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混迹诸天的人教弟子 > 第一百二十二章:长文战齐昊(求订阅)
    大竹峰众人欢天喜地的回去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

    六十四位弟子,只剩下三十二位,一共进行四轮比赛。

    沈长文这一次的对手是一名风回峰的弟子。

    名叫叶磊,善使一柄水行飞剑,修为只有玉清四层巅峰,很倒霉的遇上了沈长文,因为他使用过的法术刚好就是和水行相生相克的火行。

    凭借沈长文的修为没花多少功夫,就战胜了叶磊,依旧干净利落,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延续了他第一场战斗时候的特点,那就是没有使用法宝,只是一条火龙就轻轻松松战胜了叶磊。

    看在曾书书那本古书秘籍的份上,沈长文没有下重手,给风回峰的弟子们留了一点面子。

    加上前面那一战,沈长文这下子在青云门弟子中有了一点名气,大家都有点看好他接下来的比试。

    因为这两场比试沈长文都没有使用法宝,按照这个世界的常识,没有使用法宝释放出来的攻击,实力只有本身的十分之二三。

    沈长文只是用法术就轻易击败了玉清四层巅峰的叶磊,那如果他使用法宝的话,又会是怎么个场景?!

    定然不会弱于玉清五层巅峰,不然不会形成这种碾压局。

    就这样,沈长文在青云门的局部弟子中渐渐有了一丝名气。

    ……

    第二轮比试很快就结束,大竹峰晋级四人,田灵儿,宋大仁,张小凡,沈长文,接近一半的人数,十六强中占了四分之一的席位,这是大竹峰前所未有过的好成绩。

    得知这个成绩的田不易,整个人一直挂着一张夸张的笑脸,走路都有些轻飘飘的,看起来难得的不正经。

    吃完晚饭,大竹峰一众弟子回到房间里休息,张小凡因为小灰和大黄还没有回来,跑出去寻找这两个家伙。

    当张小凡回来的时候,沈长文能够隐隐看到他神色有些慌张,看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

    沈长文展开神识,缓缓向张小凡来时的方向漫延。

    很快他就看到了一处枯萎的树林,树林里草木枯萎,寂静无声,仿佛这处地方的生命力全部被神明东西给抽走了一样。

    “噬血珠加上噬魂,果然是威力强劲!”

    见到这种场景,沈长文都不用猜,就知道是张小凡从曾书书那边听到血炼之法后,第一次完整的使用噬魂铁棒的效果。

    用神识在这片树林扫视的时候,沈长文还看到了一直庞然巨兽,可能是感受到噬魂邪恶的气息,所以跑了出来。

    没错,沈长文说的就是那只青云门镇山灵兽水麒麟“灵尊”。

    这水麒麟高逾五丈,龙首狮身,遍身鳞甲,巨目大嘴,有两根锋利獠牙,面貌狰狞,望之生畏。

    不过沈长文能感受到这只水麒麟的血脉不纯,麒麟乃是上古洪荒时期的天地主角之一,生来不凡,那是天地之间难得的瑞兽,每一个纯血麒麟刚一出生便是仙胎,而这只水麒麟却是只有太清境。

    而且它的灵智不全,一点都不像正常千年妖族那样足智多谋,这导致这只水麒麟虽然有太清境的境界,却没有太清境的实力,只会水行神通,最多只有上清巅峰的实力。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沈长文心中忍不住流下口水,这只水麒麟虽然实力不行,但是境界却是实打实的太清境,也就是金丹期,如果取它的血肉和内丹来炼制丹药的话,是可以炼制成金丹一转服用的丹药的。

    “可惜了,这是只瑞兽,而且还没有多少罪孽,不能乱动。”

    在探查法术中,这只水麒麟浑身上下并没有什么罪孽,反而是隐隐有祥光在身,这是天地对水麒麟这些年来维护正道的奖励,他还没有丧心病狂到要对这种瑞兽下手。

    正在水池边寻找自己讨厌的气息的水麒麟,忽然感觉全身一冷,接着这股寒意又瞬间散去,灵智未开的他被吓得赶忙跑回自己的水潭里躲了起来,生怕被人抓住扒皮抽筋,拿内丹来炼丹。

    明白了张小凡慌慌张张的原因后,沈长文便不再关注张小凡的事情,任由他自己一个人在那里思考。

    张小凡心中因为田不易的教导,有着根深蒂固的正邪观念,想要打破这种观念,还需要等到魔道攻上青云门在那一战中,明白自己坚守多年的东西根本就是错误的时候,他才会明白原来他死守的东西就是一堆垃圾。

    而他因为这些垃圾,却导致自己最爱的女人碧瑶为他失去生命,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张小凡才会明白正魔之分只不过是笑话。

    沈长文就不一样,他修行的道统来自洪荒上古,人族拼杀为族人谋夺生存机会的血与泪经验他都看过。

    所以他们这一脉对于正邪什么的不甚在意,因为他们知道只有实力才是一切,实力够强,正就是邪,邪就是正,只要你开心就好,他们更多的还是看重自己的利益,还有人族的大义。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才是这个世界残酷的真相。

    当长生成为希望,当个人的力量可以超越集体,正邪之分,荣誉,权利,金钱,都已经不重要了。

    沈长文现在就走在一条追求长生的道路上。

    夜色如墨,众人渐渐睡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一亮,大竹峰一众弟子就从熟睡中醒来,一番洗漱,吃完早饭后,就来到了云海中。

    此时还是清晨,只有少数的弟子来这里散步闲逛。

    一番等待,直到太阳尽出,比试才正式开始。

    第三轮,十六进八,分两场进行。

    沈长文和张小凡在第二场,田灵儿和宋大仁在第一场。

    当轮到沈长文上台的时候,田灵儿和宋大仁已经输掉了比赛,田灵儿对上陆雪琪,青云门两大美人对决,吸引了无数的男弟子围在擂台下,想要一睹佳人仙姿。

    最终田灵儿败于陆雪琪之手,除了这个外宋大仁对决通天峰常箭,败于常箭之手,两人两败俱伤,常箭虽然赢得了比赛,但是伤势却重于宋大仁。

    见到这个结果,田不易脸色一黑,只得把希望放到了沈长文和张小凡的身上,说实话,他自己也不怎么相信张小凡还能赢下去,因为来到第三轮,能晋级的大都是玉清五层的弟子。

    田不易并不觉得张小凡能够打败这些人,因为在他看来,张小凡最多只是玉清四层而已。

    所以他觉得最有希望的还是沈长文。

    因为张小凡和沈长文同时上场,宋大仁带着所有师弟,陪着张小凡去了另一边,而田不易夫妇和田灵儿则是陪着沈长文来到了擂台边,田灵儿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跟沈长文对决的便是她的情郎齐昊。

    沈长文轻轻一跃,宛若一缕轻烟飘落擂台上,往下扫去,乌泱泱的一大片,周围密密麻麻的弟子围观这场比赛。

    沈长文的名声因为两场比试全部不用法宝,单用法术就击败对手这件事情,引起了一大堆弟子的关注,成为众人口中时常提起的天才。

    今天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竹峰天才弟子,要跟青云门内早已赫赫有名的天才弟子齐昊对决。

    这种劲爆的场面自然是吸引了一大群人来观看

    大家都想知道到底是齐昊成功捍卫自己龙首峰大弟子的名衔,还是沈长文踩着齐昊上位,成为青云门呼风唤雨的最新一代。

    没过一会儿,龙首峰的人就走了过来。

    打头的是龙首峰的首座,苍松道人,他拥有无数名头,龙首峰首座,刑罚堂长老,青云门最佳影帝。

    最让沈长文渴望的就是苍松头上青云门影帝之位,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隐隐觉得自己的人设好像崩了。

    “这太不对劲了,凭借我的演技,居然还能被张小凡这群人看破?!”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演技还不够精湛,所以他对于苍松这个演艺界的前辈非常佩服,也特别渴望能获得青云门影帝的宝座。

    苍松的背后跟着一众龙首峰弟子,排第一的就是齐昊,旁边跟着林惊羽,后面的人沈长文就不认识了。

    注意到苍松的到来,田不易朝着苍松不屑一笑,也不讲话,就用不屑的眼神看着苍松。

    苍松则是嘴角微微一笑,返还给田不易一个讽刺的笑容。

    两人之间火药味非常浓烈,这让来主持比试的那名朝阳峰长老忍不住眼角抽搐,“你两该不会是看我不爽,来找我茬的吧?!”

    不提场下长老的胡思乱想,齐昊跟苍松请示一声后,轻轻一跃,白衣飘飘跳到了擂台上面。

    “沈师弟,好久不见。”

    齐昊一脸微笑的向沈长文打了个招呼。

    沈长文扭头看了看场下的田灵儿,看在田灵儿的份上,拱起手来,道“好久不见,齐师兄。”

    两人一番自我介绍完毕后,台下的长老宣布比试正式开始。

    见比试开始,齐昊顿时脸色郑重起来,眼中战意凛然,他依旧忘不了大竹峰守静堂里那场斗法。

    其他弟子都只当沈长文的修为最多不过玉清五层,毕竟沈长文之前在这青云门名不见转,人们都能推算出沈长文是近几年才入门的弟子。

    他们并不相信刚入门不过十年的沈长文,能达到玉清六层。

    太极玄清道越往后越难,很多人早早的修成前三层,最终却卡在了第四层,就算突破了玉清四层,玉清六层又是一个门槛,想要短时间内突破到玉清六层,根本不是普通的天才弟子能做到的。

    除非是青云传奇祖师,青叶祖师那种资质。

    众人心中觉得沈长文这一场应该会败了。

    众人不看好沈长文,齐昊可不会,他在心里把沈长文当成了这场七脉会武冠军之位的唯一竞争对手。

    因为只有他知道沈长文的实力绝对达到了玉清六层,甚至是玉清七层都有可能,不然怎么能在守静堂中跟他斗个旗鼓相当!

    沈长文神情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如果不是为了青云门的掌门之位,他才懒得跟这群菜鸡玩过家家呢。

    齐昊深吸一口气,率先发动了攻击,也不跟沈长文说什么师兄谦让师弟。

    他拿出自己那把赫赫有名的寒冰仙剑,通体雪白,冒着一丝丝的寒气。

    刹那间白光大放,恐怖的寒气席卷全场,地面上结出了一层层的白霜,正在快速向沈长文脚下漫延过来。

    眨眼间,沈长文的双脚就被白霜冻住,恐怖的白霜还在往他的身上不断蔓延。

    沈长文眉头一皱,刹那间青光大放,这是太极玄清道极为高深的表现,不过这是他伪装的。

    “咔嚓咔嚓。”

    白霜迅速碎裂,青光从中间迸射而出,将冰霜打成了冰屑,沈长文成功恢复了行动力。

    但是这只是开始,就在沈长文破除身上的冰霜的时候,齐昊已经准备好了下一轮的攻击。

    无数细如牛毛的冰针铺天盖地,化作一道洪流,声势浩大,携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量向沈长文袭来。

    面对如此恐怖的攻击,沈长文不为所动,左手轻抬,刹那间一道龙鸣凭空乍现,一条汹涌澎湃的赤焰火龙,划过长空,留下一道道流焰,向着漫天冰针冲去。

    火龙身上携带着的恐怖火焰,冰针没有一点抵抗之力,刹那间就被高温火焰蒸发成了一团团水蒸气,沈长文的视线瞬间被遮挡,这让他心中一跳“又学这种战术?!”

    不管齐昊到底想干什么,沈长文一直都开启着神识,周围的一切都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中。

    凶猛的火龙周身流转恐怖的高温火焰,那些细冰针一碰到就会被蒸发成水蒸气,但是齐昊准备了这么久自然不会这么简单。

    他抬剑往前一劈,所有的冰针全部爆射开来,向着沈长文身体的两边攻去,他再次一引,又有一部分冰针划出弧线,向着沈长文的后背攻去。

    火龙只能守住沈长文的正面,并不能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挡住所有的冰针。

    这还没完,齐昊并不知道沈长文有神识这种东西,他只知道沈长文的视线受阻,面对周围的冰针,他必须会将火龙收回到身边,那个时候,沈长文的身前必然是空门大开。

    只见齐昊寒冰长剑悬浮在身前,刹那间白光暴涨,恐怖的寒意漫延,一条条尖刺冰棱凭空生成,每一个都有成年人手臂粗壮,受到法力的加持看起来坚硬无比,寒气刺骨。

    总共是十八道尖锐的冰刺,寒冰仙剑散发着微微白光,轻轻吞吐寒芒,宛若一条准备狩猎的毒蛇。

    说时迟那时快,齐昊刚做好准备,沈长文果然如他所料,将火龙收回到了身前,打算近距离将那些冰针挡住。

    瞬间瞅准战机,齐昊身前寒冰仙剑发出一声轻吟,白光大放,携带着十八根冰刺向沈长文袭去。

    率先来到的是冰刺,火龙在沈长文的身周徘徊游动,想要将恐怖的冰针挡掉。

    滋滋的水汽蒸发声不停响起,汹涌的水雾将沈长文的身影埋没,让人看不清周围的一切。

    “咻~”的一声破空声袭来,寒冰仙剑携带着十八根冰刺,一头钻入浓雾,想要趁着沈长文空门大开,左右难支之际,一举将沈长文拿下。

    台下,田不易和苏茹眼中闪过一丝忧虑的神色,他们都是青云门的高手,自然能看出齐昊这套战术分明就是提前准备好,用来对付沈长文的。

    田灵儿半是担忧,半是欣喜,欣喜的是自己的情郎很可能要赢了,担忧的是沈长文会不会遇到危险,毕竟是自己的侄孙,她觉得自己身为沈长文的姑奶奶,必须要保护沈长文的安全。

    “如果齐师兄伤到了小文的话,我就一天,嗯,半天不理他!”

    果然是恋爱会使人陷入负智商,田灵儿心中就没想过她的齐师兄会输。

    寒冰仙剑携带着恐怖的力量冲入浓雾,一瞬间,雾中传来一声恐怖的爆炸声,台下众人伸长了脖子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结果还不待浓雾散去,霎时间便从白色的浓雾中绽放出耀眼的红蓝两色光芒。

    两道龙鸣声响起,恐怖翻滚的气浪将沈长文周围的浓雾吹散,接着露出了一袭青衫的沈长文,还有他头顶盘旋着的两条长龙,一条由火焰组成的赤焰火龙,一条由坚冰组成的白霜冰龙。

    两条长龙在沈长文的头顶盘旋游动,竟然构造出了一个极其规则的太极图案。

    红蓝两色太极图上面散发下红蓝两色光晕将沈长文罩在其中。

    不管是细如牛毛的冰针,还是手臂粗壮的冰刺,又或是白光莹莹的锋利寒冰仙剑。

    都被这层红蓝光晕给死死的挡在外面,齐昊没有紧皱,全力催使着寒冰仙剑,想要攻破沈长文周身的防御,结果他累坏了自己,红蓝光晕却纹丝不动。

    沈长文眼见火候差不多了,也就不再划水。

    他手一挥,红蓝光晕一阵,周身所有的攻击碎成冰屑掉落在地,寒冰仙剑则是倒飞而出,,倒在地上发出一声悲鸣。

    打掉齐昊的所有攻击后,沈长文头顶发出两道嘹亮的龙鸣,太极图瞬间解体,两条长龙一往无前的向着齐昊冲去。

    此时齐昊已经是手段尽出,没有其他底牌的他只得咬牙一撑,一道冰墙瞬间立起。

    “嘭~”一声,转眼间,两条长龙和冰墙撞在一起。

    冰屑纷飞,齐昊瞬间倒飞而出,摔在地上。

    将齐昊倒飞之后,两条长龙不再攻击,只是停留在齐昊身前。

    眼见沈长文留手,台下的田灵儿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田不易和苏茹则是相视一笑。

    “多谢沈师弟手下留情!”

    沈长文收回法术后,齐昊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拱手谢道。

    他心中有些悲伤,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重视沈长文了,结果没想到沈长文比他想象的更加变态,竟然能够同时使用两种不同属性的法术,构建成太极图用来防御

    这种道行已经是太极玄清道入了臻境的表现,沈长文的修为远超其他人的想象,齐昊甚至觉得沈长文已经修到上清境

    一想到这些,齐昊心中就不禁升起一股挫败感,显得有些灰心丧气

    “不客气。”

    沈长文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然后在长老的宣判中施施然的走下了台阶。

    第三轮,十六进八,沈长文对齐昊,沈长文胜。

    走下台阶,沈长文回到大竹峰众人中,大竹峰的众人见沈长文又轻松获胜,顿时一个个都兴高采烈的围着他讨论。

    而田不易已经乐开了怀,他满意的拍了拍沈长文肩膀,然后挑衅的看了看苍松,苍松眼神阴翳的冷哼一声,带着一众弟子离开。

    苏茹则是温柔的拉着沈长文询问他又没有受伤,沈长文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事。

    至于田灵儿,已经悄悄离开这里,刚才她看到齐昊有些垂头丧气,正跑去关心她的齐师兄。

    ……

    经过前面两轮比试的发酵,沈长文第三轮比试成功击败齐昊之后,他的名气成功在青云一众弟子之中被引爆。

    从大竹峰藉藉无名的普通弟子,一跃成为今年度最强黑马,现在沈长文是整个青云门最耀眼的天才之一。

    三轮比试,全都干净利落,不管是谁都不能逼得沈长文用出法宝,现在来说,除了大竹峰和小竹峰的弟子,谁都不知道沈长文的法宝到底是什么。

    至于小竹峰为何知道。

    沈长文“宋大仁你个大傻!”

    这引发了众弟子的热烈的讨论,人们都开始讨论,沈长文,不对,是沈师兄到底用的什么法宝。

    除了讨论沈长文到底用什么法宝之外,很多弟子都在私下里讨论,沈长文的境界到底修到玉清几层。

    第三轮比试的时候,沈长文轻轻松松就打败了齐昊,齐昊身为青云门老牌的天才弟子,一柄寒冰仙剑杀得邪魔外道闻风丧胆,很多弟子都知道齐昊的修为早已经来到了玉清六层。

    而沈长文能够轻易打败齐昊,人们不用猜都能知道,沈长文现在的修为最起码都有玉清七层,但是到底是玉清几层就没人知道了。

    很多弟子都在讨论沈长文到底用的什么法宝,又到底是什么修为,隐隐之间,七脉会武的冠军好像已经是沈长文的囊中之物。

    这让得知这种情况的陆雪琪不禁嘴唇轻咬,但是眼神更加坚定,不管别人怎么说,她都不会退缩。

    “我一定会赢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