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饭鱼薇薇还是做了白粥,烫了苜蓿芽,自己吃了,又端了一份去江华那里,照例是喂他吃。

    江华问“刚才外面什么声音?”河离的不远,刚才的声音又是大,他都听到了。

    “你说呢?”鱼薇薇掀起眼帘看他,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把江华一张俊脸映照在里面。

    江华嘴角弯着,有几分笑意“小看你了。”

    鱼薇薇一大勺粥塞进他嘴巴里,心想还不是你害得,可想而知她这是要一战成名了,不过他笑起来倒真是赏心悦目。

    江华没再惹她。

    毕竟自己这样,还需要她照顾着。

    等粥吃完了,鱼薇薇又把苜蓿芽端过去。

    江华皱起眉头“这是什么?”

    “能吃的,毒不死你。”鱼薇薇把一筷子苜蓿芽抵在他嘴边,大有他不吃直接塞进去的意思。

    江华拧着眉,试着尝了一口,才神色稍缓。

    等吃完了,鱼薇薇收了东西出门,把锅碗洗了,回自己屋眯了会儿,晌午起床后,带着一篮子的纱花和手绳出了门。

    ……

    一路出村子她都是挑人少的地方走。

    倒不是怕遇到人对她说三道四,她这个暴脾气啊,要是再遇到嚼舌根的,她怕自己又忍不住动手,教训那些嘴碎的她当然不嫌麻烦,就是怕耽误时间。

    这些纱花可还等着卖钱呢。

    六七里路到镇上,她大概花了三十分钟左右。

    春天里的日头,也不那么晒,鱼薇薇找到一个空位,在地上铺了把干稻草,放了几个纱花和手绳上去,坐在那儿等着顾客。

    她心里又期待又紧张,每一个人从摊位前走过,她总是屏住呼吸,感觉那人下一刻就要停下买她的东西,但每次她都失望了,她的左边是个卖红薯的汉子,对面卖猪肉的,两人的摊位上都或多或少有人光顾,就她的摊位,连停下看的人都没有。

    是她把赚钱这事儿想的太简单了?

    一旁卖红薯的老汉瞧她可怜,就说“小姑娘,你看看这周围,来去的都是爷们,这个东西在这儿能卖掉?我劝你啊,乘着天色还早,去镇子中间酒楼对面摆,兴许还能卖掉几个。”

    鱼薇薇哪注意到这个?前世开网店全靠一腔热血和灵感,做的就是守株待兔的生意,这会儿一听觉得他说的不错,感激的说“谢谢伯伯。”

    然后赶紧把东西收了,去了镇子中间。

    中间的这条街宽敞些,人也多,只是摊位紧张,她走到街尾才找到一个位置,怕把纱花弄脏,还去杂货铺买了一块粗布铺在地上,才把纱花放上去,心情忐忑的等着。

    一会儿,有个小丫头停在她摊子前,“娘,这个花儿好漂亮啊。”

    “你哦。”妇人笑着,问鱼薇薇“这花多少钱?”

    鱼薇薇压着心里的紧张,说“一个五文钱。”

    “这么便宜?”妇人拿起来,在小丫头头上比了比,“好看,拿两对吧。”

    鱼薇薇给她拣了两对,收了二十文钱,又拿了一根手绳,“这个送您,您是我第一单生意呢。”

    那妇人没见过这么实诚的,倒笑了,“那多谢了。”

    开了张,后面也就陆续有了人来,不到一个时辰,她的那些纱花和手绳都卖完了,连卖代送,一共落下二百多文钱,鱼薇薇高兴坏了,又去买了彩色的花罗,暗花纱,好些彩线,还买了鸡蛋,才高高兴兴的回了家。

    ……

    又说,那绿衣的妇人被抬回家后,丈夫一听她把全家的衣服都给洗丢了,二话不问呼了十好几个耳刮子,直把脸打的肿成猪头才算罢休。

    红衣妇人惊魂未定。

    这一天上午村里才在传鱼薇薇家里藏了人,下午就不敢有人提这事,只说鱼薇薇被退婚的事情刺激的性情大变,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连村里最泼辣的女人都被鱼薇薇折腾惨了,以后见着鱼薇薇都要绕道走。

    鱼薇薇自己是不知道这个事情的,中午出村也是绕道走,晚上回来太高兴,就顾不得了,顺着大道进了村。

    男人们下地还没回,女人们看见她都躲着走,有的直接进院子关了门。

    鱼薇薇心里计划着自己的事情,也没太注意,一路回到自家门口,脸一转,正好看到石大娘躲在门后探头探脑的看她。

    鱼薇薇也是随意一看,石大娘却是吓坏了,深怕鱼薇薇把自己也抓过去丢河里,连忙扯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薇薇啊——”她一张口,就后悔死了。

    因为她发现,鱼薇薇本来要进去的,却因为她招呼了一声站在门口看着她。

    鱼薇薇露出个表情什么事?

    石大娘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僵硬的笑着“早上的事……呃……”该怎么说?不是我传出去的?她会信吗?!

    鱼薇薇哦了一声,“你说鸡蛋啊。”

    石大娘灵光一闪,赶紧说“对对,鸡蛋,大娘是生气啊,你竟然还给钱,那么几个鸡蛋而已,都多少年的邻居了,你怎么能这么见外,这不是把大娘的心放地上踩么!你等着——”她闪进门后,很快闪出来,把篮子递到鱼薇薇眼前,“都给你,都给你!”求你忘了早上的事情吧!

    鱼薇薇慢吞吞的“这怎么好意思呢。”却一把接过篮子,笑眯眯的说“那我就收下咯,多谢大娘。”

    石大娘满脸堆笑“应该的应该的。”心里却泪流成河,她的鸡蛋啊……

    鱼薇薇当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谁叫石大娘嘴巴长,坏人名声的事情说的那么溜?拿她点鸡蛋而已,没丢水里,鱼薇薇已经够手下留情的了。

    到厨房把鸡蛋放下,鱼薇薇又把买的东西放回自己房间,才去江华那屋看了一眼。

    江华闭着眼,微微皱着眉,听到开门声也没动弹。

    鱼薇薇问“你伤口疼了?”

    江华不吭声。

    “那是肚子饿了吧。”鱼薇薇说着,给他倒了水端过去,“你等着,我去做饭。”

    江华却别开脸。

    鱼薇薇挑挑眉“干嘛?我这么贴心的照顾你,你倒是还有脾气了?!”就把水朝他嘴边送。

    江华又是一躲,眉宇间也越发不耐。

    鱼薇薇忽然就想到了什么,“啊——你不会是想方便吧?!”

    江华黑青了一张脸,“闭嘴!”

    “吃喝拉撒,本能而已,有什么值得发火的?”鱼薇薇说着,把水放下,就去扳他的身子。

    她前世进医院全身插满各种管子,吃喝拉撒都在病床上,这种事情习以为常,因为她深刻的知道,羞耻和愤怒并不会让她多活几个小时。

    “你干什么?!”江华咬牙。

    “扶你去啊。”鱼薇薇理所当然的说,她力气大,拉起江华轻而易举。

    江华却用力推,奈何推不动,“你这个女人有没有一点羞耻心?!”

    鱼薇薇愣住了,有些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后知后觉的,脸色有些红。

    “呃……”她咳嗽了一声,把他放回去,“我还是找人来帮你吧。”

    ------题外话------

    关于文中货币一文等于一元,一两等于一千文,也就是一两银子相当于现代一千块,一百文是一百元哈,物价什么请勿考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