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七百五十五章 李肃的反应(二合一)
    书迷楼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荀攸拿着长杆,指了指井陉(土门关),然后点了上艾,跟榆次、晋阳说道

    “拿下井陉(土门关),然后一路杀进并州,李肃必慌,直接会追回并州,连头都不敢回。”

    要常山郡还是并州,很好做决定。

    标杆在哪里,就像许定前面的操作一样,在接到袁绍部要跟他决战,幽州以经局势明朗之时就对归义军下了西进并州的命令。

    逼迫刘备回防并州。

    现在在来一个翻版,同样能攻其必救。

    不回救,那就直接收了并州,在慢慢吃掉李肃。

    “这是一个高难度的操作呀,非一般人可完成。”

    这一回不像是归义军只是对雁门郡进行威慑,而是真正的将刀插进敌心脏腹地。

    一般的武将根本完不成这个任务,就算成了也很容易被李肃堵在并州出不来。

    目前为止,只有他带着三千左骑卫或者下令给在下曲阳附近的赵云来完成这一个战略战术。

    联络赵云,必然需要时间而且李肃早以派人盯着赵云了。

    赵云的一动一静李肃都有掌握。

    “看来只能我亲自来了。”许定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

    荀攸道“主公,攸觉得这事还是让子龙将军来,左骑卫更适合克制先登营,第六校尉骑至多只能与先登死士打成平手。”

    麹义的先登军跟左骑卫一样都是以弓弩见长的,一般的人部队能难拦阻克制。

    有左骑卫在,麹义不敢出城半步,要时刻提防着。

    许定摇摇头道“还是我去吧,即使我走了麹义也不敢出城的,因为这里有你,而且公明跟代郡那边我觉得差不多快要结束了。

    到时你在调公明南下,一样能制先登军。

    就算没有这些,我幽州大军浩浩荡荡南下,还能让麹义反了天不成。”

    提到徐晃,荀攸到是没有在说其它的。

    徐晃同样是一员智将,有勇有谋还有统帅练兵之才,那边同样是三千左骑卫,到也能用。

    所以荀攸道“既然主公以有定夺,攸自当为主公解决麹义。”

    麹义一个匹夫武将而以,荀攸也有自信拿下他。

    这是许定又一次充分放松让他施为,他自然也要继续表现,展示自己的能力,以获得在东莱军系中的地位。

    毕竟他加入许定方面时间不长,虽然在幽州立了些功,但是这还不够,跟郭嘉等东莱老人来说,他的功绩还显得很单薄,甚至都不如徐庶。

    荀攸很清楚,自己怎么说也是世家出身,许定的其它文官大都是寒门。

    他必须为世家子弟在许定这里扎下根基,竖立标杆。

    让旬家在许定这边生根发芽,站稳脚根。

    许定不知道这一刻荀攸的想法,即使知道也会一笑了之,并不在意。

    世家他并不排斥,只要是按规矩来,愿意遵从,愿意玩许定的法则,都可以吸呐进来。

    不管是管门还是普通门户,本质上发展成长之后都会是新的世家与勋贵,这是封建制永远避免不了的,不要想着把它们一劳永逸,次彻彻底底的割掉。

    存在即是合理,掌控管理好,引导好才是王道。

    卢奴城的事交给了荀攸来处理,许定带着三千铁骑在入夜之后,悄然从南边绕过了卢奴城,然后到了昌平见过张宝等人,在北上绕过九门城等人,从真定的北面过河杀向了井陉。

    一路上昼伏夜出,隐匿旗帜,轻穿简行。

    下曲阳城外。

    李肃大营!

    李肃的手下各大将们满心欢喜,常山郡跟中山国都被拿下来了。

    吞下冀州在望。

    “军师,我们什么时候攻打下曲阳城,兄弟们都快等不及了,干掉那个审配跟赵云,我大军就可以毫无阻拦的一路南下,直接打到邺城去。”

    一名叫罗大炮的将来举杯问道。

    罗大炮本是太行山的一窝土匪头目,被刘备招拦降了并州,手下兵马二万之众,虽然被刘备销掉了一半,但是还有一万,可谓是人多势众,说话也很不客气。

    连刘备都得好生跟他说话,对他客客气气,所以罗大炮说话声音特别大。

    同样出身太行山土匪的头目左白雀舔了舔嘴唇道“对呀,军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干掉下曲阳的东莱军,兄弟们的大刀都饥渴难耐了。”

    当土匪那会,他们也时常东进劫掠冀州,常山、中山国、赵郡这些地方都走腻歪了。

    现在连年的战乱,中山、常山国人口凋零,早以不复昔日繁荣。

    他们想走得更远一些,劫掠祸害控制巨鹿、安平、河间、渤海、清河等郡。

    李肃扫了众人一眼,笑呵呵的说道“快了!很快,等三将军那边攻打安平国,在调走审配一些兵马,我们就可以攻城了。”

    虽然拿下了常山郡,但是李肃深知,审配手里还捏着东莱军的精锐。

    第六校尉骑始终是他的一个痛点。

    并州不是没有骑兵,而是大部分被刘备带走了。

    李肃攻打冀州的兵马都是步卒。

    声势是很大,号称二十万大军。

    看似是泰山压顶冲来,实则审配也是有意战略后撤,以步卒守城,命令赵云部名下各都尉、都尉游击在常山郡与中山国一带。

    这样一来,李肃便不好放开施为了。

    兵力散了,容易被第六校尉军聚而歼之,各个击破。

    所以李肃也有些苦涩之味,自己手里要是有支骑兵,何必跟麹义算计这些。

    现在只能期望麹义给力一些,继续碾压张宝等人,杀进安平国,打乱审配的战略部署。

    “等麹义那个家伙,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罗大炮嘟囔一句,然后独自斟酒饮了两杯。

    无人接话,李肃也没有回罗大炮,这些粗鄙的武夫懂个什么?

    气氛一时尴尬,众将闷头喝酒。

    就在这时有人急忙进来。

    “报!军师,三将军那边传来了一个重要消息,许定领着左骑卫大军南下了,现在以经到卢奴城……”

    “什么?许定南下了!”

    李肃瞬间酒星了一半,其它诸将也是清醒了过来,然后一个个腾的站了起来。

    李肃问道“消息可属实!”

    “回军师,这是三将军亲自派人过来联络我们的,三将军说幽州战事结束了,许定大军马挥师南下,希望二将军想些办法,如何才能对付好。”

    回话的人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幽州战事结束意味着什么。

    这一回整个大厅落针可闻,异常的安静。

    幽州战事这就结束了,这也太快了。

    袁绍这么多的兵马没折腾几天就全完了。

    东莱军恐怖如斯。

    各将都在心里打鼓了,他们能不能挡得住许定大军的冲击。

    仅仅是一个第六校尉骑以经分了他们很多的精力,面对十数万的精锐大军,他们还有胜的希望吗?

    这一下就算是一向嚣张的罗大炮也不敢放肆发言了,而是看向了李肃。

    大主意还得李肃来呀,他们这些泥腿子出身,只会打打杀杀的人玩不转。

    李肃扫了众人一眼,心中虽然有所忧虑,却也暗自得意,看吧,你们这些混蛋,遇到大事了,一个个像受惊的鹌鹑。

    “咳咳!”李肃挥挥手让传信的人下去,然后才对众人道

    “许定部刚刚结束了幽州战事,想来战况激烈,死伤无数,不知道折了多少战将,损了多少兵马,耗了多少钱粮。

    就算南下也必然兵力不多,而且现在到来的肯定只是先锋,后续大军还要耽搁一段时间,所以大家不必惊恐。”

    众人闻言这才稍加安心。

    是呀,许定跟袁绍死磕,损兵折将是在所难免的。

    在怎么说袁绍也是天下诸侯中实力强劲的一股。

    没这么容易灭掉的。

    李肃接着又道“同时,代郡在大哥他们手里,局势较为平稳,许定若大军南下,大哥他们可以趁机进攻上谷,进讨幽州。

    在加上我三弟麹义掌握了中山国,北面有大哥遥相呼应,西边有我支援。

    许定大军南下首先是要过三弟那里,以三弟之才挡下许定区区先锋不在话下。”

    众人频频点头,这点没话说,刘备方面论打仗的功夫还真没有几个比得上麹义的。

    哪怕是他们这些常年混迹太行山的土匪头目,也自甘不如。

    正规军就是正规军,哪是游击土匪可比的。

    “所以我决定!”李肃突然又站了起来,神情严肃,众将也跟着站了起来,李肃吩咐道

    “从明日起,对下曲阳发动进攻,争取在许定大军到来之前解决审配、徐荣跟赵云,拿下巨鹿郡跟赵郡。”

    “谨遵军师吩咐!”大帐内所人并州将领摩拳擦掌。

    甚至他们心里有些预判,要是拿不下审配等人,可能这一次出兵冀州差不多就会结束了。

    许定大军到来,他们能守住常山国就不错了。

    翌日!

    李肃大军开出大营,然后朝着下曲阳城围拢过来,一应攻城器械也以准备就绪。

    一场声势浩大的攻城战又要在下曲阳展开。

    上一次下曲阳发生这样规模的战事还是十年前的黄巾动乱。

    下曲阳城!

    城头上审配与徐荣等将以经闻讯前来坐镇指挥。

    看着城下浩浩荡荡要动真格的并州兵马,徐荣疑惑道“李肃怎么突然就要攻城了,按理来说他应该等麹义先对安平国动手,调动子龙他们向东救援,在出手一击攻下我们下曲阳。”

    审配半咪着眼睛道“李肃有此异举,只能说有突发事情,我猜是幽州方面有了结果,逼得他不得不提前动手了。”

    话落,只见一骑来到城下,然后小跑上了城墙。

    边跑边大喊“捷报!捷报!主公领军大破袁绍,袁绍本人以斩,部将多有投降,幽州并入我东莱军……”

    “太好了!太好了!主公他们又打赢了!”

    “袁绍被消灭了,幽州是我们的了……”

    城上的第九校尉军们欣喜若狂,这对他们守城来说是一剂最好的良方。

    徐荣抱拳道“正南先生真乃料事如神也!”

    审配颔首而笑,他本是一个严肃刚直的人,接过信看完后,脸上的笑意更浓,将信递给徐荣然后望着城外的李肃大军道

    “原来不止是幽州大胜,主公亲自带着第三校尉军还有左骑卫杀到中山国了。”

    徐荣看完信好,脸上同样更显激动“没错,主公一来,整个冀州事态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张宝将军跟仲台二人以经领军重新杀回了中山国,这一下麹义不敢动了。

    李肃自然也等不了了,不然在等下去他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审配深以为然的点头道“以主公向来喜欢玩大战略的习惯来说,我在猜他会派兵袭取五阮关,隔断麹义与刘备的联系,甚至会加重兵进代郡,或者他还有可能……”

    说到这里审配突然皱了一下眉头,徐荣道“还有可能什么?”

    “没什么?”审配摇摇头没往下说了。

    许定到底是武将出身,武力高,胆识大,审配其实很不希望许定真的用那一招。

    现在东莱军家大业大,一切都离不开许定。

    许定就是龙头,不能出任何意外,不然大好的局面很容易崩盘。

    虽然许定有不少子嗣了,但是还太幼小了。

    “进攻!”

    就在审配对许定开始胡乱遐想的时候,李肃以经下达了攻城的命令。

    下面的并州军各将也闻令进攻,并且下达了强攻死战的命令,后退者斩。

    他们必须一鼓作气吃下下曲阳,否则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城池就在这里,敌人就在城内,美人财宝也在城里。

    想拿就拼命。

    “杀!”无数的并州军将士开始涌向了城墙,密密麻麻,如同蚂蚁出窝。

    不过城上有审配跟徐荣,二人一个指挥兵将进行有效的防御反击,毕竟徐荣常年在东北守城。

    第九校尉军在这方面也有经验,知道怎么应对。

    所以打起来丝毫不慌张。

    而审配都组织民力,进行物质补给与伤员运送,保障城头上的动力输出。

    两军疯狂的在城上城下进行拼杀,箭矢飞来飞去,云梯架了又架,推倒了又推。

    “来人!投石!”

    李肃突然下令道。

    原来他也带着投石机,只是他的用法与另人不同,他不是先砸,而是让部队先冲到城下与敌交战,在砸石头。

    这样一石弹下去,可以杀伤城上更多的守军。

    此法着实是厉害,不过缺点是容易误伤自己人,而且也给自己的攻城部队带来心理上的压抑。

    不过李肃可不管这一些,罗大炮、左白雀这些人的兵马死多少跟他没关系。

    甚至并州所有下级兵将都跟他没关系,他李肃要的是成功,要的是战功,要的是胜利。

    为了胜利什么都可以做,死些泥腿子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