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251章 截然不同
    林郅悟慢腾腾地抬起筷子,若无其事地夹向了鸡腿旁边的一块鸡胸肉。

    王庾撇了撇嘴,将鸡腿夹进碗里,啃了起来。

    窦建德见两人没有争吵,心下暗松口气,继续招呼大家“来,诸位不必拘束,尽情饮酒,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谢主上。”

    众人推杯助盏,言笑晏晏,又有歌舞助兴,很快殿内就变得热闹起来。

    热闹之下,两个小娃娃进入了另一番天地。

    眼见着王庾啃完鸡腿,又去夹羊腿,林郅悟突然放下筷子,凑上前去“你也是穿越过来的?”

    “啪嗒!”

    羊腿掉入盘子中,汤汁溅满了王庾的袖子。

    她直愣愣地转过头,看向那双迫切等待答案的眼睛,心儿扑通扑通地加速,这小子,这么直接?

    他就不怕暴露自己的身份?

    他就不怕自己是坏人?

    “快回答我啊。”

    久久不见王庾回答,林郅悟推了王庾一下。

    王庾回过神来,立刻稳住身形,心里给这小子加了一个标签,动作粗鲁。

    “咳咳,那个”王庾纠结了一下,干脆点头“没错。”

    林郅悟立刻露出笑来,抚了抚头发,理了理衣服,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你好,我叫林郅悟,今年三十一岁,未婚,博士,主攻物理、化学,他们都叫我‘天才科学家’。”

    吓!!!!

    王庾带着一脸惊恐的表情往后仰“你这是在相亲?”

    林郅悟伸出去的手顿时就变得尴尬,他脸上浮现疑惑“交朋友不是应该先说基本情况吗?”

    这话好像也没错。

    王庾重新整理好心情,伸出右手握住他的手“你好,我叫王庾,你可以叫我小庾儿。”

    “然后呢?”林郅悟追问。

    “没然后了。”

    坐在王康达后面的郝绶望着那两只交握在一起的小手,心中嘀咕难道这是新的礼节?

    尽管王庾不肯多说,但林郅悟没有放弃,饭也不吃了,追着王庾问“哎,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王庾嚼着羊肉含糊道“去年。”

    “我也是,哎,你大学读的什么专业?”

    “工商管理。”

    “哦,那你大学是在哪里读的?我在北京。”

    “国外。”

    “那你多大了?来这里前你结婚了吗?”

    “未婚。”

    “哎,你是哪里人?我是独生子,你是独生女吗?”

    谁跟她说科学家思维缜密、沉默寡言来着?

    为什么她碰上的是个“长舌妇”?

    这真的不是相亲现场吗?

    王庾端坐身体,在心里默念了几句金刚经,伸手一拦“等一下,有什么问题,等我先吃完饭再说。”

    林郅悟“好。”

    默默地拿起筷子,吃饭。

    终于能安静地吃顿饭了,王庾大松口气,用余光瞟了一眼林郅悟,见他安安静静地坐着吃饭,又恢复了之前的淡漠神色,不由心神放松,安心吃饭。

    隔壁桌的谈话不时地飘进了她的耳朵“你看,主上跟魏徵聊得多投契。”

    王庾探头去看,果然看见窦建德与魏徵相谈甚欢,就像是知己一般。

    窦建德运气不错啊。

    “魏徵有才学,主上器重他是应该的,听说他写的定国十策,主上全都采用了。”

    “是啊,看看现在的乐寿城,比从前繁华了十倍不止,这都是魏徵的功劳。”

    “这还不算什么,听说主上把魏徵留在宫里住,就是为了每日与魏徵手谈”

    看来,窦建德是一个伯乐,魏徵运气也不错。

    余光瞥见食案角落里的酒杯,王庾漆黑的眼珠子灵活地转了转,倾身拿过酒杯就往嘴里倒。

    “砰!”

    喝完就倒在了地上。

    林郅悟“”还没回答他的问题呢。

    “小庾儿。”

    王康达、大全、郝绶三人立刻围了过来,扶起了王庾。

    周围的人吓了一跳,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窦建德的关注。

    “出什么事了?”

    窦建德挥了挥手,殿中央的舞姬们迅速退下。

    王康达怒视林郅悟“你对小庾儿做了什么?”

    一看是表弟惹了祸,苏定方赶紧走了过来,“王兄弟,对不住了,大郎他年少不懂事”

    “我什么都没做。”

    林郅悟的声音打断了苏定方,他指着桌上的一个酒杯“她刚才喝了这个。”

    王康达闻言,端起酒杯在鼻下闻了闻,一股果酒的香味扑鼻而来,面上顿时浮现尴尬,“小庾儿不知这是酒,喝了下去,看样子应该是喝醉了。”

    说完对林郅悟抱拳“小兄弟,刚才误会了你,对不住。”

    “既然是一场误会,说开了也就没事了。”苏定方大度地说。

    窦建德听见了,便说“既然王小郎君喝醉了,那今晚就留在宫里歇息吧,正好让下人把你们的新宅子好好收拾一番。”

    说完吩咐一旁内侍“去把偏殿收拾出来。”

    王康达见状,对窦建德说“主上,小庾儿年纪小,一路上都是我照顾,我这就送她去休息,改日再陪主上畅饮。”

    窦建德点头“去吧。”

    林郅悟瞟了眼王庾,又瞟了眼王庾的酒杯,伸手拿过食案上另一个斟满酒的酒杯,全倒进了嘴里。

    “砰!”

    林郅悟倒在了地上。

    苏定方刚才多看了王庾两眼,没想到表弟就出事了,吓得他差点魂飞魄散。

    “大郎,你怎么了?”

    一旁的官员指了指食案上的酒杯“他刚才喝了一杯酒,大概是看王小郎君喝了,想试试吧。”

    有人摇着头,一脸的失望“现在的小娃娃,毛还没长齐就学会贪杯了。”

    苏定方“”

    “主上,大郎从不饮酒,估计是一时好奇才喝了一杯,失礼了,我这就带他回府。”

    窦建德挥手“去吧。”

    王康达背着王庾,大全和郝绶跟在一旁,四人跟着内侍出了大殿。

    苏定方背着林郅悟,跟着踏出了大殿。

    脚步声渐行渐远,林郅悟偷偷睁开眼睛,看见王庾一行人在他背后,往相反的方向去了,心里一急,手下就抓住了苏定方的衣服。

    苏定方低头看向林郅悟的手,眉头微蹙“大郎?”

    “我要”

    林郅悟刚说了两个字,一股气血在胃中翻腾,随即喷涌而出。

    “呕——”

    酸臭味传来,苏定方身上满是污秽。

    苏定方侧头往肩膀看了一眼,下一刻,林郅悟就被塞到了护卫怀里。

    “你来背。”

    护卫“”

    偷偷睁开眼往后看的王庾正好看见这一幕,不由地在心里偷笑。

    哈哈,堂堂科学家被嫌弃了

    王康达感受到背上的抖动,喊道“小庾儿,你醒了?”

    王庾神情一顿,“额,我要吐了。”

    “呕~”

    王庾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

    她在想,要是她吐了王康达一身,王康达会是怎样的反应?

    于是,王庾说了一句“我把你的衣服吐脏了。”

    谁知,王康达往上颠了颠,手箍得更紧了“没事,你继续吐,吐干净你就舒服了。”

    王庾“”

    大全从后面跑上来看了看,“王康达,小庾儿没吐,她说醉话呢!”

    王庾眨了眨清澈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