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8、吕家兄妹
    江华扫过她的耳后,那里肌肤白嫩细滑,没有他猜测的那个印记。

    鱼薇薇七手八脚的扶着他的肩膀站起身来,“那个我……我没站稳,嗯,没站稳!”

    江华说“你压到我伤口了。”

    “对不起啊。”鱼薇薇本就心虚,方才跌过去时,嘴唇又擦到了他的耳朵,顿时脸红的像个番茄,此时晨曦从外面照进屋,她头发落下了几缕,倒瞧着有几分可爱。

    “你心跳的很快,你很紧张?”江华忽然就起了坏心眼,“你说谎了吧。”

    “没有!”鱼薇薇瞪着他,“我说什么谎?我……我好歹是个黄花大闺女,刚才……刚才那样——难道我不该脸红吗?!”她看着江华挑了挑眉,眸中还似有几分戏谑,咬咬牙,豁出去了“你长得什么样,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我心要不跳那么快我才有问题!”

    江华闻言愣了一下。

    鱼薇薇暗暗松了口气,知道这事儿是暂时翻篇了,嘿嘿她简直太机智了!

    她把东西拿了,飞快的跑出去。

    屋内,江华半晌后失笑了。

    他长什么样,他心里当然有数。

    东京的那些女儿家每每看到他都是脸红心跳,他也不是不知道,但像她这么大声说出来的,还是头一个,而且那口气竟还带着指责,倒像是他长成这样是他的错一样。

    或许,这张脸真的是太……招蜂引蝶了些吧。

    ……

    有了昨天的经验,鱼薇薇今天一早就去酒楼对面。

    今天天色灰蒙蒙的,街上的人也不多,生意也就没那么好,坐到中午,才卖出三对纱花。

    鱼薇薇心里有些失落,钱啊,哪是那么好赚?

    眼瞅着天色就要下雨了,鱼薇薇也不敢耽搁,把东西都收进篮子里准备回去,却听不远处传来一道男音“霞儿,你看那边有纱花,哥给你买几个。”

    “不了吧。”一个柔婉的女音低声回。

    鱼薇薇的手一顿,抬眸看去。

    不远处一个瘦高的男子正往这边走来,他穿了一身青色的衣服,袖子和裤脚都用布带绑了起来。

    他的身旁是一个身穿素衣的少女,少女十五六岁,梳着元宝髻,别着简单的素银簪子,样貌和吕月西有三分相似,半垂着眼敛,眼底却透出一股沉静典雅的气质,为她整个人都增色不少,让人眼前一亮。

    正是吕月西和妹妹吕红霞。

    吕家原来只不过是北村一个普通的木匠,几辈子都是打木头,赚点微末银子,一年到头精打细算的过,勉强糊口,吕红霞十岁的时候生了病,甚至没银子治,善堂的老人都说可以准备后事了,可谁知就那么神奇,病自己给好了,而且好了之后的吕红霞也变了。

    她变得十分聪明,给吕家父子画了些图纸,让他们改良做的东西,渐渐的,吕家有了起色,银子越赚越多,在原主的记忆里,吕月西和吕家父母,对吕红霞特别好,全家几乎都只听这女儿的话。

    原主父母失踪之后,叔伯们不理会,原主便知道自己所有的依靠都在吕家,又看出吕家是吕红霞说了算,对吕红霞可谓百般讨好,可是吕红霞不知为何十分讨厌鱼薇薇,就算鱼薇薇再怎么放低身段的求她,她依旧不为所动,而且把话说得直白——吕家一定要退婚,叫鱼薇薇死了那条心。

    鱼薇薇暗暗想着,说不定当初就是他们看到那男人进了她家,所以才在那个时候跑去退婚,更有可能,那个男人就是他们塞进她家中去的!

    鱼薇薇神色阴沉的瞪着那对兄妹。

    吕月西还在哄妹妹“昨儿不是才说首饰不称心吗?这纱花我瞧样子不错,霞儿你瞧——”

    “说了别叫我霞儿!”吕红霞声音微冷,“还有,别烦我,我在想事情。”

    左右的人都看过去,吕月西有些尴尬,咳嗽一声,“那好,哥不吵你。”

    吕红霞垂着头往前走,她感觉到有人在看她,而且那道视线太锐利,让吕红霞十分不舒服,骤然抬头,就跟鱼薇薇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原来是你!”

    她本就心烦,此时看见鱼薇薇这张脸更烦躁的心火上冲,迈步走到鱼薇薇摊子前,“怎么,退了婚,就连脸面也不要,出来抛头露面了?不嫌丢人。”

    “我自食其力我有什么好丢人的?!你还敢提那件事情……你们为了退婚都做的那些事情,你们心里没数吗?!”

    吕红霞愣了一下。

    鱼薇薇平时见了她都是唯唯诺诺,低声下气,如今被退了婚还长了骨气不成?

    吕红霞冷笑,“退婚是因为你在家中藏了个男人,这事儿你们全村的人都知道,你还有脸提,你这面皮,可比那镇子外的古城墙都厚!”

    霎时间,周围的眼睛全看了过来,对着鱼薇薇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她从小被父母家人保护的很好,哪受过这种指点,只感觉浑身的细胞都紧绷了起来。

    一旁吕月西本来在吕红霞那吃了瘪,现在看吕红霞对着鱼薇薇开火,也立即加入战斗,伸开手,老母鸡一样的把吕红霞护在后面,“鱼薇薇,我们的事情早已经了了,退婚是因为你自己不检点,跟我没关系,跟我妹妹更没关系,你阴阳怪气的对着我妹妹嚷什么?!”

    鱼薇薇咬着牙,用力的握紧拳头,真的好想打人啊!

    可她还是不断的告诉自己,忍一忍,和气生财嘛,打架不是好孩子。

    她垂下头,对他们视而不见,迅速的收剩下的纱花。

    吕红霞却故意和她作对,拿起两个纱画,嫌恶的丢在地上,“这种垃圾也拿来卖钱?”

    鱼薇薇看着她,慢慢说“要么,现在给我捡起来,要么,付十文钱,选一样吧,我今天不想跟你们吵。”

    “什么十文钱?!”吕月西像看怪物一样看她,“你穷疯了吧,这么个破玩意儿要十文?你自己捡吧!”他护着吕红霞,“走吧妹妹,别跟这种不清白的人废话。”

    吕红霞冷哼了一声,临了把掉下去的纱花踩了一脚。

    鱼薇薇看着他们的背影,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快速把纱花全部装了起来,大步跟了上去。

    一路出镇子,吕月西不断的哄着吕红霞,到了镇子外停马车的地方,他扶着吕红霞上了马车,刚说“妹妹,你别生气了,哥改明儿去县城给你带好首饰——”身后就忽然发来一拳,把吕月西打蒙了,眼前直冒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