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疯狂建村令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我的仇人是天神
    死亡之舟来无影去无踪的把张扬等人送回老巢。

    “咳咳!”

    张扬还在咳血,这一波有点亏,因为他实在没有料到那个魔族天神对他的执念是如此之深,哪怕是隔着天穹与深渊也要过来弄死他。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死亡黑帆吞掉的魔道给他过滤了大量的珍贵的信息,这让对深渊两眼一抹黑的张扬得到了更宽阔的视野,性价比之高不是几场战斗的胜利就能够比拟的。

    “原来那家伙是叫苍冬,是深渊之魔挎卢身上出生的障族小子,啧啧,真是一部波澜壮阔壮阔的奋斗史啊!”

    张扬感慨,这苍冬最初就是一个蝼蚁般的魔族,结果硬是凭着他的努力,用数十万年成就天神,整个过程就像是一本惊奇的玄幻,还是数千万字的那种。

    但更夸张的还在后面。

    这苍冬天神竟是能够从第五序列逆流而上到第四序列,然后也不知道通过哪条线抱上了一个第四序列的古神的大脚趾,自此牛逼了。

    当然这牛逼的代价就是苍冬天神成为了专门处理虚空之焰这种脏事的痰盂官。

    这苍冬也是够狠,为了倾泻虚空之焰这种时间废料,不惜摧毁自己的故乡深渊,这十几万年来,光是死在他手上的深渊之魔就不下几十个。

    这种事情就可以类比于张扬某天抱上了一个古神的大粗腿毛,于是他专门跑回自家的天穹银河系,一股脑儿的干掉了地球,干掉了太阳系。

    这种事情的性质恶劣程度可想而知。

    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苍冬天神着实从第四序列的那个古神那里弄来了一些特殊的,强大的手段。

    也是籍着这些手段,才让苍冬这家伙哪怕被干掉了,仍旧有信心东山再起。

    “这等狠魔,我暂时是惹不起了。”

    张扬也很干脆的认怂,而且是冷汗直流的那种。

    说实话,他最初还真的抱着痛打落水狗的想法,一个死去的天神,光是遗产有多丰富就足够让人垂涎三尺了。

    这也是他下意识的就想去苍冬天神的出生地去搞点事情,看看能不能刷一波经验。

    结果差点就折在那里。

    可是从那魔道中过滤来的信息看,那天神苍冬手中的绝杀底牌可不止已知的这些。

    至今没暴露出来的就有四个之多,所以连那个深渊之魔挎卢都要对其俯首帖耳,不敢造次。

    这四个底牌首其一的是天神棺,具体作用未知,具体在何处未知,但却是第四序列那个古神所赐。

    其二是法则天地,这是苍冬天神从时间长河主干上开凿出来的一条支流。

    是的,时间长河的主干理论上可以开凿出无尽的时间支流,而且可以确保每一条时间支流都不会重叠,就是这个特性,就因此成为了诸多大佬用来打造后花园的最佳方法。

    听起来是不是很惊悚?

    事实就是如此。

    普通大乘期的修仙者,能够有一个储物戒指,甚至是储物神器,内有天地,就觉得很牛逼了。

    但和真正的大佬比起来差得何止天上地下,那些大佬的储物空间都是直接开凿时间支流。

    虽然说时间支流没有户口,有各种的不便,但里面却能模仿六大序列诸天万界。

    你的储物神器有一个世界算个求,我这里有无数世界。

    所以有时候张扬也万分庆幸他是出生在时间长河主干上,有一个真正的户口,这是真的真的万分珍贵的。

    不然只看看时间支流里的那些生灵,再努力,再惊才绝艳,哪怕对天大吼我要翻天,斗天,灭天,绝天,三百年河东,三百年河西都鸟用皆无。

    盖因为从一开始,出生在时间支流,就是这世上最悲剧的事情。

    也因此,若论这六大序列,诸天万界中最荒谬,最古怪,最叵测,最神奇的事情,大多都发生在时间支流中,什么穿越,重生,再穿越,再重生,等等等等,乱得一塌糊涂。

    时间支流的入口也是很隐蔽的,除了开凿者本人,其他人很难发现。

    基于此,张扬这才对苍冬天神格外忌惮起来,若是被这家伙返回他的法则天地,那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召唤出一支亿万大军来。

    可这只是苍冬天神的第二个绝杀底牌。

    他的第三个底牌是一只古神号角,吹响后就能召唤古神的分身降临一次,很可怕,此物就被存放在苍冬天神的天宫之中,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苍冬天神哪怕被杀死,也没有吹响这古神号角,或者吹响了古神却没回应。

    这里面的水可就太深了,张扬不想参与,至少现在不想。

    第四个底牌,是一口大瓮,嗯,就是盛放时间废料虚无之焰的那口,这也是那古神所赐,但苍冬天神只有使用权,而且这大瓮是每隔一万年才会出现在苍冬天神身边,在倾倒完虚无之焰后就会消失。

    不过,苍冬天神却是可以依据这点使用这口大瓮几百到一千年。

    在魔道过滤出的信息里,曾经有十几个深渊之魔,联合了两名魔族天神,十几名魔族半神,试图干掉苍冬天神,但他们选错了时间,恰好遇到手持大瓮的苍冬天神,于是乎,苍冬天神都未出手,只凭那一口大瓮,就彻底解决战斗。

    这一次,苍冬天神被杀掉,也是他的敌人提前探知了这个情况,趁那大瓮不在,不然,后果如何还不知道呢。

    总之,张扬自己是触目惊心,心凉半截啊,那苍冬天神只要缓过手来,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毕竟他不止一次坏了对方的谋划。

    只从这次对方用分身来伏击他来看,那苍冬天神是恨他入骨啊。

    而且苍冬天神背后还站着一个第四序列的古神,根据魔道过滤的信息,再过七千年,那口大瓮就会再次飞来,若苍冬天神那时候还活着,就必然是世界末日。

    若苍冬天神已经被干掉,那么谁来承受未知古神的怒火?毕竟这种痰盂官不好找的。

    “所以,安心种田发展,升级死亡之舟,然后准备跑路吧,毕竟正面是弄不过那苍冬天神的。”

    张扬长叹一声,希望这件事不会连累到地球文明,但这几乎是大概率事件,苍冬天神又不是傻子。

    他几乎可以预料到手持大缸的苍冬天神把时间废料倾泻而下的场景。

    “算了,尽我所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