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10、今天开荤
    “你……你……”吕月西简直目瞪口呆,这还是刚才那个打人勒索的鱼薇薇吗?!

    车里传出吕红霞的声音“差大哥,我大哥没说谎,是她打的人,我这还有一朵她做的纱花,就是证据。”车帘掀起,一朵脏污的纱花递了出来。

    鱼薇薇心里一突。

    她当时把那花随手就丢了,这两个人什么心态啊,捡起来当证据来折腾她!

    吕月西赶紧把花接过,递给那差役,“差大哥你看,这花就是她做的,而且她当时抢了我们不少银子,和我妹妹的发钗,进去一搜您就知道了,那些东西都是证据!”

    差役瞥了他一眼,“我用你教?”

    吕月西僵了一下,讪讪“不敢……不敢……”

    差役转向鱼薇薇“这花是你做的?”

    “嗯。”鱼薇薇怯怯的点头,“我做这个,拿去市集卖,换些银子填补家用的,吕姑娘手里这个,是……当时她把花弄到了地上,又踩了一脚……后来我收了东西回家又遇到了她,她可能觉得过意不去吧,就给了我几文钱,把这花买了……我就在镇子的酒楼对面摆摊,当时好多人看到了的……”

    吕月西瞪着鱼薇薇说“你撒谎!明明是你追上了我和妹妹,又打又骂,还抢了我们东西!”

    “你说的这些……”鱼薇薇依旧怯怯“有人看到吗?”

    吕月西语塞。

    没人!

    当时周围就他们三个人!

    而鱼薇薇在镇子上被他们欺负的时候,却是那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满身是嘴都说不清!

    带头的差役慢慢的看着吕月西“你有人证吗?”

    “我……没……但她当时抢了那么些钱,只要进去一搜——”

    “搜不搜那是县太爷说了算,我只是个办差的,还没这个权利,在这对质都已经这样,我看也不必拿到衙里去,弟兄们,走吧。”差役转身要走。

    吕月西急了“差大哥……别走啊!”

    差役冷巴巴的丢下一句“以后别有事没事就报官,当我们很闲?”然后走了。

    吕月西……

    半晌,他回过头瞪着鱼薇薇。

    鱼薇薇得意的笑“你以为衙门是你家开的吗?”

    “你——”吕月西暴跳,车里,吕红霞喊住他“走,别闹了!”她算是看出来了,这鱼薇薇绝不是个省油的灯,再在这闹也无济于事,以前还真是小看她了!

    吕月西咽下这口气,切齿“你给我等着!”驾着马车走了。

    鱼薇薇冷哼一声,不屑的很,“当本姑娘是软柿子不成?!本姑娘没去找你,你自己送上门,还敢让我等着——”

    ……

    马车里,安静的过分。

    吕月西迟疑了一会儿,低声说“妹妹,你别生气,这个鱼薇薇……”

    “算了。”

    “算了?”吕月西拔高了声音“怎么能算了?!哥一定要好好收拾她,给你报仇!”

    车内吕红霞冷冰冰说“现在县城赵员外的那个订单才是最要紧的,鱼薇薇这里……就当是被狗咬了。”

    吕月西哈哈笑“妹妹说的不错,狗咬你一口,你还能咬回去不成?”

    ……

    鱼薇薇转身回院子,忽然闻到一股焦味,她快步跑进厨房,果然粥糊了。

    “哎……”她叹了口气,把粥还是盛了出来,却只是看着,没动勺子。

    看了一会儿,她抿抿唇,把勺子放下,朝隔壁石大娘家去了。

    石大娘正在给小石头洗裤子,用鱼薇薇听不懂的方言指着小石头恨铁不成钢的说着,看到鱼薇薇站在门口,顿时没了声,手下停下了。

    她还担心鱼薇薇会对她做什么,背脊微僵,有些戒备,不过瞧鱼薇薇脸色不像找麻烦的,暗忖难不成还是来找大林帮她那表哥翻身?

    鱼薇薇说“大娘,你家的鸡卖吗?”

    “呃……”石大娘愣了愣,“你要干什么?”

    “是这样的,您也知道,我表哥受了很严重的伤,要补一补才能好得快,这不今天下雨,在镇上没来得及买,你卖我一只,我给钱。”

    “这样啊。”石大娘暗暗松了一口气,“倒是有只老母鸡……”

    鱼薇薇把钱袋拿出来,数了一百文给她,“您帮我杀了,洗干净,麻烦了。”

    一只老母鸡也就五六十文钱,鱼薇薇这出手大方啊。

    石大娘眼睛一亮,赶忙起身在围裙上擦了手,就把钱收了起来,眉开眼笑着说“没问题,大娘这就去给你杀,顺便再帮你斩成小块,对了,你会做吗?要不要大娘也顺便帮你做了?”

    鱼薇薇笑“不用了。”

    石大娘是个麻利的,鱼薇薇不过是刚回家,掐了苜蓿芽洗好,石大娘就把斩成小块的老母鸡送了过来,用小木盆装着,三四斤的样子。

    鱼薇薇接过来道了谢。

    石大娘站在院子里朝堂屋看着“那真是你表哥啊……”

    鱼薇薇抬头看了她一眼。

    石大娘忙笑着“小石头还一个人在家呢,你先忙,你先忙。”说完快步离开了。

    鱼薇薇心中一笑,看来自己把那个绿衣的长舌妇丢到水里可吓坏了不少人呢。

    不过谁叫她们碎嘴,拿别人的痛处当笑话,活该!

    鱼薇薇转过身做鸡,因为没有油,先挑了略肥的丢进锅里,用木铲翻着,锅中不断发出嗤嗤的声音,炼出不少油后,鱼薇薇才把其余的鸡肉下锅,一边看着火一边翻炒。

    她在来去镇子的路上发现了一些野生的花椒树,就采了一些青花椒回来,正好派上用场。

    放好了盐和花椒,加了两瓢水没过鸡肉,鱼薇薇盖上了锅盖,一边看着火,一边擦洗灶台。

    小半个时辰后,锅中渐渐飘出肉香,鱼薇薇夹了一块尝了一下,皱皱眉,锅中的水都快熬干了,鸡肉却还有些老。

    鱼薇薇嘀咕“到底是老母鸡啊……”然后又加了两瓢水,坐在灶前添柴。

    这只老母鸡炖了一个下午才炖烂了,等出锅的时候,天已经暗了。

    鱼薇薇照例是自己先吃。

    或许真是太久没碰油水了,这鸡肉的味道十分不错,再配上烫过的苜蓿芽,真是吃的人舌头都要吞下去。

    等她吃好收拾了,鱼薇薇端着给江华分出的一份进了房间,对着江华举了举瓷碗“喏,今天开荤哦!”

    江华看着她,他的目光正落在鱼薇薇的嘴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