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756章 李肃退兵 麹义要疯(二合一)
    “轰!”

    一颗石蛋飞射进下曲阳,重重的砸在了城墙,掀飞起数名第九校慰军的士兵。

    接着更多的石蛋抛射而来,或砸在墙身上,或砸在墙面去。

    又或者飞进了城里,又或者轰在了正进攻的己方将士身上。

    总之投石机的准头不是很好,伤敌也伤己。

    一颗颗石弹下来,让敌我双方都大骂不断。

    奈何李肃下了死令,今日必须拿下下曲阳。

    罗大炮等人同样下了死令,谁退就杀谁,他们亲自督军。

    虽然惶恐但是并州兵马没人敢退,拼死往前冲。

    应为李肃真的很狠辣,觉对是说得不做得到。

    而这些土匪出身的头目将领同样是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让他们冲在最前头爬云梯杀敌,也许不行了,但是督军砍叛逃者却不会有半分犹豫与仁慈。

    “杀!”

    守城的第九校尉军同样没有人后退窃战,面对不断砸来的石弹,依旧保持着反击力。

    徐荣面不改色,依旧平常的调度兵力哪里少了补哪里。

    调度完了才问“我的投石机准备好没有?”

    当下有将领回到“回将军,我们的投石机已经准备就续,操作手已经锁定了敌人的投石机,就只等将军发了。”

    徐荣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在挺一刻时,投石机发射,先用实心弹摧毁敌投石机,在用油弹火烧敌进攻部队。”

    看着城下密密麻麻的并州军徐荣暗道“不火烧太可惜了。”

    如此密集,一弹下去,打出一片火海。

    一烧一大片,逃都没地方逃。

    李肃你想快攻,我偏偏要打断你。

    很快城内的投石机发射出石弹,纷纷击在了李肃的投石机阵中。

    将他的投石机全给摧毁了。

    这让李肃好一阵郁闷的。

    “东莱军的器械果真是天下第一,竟然能打这么远,可惜在真定没能俘虏缴获,看来审配留了一手,故意引我东下,想拖延时间,进行层层阻击。

    还是他有其他阴谋…”

    就李肃脑洞大开的时候,从城中抛射而出的是一个个点着火的油罐。

    “嘭”的一声,一大片火海冒出,接着一丛丛,接连不断。

    无数的火海吞噬着并州将士的生命与身体。

    发出一声声惨烈的嘁叫声。

    同时,城墙上审配也指挥着民夫民壮开始到火油,泼热油,第九校尉军的某些将士也将普通箭矢换成了火箭。

    朝着到过油,泼过油的地方放箭。

    火箭所触皆然起熊熊烈火。

    顿时城墙之外一片火海,浓浓黑烟熏烤冲天。

    李肃的大军在也无法有效进攻,节奏彻底被打乱。

    并州军顶着掉脑袋的风险纷纷后撤,杀都止不住。

    罗大炮等人都杀麻木了,最后也只能无奈收刀。

    李肃没有任何命令直接回了军营,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杵在那里。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还是一向嚣张些的罗大炮道“撤吧,军师都回营了,今天是没办法打了。”

    众人这才大松一口气,纷纷安抚部将,将部队拉回了军营。

    回到军营,大账内众人看到上位的李肃黑着脸部知道在想什么。

    “军师!”

    “军师!”

    “军师!”

    众人换了三声,李肃这才转过脸来,还是拉着半张脸回了一句“都回来了。”

    “都回来了军师。”众人声音有点小,不知道李肃想干什么,要发火就发火呗,这不声不响是个什么意思。

    “喝,小看审配了,好一招火攻,估计已经将下曲阳城所以的油料都用光了吧,明天看你拿什么来挡。”李肃自喃一句,然后抬头看向众人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回去休息,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明天我们再接再厉,对了让人连夜给我打造投石机,明天我们接着轰!”

    众人对视一眼,然后回道“诺!”

    众人都走了,李肃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该死了审配,一定早就算好了,就等我像今日一样送人头过去,端是老辣。”李肃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审配,所以还是心急大意了。

    今天一把火不知道损失了多少兵马。

    最重要的是士气打击太大了。

    估计并州军都打出阴影来了。

    在攻城都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气势与果敢了。

    将进入冀州之后的积累的威都给一仗给削弱没了。

    所以李肃头疼了。

    “等等!来人,派支小队给我去查看真定还有井陉,告诉那里的守将绝对不能有失。”

    “诺!”

    第二天起来,众将过来点卯,果然如李肃昨天说的一样,大军又开拔出来攻城,不过今天李肃换了个打法,改先用投石机轰击城门。

    大军则看戏。这到是让众将与普通士兵们大松了一口气。

    李肃这家伙怎么变仁慈圣母了。

    “好!”

    一颗石弹砸在城墙上,李肃拍掌叫好。

    众人跟着附合,完全不知道李肃搞什么名堂。

    不过在又砸下几块石弹之后,他们好像弄明白了李肃的用意。

    应为将士们的情绪被调动了起来,一个个自觉的拍手称好,大叫助威。

    不过李肃本人也微微翘起嘴角,浮现一抹得意。

    他要的就是这个,必须重新积威。

    不过他还没有高兴多久,只见城内抛射出十数枚石弹,将并州军的投石机又给击毁了。

    别忘了,东莱军的投石机能打更远。

    并州军正呐喊的声音嘎然而止。

    无力的看着东莱军将自己的投石机给毁掉。

    “军师现在怎么办?”

    众将全看着李肃,貌似李肃被东莱军给打脸了。

    李肃脸色青一半,红一半,然后吐出两字“进攻!”

    “额,进攻!”罗大炮等人愣了一会,这才反应回李肃的意思,忙喝道

    “还等什么,进攻呀!”

    旋即并州大军的朝着下曲阳城杀去。

    这一回他们学乖了,不在密集型的进攻。

    以免被火油再次大面积的杀伤。

    当然结果就是大军很快被击退。这回连城头都没能怕上去。

    气得众将跳脚大骂,李肃也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就在他头疼知识又有一起飞马来报“军师,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李肃眉头一皱,脸色更暗,让人将探马报信的架了过来,然后历声嘱咐道“休要惊慌,乱言。小声付耳讲来。”

    探骑这才小声回到“军师,井陉被东莱军偷袭了,东莱军杀去晋阳。”

    “什么?”李肃闻言脑袋一炸,一片空白,瞬间晕厥了过去。

    众将也吓坏了,究竟是什么消息竟然能让李肃如此失态晕厥。

    在众将的逼问下,探骑只好如实对众人说了。

    “东莱骑兵杀到晋阳城去了,完了完了!”

    众人也是脑袋要炸了。

    这是个惊天的消息呀。并州要完了,刘备要完了。

    全特么要完了。

    “收兵,快撤!”罗大炮第一个下了撤退的命令,众人紧跟在后。

    乌泱泱一大片有全都撤走了。

    等李肃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接近了暮色,晚霞横在天空。

    “军师现在怎么办?”

    “军师并州是不是要完了。”

    “军师,我们去哪”

    众人见李肃醒来七嘴八舌的问到。

    弄得李肃头更大,李肃干脆吼到“撤兵,立即撤兵回并州,夺回井陉(土门关)。”

    “额…军师,井陉(土门关)没有失手,还在我们手里。””

    “嗯,你说什么,土门关还在我们手里,这怎么可能,不是…”李肃有点范蒙了,这究竟是什么跟什么?

    “军师,土门关确实还在我们手里,东莱骑兵打下后没留兵驻守,关城又被我们拿回来了。”有人解释道。

    没留兵,这就好,不对,没留兵,这是孤之一志,拿下晋阳城。

    “快,立即撤兵,一刻也不能耽搁,早点回去并州还有的救。”李肃急喊大叫吩咐道。

    如果井陉(土门关)不在了,他还真没心情回去了。

    不同东莱骑兵不多,没留人守井陉(土门关),这个疏忽。刚好让他看到了生的希望。

    冀州这里以经没什么作为了,回去并州才是自己的主场,才是他的天。

    当天下午李肃就尽起兵马往北撤向真定城。

    “正南,李肃撤兵了,要不要出城追击。”徐荣问道。

    李肃撤得很匆忙,可以追击。

    审配道“不用了,让子龙的人追,我们干好份内之事。”

    当前,大军未到,一切以稳妥为主,有第六校尉军的人追击拦截就够了。

    猜测始终是猜测,没有确切消息之前,不能莽撞行事。

    撤到真定,很快李肃继续撤向井陉(土门关)撤退。

    不过这一回没这么轻松了,赵云各部不断发动袭击,骑兵来去如风,时不时的出来打一枪放上千八百支箭,然后又消失了。

    不停的撕咬。

    李肃不得不留些部队来阻击。

    但是这些部队往往还没等到赵云杀来就跑了,直接进了附近的山上。

    并州都还不知不知道能不能收复呢,谁来当这个替死鬼。

    所以一个个原来太行山的匪目将领都跑了。

    等到了井陉的时候,李肃看向身边的罗大炮与左白雀等人,好奇的问道“你们怎么没有走,还要跟着我回并州?”

    最大的几股土匪将领没走,李肃也有些意外。

    罗大炮冷嘲道“跑,跑到哪里去?跑了就能安生就能活命吗?”

    这几声不屑,可谓是相当的鄙夷。

    左白雀道“威海侯可不是一般人,他虽然有乐善好施、助人为乐的美名,但是别忘了,他同样龇牙必报,谁得罪他都没有好果子吃,哪怕你权倾天下,哪怕你身世高贵都没有好下场,比如董卓、袁绍,你看许定放过了他们吗?

    我们跟着军师攻打了冀州,伤了第九校尉军的人,许定岂能这么容易放过我们。

    而且他一向喜欢剿匪平乱,我们这些人估计早被他打上了必杀的标签,只有牢牢的依靠主公跟军师,才能跟许定一斗到底,看看谁死谁生。”

    要是可以,左白雀更想说,当初就应该跟着张燕的黑山军投靠许定了。

    这样至少还能混个校尉都尉当当。

    看看人家张燕多威风,第十校尉军正校尉,手下大要么是都尉,要么是副都尉。

    虽然统领的兵马不多,但是威风,装备好,不愁酒喝不愁粮吃,还有房子分,还有小妾发。

    这么好的事上哪去找。

    悔不当初听了刘备那张嘴。

    李肃没想到罗大炮、左白雀等人还有这种觉悟。

    是呀,偌大的冀州你能跑哪里去,还不都会让东莱军慢慢给平了。

    即使钻进了太行山,那也是迟早的事,只是时间早晚而以。

    “没想到你们到是明白人,没错,我们与许定只有一方死才会罢休,日后我并州与冀州之间的战事不会少。”李肃觉得自己以前还是小看了罗大炮等人,这些老土匪还是相当狡猾的,所以作了一揖道

    “日后并州的存亡就拜托诸位了。”

    李肃也学起了刘备那一套,这到是让罗大炮等人也有些意外,李肃这家伙平时也是很高傲狂妄的,向来不把人放在眼里。

    尤其是他设计拿下上党郡后就更是如此。

    除了刘备几乎看不上任何人。

    甚至在刘备面前也经常居功自傲,以并州第一人自居。

    “使不得使不得,怎么能得军师如此器重,折煞我等了。”左白雀等人忙道。

    不过却没有人去托李肃的手,你丫要装那就装吧。

    如果是刘备大家还一口一个主公,然后单膝去托。

    李肃略显尴尬不过好在只是轻轻一揖,要是弯腰躬身过了,就掉价了。

    不提李肃这里在卢奴城的义直接傻眼了!

    气得真率案桌,拿着剑劈来劈去。

    “混蛋李肃,又害我,我与你李家不共戴天,此仇不报我妄为义!”

    李肃跑了,才打了一天下曲阳就跑了,直接一路退去了井陉。

    然后他妈的都没有提醒他一句,就这么让徐荣审配拿回了真定、九门。

    这不是明摆着让自己作那条诱饵,丢给东莱军来吃的吗?

    你说义能不气吗?

    断臂求生也不是这么个玩法。

    要是惹恼了老子,大不了就就投降。

    可是一想到这个,义又头疼得厉害,跺脚想杀人。

    前几天才怼过许定呀。

    他义不要面子的话,怎么可能厚着脸皮去投降。

    他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大仗小仗打过这么多,水里火里趟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