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4、我是个大夫
    “我姓江,江华。”他慢吞吞的说“我是个大夫。”

    鱼薇薇说“哦。你医术肯定很好咯?”

    “尚可。”

    “那……你什么疑难杂症都能治吗?”

    江华抬眼看她。

    鱼薇薇眼睛里有点小兴奋,“我昨天去镇上的时候,看到寻医告示,王员外家的小姐得了怪病,只要有人能把她治好了,就能得很多银子。”

    江华想也没想“不去。”

    镇上人多眼杂,他一露面,岂不是要泄露行踪?

    鱼薇薇脸色就有些臭。

    这个男人,说起自己是个大夫的时候,虽然口气轻描淡写,但整个人却从内而外透出一种自信,绝不是那种只懂皮毛的江湖郎中,鱼薇薇只一听说他是大夫,就觉得这件事情绝对可行,哪想到他直接拒绝。

    江华说“把我靴子剪了,里面的夹层有银票。”

    鱼薇薇愣了下,找来剪刀把那材质上乘的靴子剪开,然后将一把泡烂的纸递到张华年眼前,“你是说这个吗?”

    江华错愕。

    在水里泡了两日,靴子的夹层也进了水,银票竟然报废!

    鱼薇薇把靴子丢下,“你住在这里,吃喝拉撒都要用钱,这还是最基本的……有道是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条腿除了不能动,好好修养之外,多少也得补补才能长得好吧?我可没钱给你买补品。”她自己倒是经过昨天出去一趟,想到了些赚钱的法子,可这不代表她会赚钱养他。

    江华闭了闭眼,“我的衣服换了多少钱?”

    “一吊钱,除去买东西的杂七杂八,现在也就几百文了,这点钱可什么都不够买的,我呢,你也看到了,穷的叮当响,自然没钱给你看腿,要是以后你瘸了,也是你自己的选择哦,可别赖到我头上来。”

    江华脸色有些黑,“我能动之前,你得照顾我的起居,银子我以后算给你。”

    鱼薇薇知道他这是答应了,问“你打算每日给我多少银子,雇我照顾你?”

    “你想要多少?”

    江华心里冷笑,原来是个见钱眼开的山野村妇……也是,能把千金难求一匹的云罗锦卖上一吊钱,还能指望她有什么眼界不成?她蠢她傻她没眼界不正好。

    鱼薇薇认真的想了一下,“你等着。”

    她跑了出去,翻柜子找了张压箱底的纸,又去厨房寻了炭,写了一份东西,自己用炭签了名,然后送到江华的面前去。

    “虽然现在说这些话有些早,但还是要说清楚的,你赚的钱分我,这是我照顾你的前提,毕竟腿总比钱重要嘛,对不对,你不亏的。”

    江华一看“我看病得来的银子,你要和我五五分成?你就这么信得过我的医术,觉得我是个妙手回春的神医?万一我医术不佳,药死了人呢?”

    “那是你药死的,与我有什么干系?反正我又不认识你,你要是药死了人,自然有官府的人管……不过,你不是村里的人,口音也不像镇子上的,也不知会不会是逃犯,我留着你我也是担了风险的好嘛……算了,你要觉得为难的话,我现在就送你去见官!”

    鱼薇薇本是话赶话随口一说,话一说出,心里却真觉得江华出现的古怪,看他的眼神也变了,小声问“你不会真的是逃犯吧?”

    这么好看的人,杀人放火骗财骗色……会犯哪一条?

    江华看她眼神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额角的青筋突了一下,冷着声音说“别猜了,我答应你就是,我不是逃犯,你不也必急着把我送官!”

    “那就好。”鱼薇薇暗暗松口气,还好不是逃犯,这么好看的人,要是逃犯多暴遣天物?

    她把纸送到他面前,示意快签。

    江华瞪着她“我手断了!”

    “哦。”鱼薇薇愣了下,坐在床边,拿起他的手。

    “你干什——”江华正要警告,指尖就被鱼薇薇用力一咬,他猝不及防,疼的闷哼了一声,咬牙看着鱼薇薇把自己的拇指按在了那张纸上,然后收了起来。

    鱼薇薇笑着说“现在好啦。”然后把粥端起来,勺子舀了粥凑到他嘴边,“吃吧。”

    她早上进来的时候,发现昨晚端进来的粥他根本没动,也是,手都断了,怎么吃?

    她可是个最善良的姑娘,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江华气的脸色铁青,偏偏又人在屋檐下,身体还得靠她照顾,骂人的话在舌头上滚了好几滚,最后只能合着粥,硬生生咽了下去。

    许是太久没吃东西,温热软糯的粥一下肚,胃里似也暖了几分。

    江华脸色稍缓,“你说你叫什么?”

    “我叫鱼薇薇。”她好脾气的又自我介绍了一遍,把粥一勺勺的送过去。

    一碗粥很快见底,鱼薇薇正要说什么,院子里忽然传来石大娘的声音。

    “薇薇呀,你在家吗?”

    “在!”鱼薇薇出去,就见石大娘手里提着个篮子站在院门口,微笑说,“这个给你。”

    “鸡蛋?”鱼薇薇看了一眼,有半篮子,大概十来个。

    石大娘笑容和蔼,“这两年你时常给小石头些零嘴,昨儿见你又给小石头带了糖果,这怎么好意思?我家不是有两只老母鸡么,鸡蛋也存了些个,就想着拿给你,让你拿着好好补补身子。”

    鱼薇薇挑了挑眉。

    就原主的记忆,和石家并不亲热,至少没亲热到送鸡蛋的份上,这石大娘是干什么?

    石大娘又说“大娘是昨晚看到善堂那老头从你家出去了,想着你……怕是前几日落了水,身子还虚……别怪大娘多管闲事,老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有口气,怎么都比死了强,指不定有天,你爹娘弟弟就回来了呢?”

    鱼薇薇点点头,“我懂得,多谢大娘关心,我以后都不会寻死,至于鸡蛋,小石头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给他吃吧。”

    “我家里还有,这十来个也不值什么钱,你就留下吧。”石大娘往她手里塞篮子。

    鱼薇薇推了两次,她还是塞,怕篮子掉下去打碎鸡蛋,鱼薇薇只好收下,又很快拿了二十几个铜板给石大娘,“您存鸡蛋不容易,这几个铜板一定要收下。”

    “你这孩子——”石大娘觑了一眼,篮子里的鸡蛋,至多就是十个铜板而已,这平白多出了十几个铜板啊,半推半就的收下了,心想这丫头莫不是还存了什么压箱底的钱?

    也是,当初鱼家父母在时生意做的还凑合,不缺钱用,这院子也是南村修的最大的,要是她儿子能把鱼薇薇娶进门,岂不是连这院子也落到她家去了?

    她越想越高兴,脸上的褶子都笑出来了,“你这院子……挺大的啊……活儿肯定不少吧?改明儿有事就喊大林过来帮忙啊,都是邻居,别客气。”

    鱼薇薇瞧着后背有些凉,讪笑“嗯……好。”

    “我家大林啊,力气大,能做事儿,就是人木讷了点。”

    “呃……”鱼薇薇不知该接什么话。

    就在这时,堂屋里忽然传出一声咳嗽,那声音低沉且略粗,一听就是男人的。

    石大娘的笑容就定格在脸上,“你屋里有人?!”

    “不是——”鱼薇薇正想解释,堂屋里咳嗽连串的响起来,还有男子气若游丝的呼唤“小鱼……你快进来……帮我倒杯水……”

    石大娘瞬间就石化了,笑容碎成了无数片,盯着鱼薇薇的眼神仿佛见了鬼,“你……你竟然真的藏了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