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250章 这儿不挤
    花园中,王庾低头闻着花香,一双机灵的眼睛瞟向周围。

    这座宫殿明显就是在大户人家的豪宅上扩建的,看着倒是锦绣富贵,其实缺乏底蕴。

    宫中仆人也比较少,今日举行宴会,大部分打杂的人都是军中的士兵,很明显就是临时调来的。

    窦建德朴素节俭之名当真不是吹的,一个象征王侯身份的宫殿都如此,其他可见一斑。

    “咚咚咚”

    大全小跑着过来,低声说“这宫里的守卫不是很严,我稍微逛了一圈,打听到林大郎自从帮军中改造武器,又造出了世间没有的新型武器后,他的神童之名就传开了。

    “他平日里很少出府,一般出去也是由王伏宝领着去军营,又或者是成群的护卫跟着他出去,大概一个月出府一次。

    “乐寿城中有很多人都想和苏府做姻亲,无论是苏元帅还是林大郎,上门求亲的人数不胜数,但大都会被护卫拦下。”

    说到这里,大全露出一个坏笑“听说啊,苏府外面有很多盯梢的,都是想把苏元帅和林大郎抢回去当女婿的人,哈哈~~”

    王康达立刻就想起了之前在街上见到的那一幕,林大郎狼狈地蹲在一群如狼似虎的妇人中间,身上挂着花花绿绿的巾帕,想想就觉得一阵恶寒。

    太恐怖了。

    王庾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我的天哪,原来神童出名以后这么惨啊,被这么多妇人追着,心里定然崩溃。”

    “怎么会?”大全奇道“这么多人求亲,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他望着前方的花丛,露出向往的神色“若是我也有这个福分就好了”

    “啪。”

    郝绶一巴掌拍大全后脑勺上“青天白日的,做什么梦。”

    大全下意识反驳“天都快黑了。”

    说完觉察到不对,又吼道“你敢骂我,我打死你。”

    郝绶跳开,大全追上去。郝绶再逃,两人你追我赶,在花园中窜来窜去,引得廊下的士兵看了过来。

    王庾突然问王康达“在晋阳的时候,有人来唐国公府求亲吗?”

    她也是神童,怎么上街没遇到妇人堵截?

    王康达“那是因为你还小。”

    “那林大郎也才十一岁,不比我大多少。”王庾立即反驳。

    王康达想了一下“那或许是因为苏府没有大人,唐国公府有唐公在,所以他们不敢放肆。”

    哦,也对。

    古人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上面还有李渊,苏定方和林郅悟上面没有双亲,没人给他们做主,所以乐寿的百姓才敢这么直接的当街抢人。

    万幸,她上头还有个“父亲大人”。

    低头胡思乱想了一阵,王庾又抬头问王康达“你知道我们军中的床弩和诸葛连弩是谁造出来的吗?”

    王康达不假思索“匠师啊?”

    “匠师叫什么名字?”王庾追问。

    王康达迟疑了一下“不知道,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没什么,没什么。”

    王庾垂下眼眸,为了人身安全着想,还是低调点好

    “王郎君,小郎君。”

    一名内侍走了过来,恭敬说道“宫宴马上就要开始了,还请两位随我进去。”

    王康达冲还在追逐的郝绶和大全招了招手,两人立刻停止嬉闹,跑了过来。

    四人跟随内侍进入大殿,内侍却道“几位请随意。”

    “随意?”大全扫视殿内一圈,除了前头的几个位子还空着之外,就只有末端几个空位,“我们随便坐?”

    内侍重复了一句“几位请随意。”转身就走了。

    王庾径直在末端一个空位坐下,拿起盘子中的点心就吃了起来。

    大全惊了一下,上前压着声音说“小庾儿你疯了,三娘说过无论去哪个宫宴,一定要小心饮食,你不检查一下,不怕有毒吗?”

    王庾毫不在意“窦建德不是这样的人,你放心吧。”说着又咬了一口。

    大全“”

    “都坐下吧。”王康达小声说了一句,在王庾旁边的位置坐下。

    大全和郝绶坐在他们两后面。

    没过多久,苏定方和林郅悟走了进来,很多人上前打招呼。

    苏定方一一和他们打招呼,林郅悟却一进门就东张西望,很快就发现了吃得正欢的王庾。

    可惜,王庾并没有看见他。

    凌敬看向苏定方身旁的林郅悟,笑着说“往常都是苏老弟一人来参加宴会,今儿林大郎也来了,真是稀客啊。”

    苏定方轻轻一笑“他现在年纪也大了,是该出来走动走动了。”

    这时,有内侍唱道“长乐王到。”

    众人急忙归位,准备行礼。

    苏定方的位置靠前,他往前走了两步,发现林郅悟没跟上,回头喊“大郎。”

    林郅悟呆呆的,没有反应。

    苏定方欲去拉他,就听见了窦建德的笑声,连忙原地行礼。

    “见过长乐王,王后。”

    “哈哈哈哈,诸位不必多礼,快就座,今天”窦建德望着殿中央的林郅悟,一时顿住。

    随即又挂上笑容“今天林大郎也来了,我很高兴,快,给林大郎看座。”

    内侍恭敬说道“主上,已经安排好了。”

    窦建德扫向右边的两个空位,满意地点了点头“来,定方,大郎,快坐下。”

    苏定方走向自己的位置。

    林郅悟走向了席位末端,在王庾身边坐下。

    王庾“”

    苏定方“”

    窦建德“”

    苏定方连忙起身喊道“大郎,错了,你坐这儿,快过来。”

    林郅悟扫了眼食案,长度比他和王庾并排坐还要长出二十公分,高声回道“这儿不挤。”

    苏定方“”

    王庾差点没捏住手中的糕点,这是个什么逻辑?

    苏定方眸中闪过一丝痛苦,他与表弟之间的沟通越来越难了。

    看了眼王庾,他转身笑呵呵地对窦建德说“主上,大郎孩子心性,看来他是找到玩伴了,不如”

    窦建德在最初的怔愣过后,又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哈哈,大郎是真性情,那儿确实不挤,就让大郎和王小郎君坐在一起吧。”

    内侍们端着盘子鱼贯而入,直至每条食案上都摆满了美酒佳肴,他们才退到了一旁。

    窦建德激情澎湃地开始了宴会的开场白“诸位都是老相识了,不必拘束”

    底下的王庾看见案上的鸡肉,立刻伸筷子去夹鸡腿。

    另一双筷子紧随其后,也夹住了鸡腿。

    王庾死死地夹住鸡腿,如水的眸子瞪向身边的人“林大郎,别以为你是神童,我就会让着你,这鸡腿是我先看上的。”

    声音有点大,引得众人看了过来。

    林郅悟一脸嫌恶“我不喜欢吃鸡腿。”

    “那你夹我的鸡腿干嘛?”王庾问。

    闻言,对面的人往盘子看去,果然看见林郅悟的筷子夹住了鸡腿,顿时就在心里纳闷这林大郎不喜欢吃鸡腿,还夹鸡腿做什么?

    莫不是看王小郎君不顺眼,找茬?

    果然是孩子心性。

    谁知下一刻,林郅悟缓缓说道“我夹错了。”

    王庾“”

    众人“”

    顶点

    datangdiyvxia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