人格说完之后,姜大哥就已经得到了另一个人格的记忆。

    他是把毒经放在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因为在二人共同的记忆中,姜大哥和赵平安的关系还算不错,但是姜大哥的另一个人格十分提防赵平安,所以想了个办法,把所有人都瞒过去了,但是唯一没想到的是,花奈一听说之后,就告诉了赵平安。

    姜大哥所说的位置就在苗城的郊区,那里是姜大哥置办的房子,就为了给花奈留下点东西。

    “这还真是灯下黑,不然我怎么也想不到毒经就在我家里。”姜大哥唏嘘两声,三人再次坐上苗哥的车,一路往苗城郊区走去。

    到了门口,赵平安才看到,姜大哥说是留下了个小房子,实际上是一座占地面积最少四百米的复式别墅。

    这别墅装潢华丽,姜大哥表面矜持,但是眼神中的骄傲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花奈一想到自己单打独斗了这么多年,居然到现在才发现已经有人给自己置办了这么打的家也,一时间心情也是很复杂。

    毒经被放在地下室的保险箱里,赵平安在客厅坐着,姜大哥带着花奈走到了地下室。

    过了五分钟两个人还没有出来,赵平安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突然感觉有点不妙。

    刚刚走到地下室的入口,赵平安就听到下面传来打斗的声音。

    “赵哥,你快跑!”

    从里面传来花奈的呼喊,但是赵平安又怎么会丢下两个人逃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就往地下室走过去了。

    地下室的面积不小,在角落里放着一个保险箱,保险箱里空落落的放着一本古书,还有五六个人在围攻花奈和姜大哥两个人。

    赵平安跑过去,一脚踢飞了其中一人手中的刀子,给了二人一个喘息的时间。

    “他们是组织的人,过来抢毒经的,把他们都杀了。”姜大哥喘息两声,语气狰狞的说。

    花奈和赵平安倒是没觉得这种做法有什么残忍,如果把他们放回去传递消息,那么被灭口的就是他们三个人了。

    加上赵平安这个能一打五的战斗力,花奈一行三人很快就解决了眼前的五六个人。

    这些人手中的武器都淬了毒,赵平安拿起一把带着毒的武器放在了一个证物袋里准备回去研究。

    到现在,三人才后知后觉的走到一旁检查保险箱中的毒经。

    毒经好端端的放在保险箱里,赵平安难得的有点激动,检查了一下毒经的内容之后,发现和曾经流传下来的孤本拓片一般无二。

    “这的确是毒经,我就先愧受了。”赵平安把毒经放进自己的书包里,花奈和姜大哥都没有什么意见。

    拿到毒经,赵平安心中的石头终于有一块落了地。

    “你赶紧拿回医门吧,夜长梦多,还是在长白山上保险。”花奈十分好心的建议赵平安。

    赵平安面色却十分复杂的看着花奈。

    花奈摸了摸自己的脸,十分诧异的问“你看我干什么?”

    赵平安沉默了好半天才说“毒经是我们医门不外传的至宝,你已经看过了……”

    “所以你要杀人灭口?”

    “所以你要不要做我徒弟。”

    两句话同时说出口,双方都震惊于对方的脑洞。

    花奈咳嗽了两声,才发现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干巴巴的说“这样不好吧,我们年岁差不多,而且大不了我以后不用毒经的东西了。”

    赵平安笑了说“那你以后要用什么,蛊术吗?”

    花奈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赵平安施施然的接着说“你该不会是忘了,蛊术就是毒经的一个分支,如果你不想让我废掉你的医术,就当我的徒弟怎么样?”

    花奈目瞪口呆,半晌之后才回想起来,他的一身蛊术的确是从毒经上学会的。

    “你这是强买强卖!”花奈控诉道。

    赵平安缓缓地摇了摇头,说“你难道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做我徒弟?而且我们医门一共有六本密卷,每个密卷只能有一个传人,也就是说大,当我死了之后,毒经就是你的传承了。”

    花奈气笑了,哼了两句说“我们俩到底谁死在前面还不好说呢,好了好了我答应了。”

    赵平安也松了口气。

    不是他吝啬,而是毒经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关键了,被一个和医门没有关系的人学会了,等他百年之后见到赵六指都不好意思露面。

    即便是口头上拜了师,花奈还是觉得改口叫师父十分奇怪,赵平安也不在乎这些虚礼,还是一直让他叫赵哥。

    “对了,我还没问呢,赵哥你一共几个徒弟?”

    赵平安伸出一根手指头,说“只有一个。”

    花奈凑过去,让赵平安的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不可置信的问道“只有我一个?”

    赵平安点了点头。

    他们医门不讲究杏林满园,有个传承衣钵的徒弟就够了。

    花奈一脸惊讶,一巴掌拍在了赵平安的后背上,高兴的说“够哥们儿啊。”

    三人这次终于没有牵挂的返回了洛城,直到火车停靠在洛城,三人下车,也没有什么意外出现。

    “以后我就是孙何年的师弟了?”花奈突然想到了什么,贼兮兮的笑着说。

    赵平安点头说“在外人面前,还是要讲究一点礼数,叫师兄,等到有时间,我带你去长白山补办一个拜师仪式。”

    花奈还是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孙何年也听说毒经被召回来的事情,激动的垫着步子就来车站接赵平安了。

    赵平安给孙何年介绍了一下新出炉的小师弟,把孙何年的下巴都差点惊的掉下来。

    “以后我们就是同门了,多多关照!”花奈一把握住了孙何年的手腕,赵平安看到他们师兄弟这么和谐的样子,也满意的点了点头,没多想,带头就往自己的家走。

    过两天检查一些学生的状态,然后再去长白山吧,毕竟现在自己还是个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