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11、你扶我
    江华慢吞吞的说“你确定你这只鸡是买来给我补身子的?怎么看也像是为了你自己。”

    鱼薇薇想,难道有油渍?

    可屋中没镜子也看不到,于是飞快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果然有肉屑,她把碗端过去,微眯着眼看他“你顺风耳呀,这么远都能听得到。”

    江华似乎怔了一下,别开眼。

    “我怎么说的重要吗?喏,看看,给你留的都是鸡腿啊翅根啊,还有鸡胸啊,很好啃的地方呢。”鱼薇薇把肉送到他嘴边。

    江华垂着眼,“听起来我要对你感恩戴德。”

    鱼薇薇想那可不是?!

    她觉得这家伙有点讨厌,动也不能动,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硬气个什么?!

    但她今天心情好,便没理会他。

    吃完收拾干净,鱼薇薇又去喊了石大林来,帮江华解决个人问题。

    解决完,走的时候,鱼薇薇叫住了石大林,把早早盛出来的一碗肉交到他手里,“喏,带回去给孩子吃吧。”

    “这不行。”石大林推拒“你表哥受伤了,得好好补,更何况你给了钱的,我怎么能再拿回去?”

    “我这几天还有些事情要麻烦石大哥,所以还请石大哥一定要收下,就当是我提前感谢你了。”

    “还是不行——”

    “那我自己去送。”

    石大林默了一下,把碗接了过去,“我拿回去吧。”他知道,鱼薇薇要去送,他娘肯定会要。

    ……

    第二天天刚亮,石大林就来敲门,“鱼姑娘,你起了吗?”

    鱼薇薇早起了,正在扒拉那菜园子,闻声过去开了门,把早准备好的钱递给他“劳烦石大哥了,帮我买些菜籽,再买两身衣服,男子穿的,就我表哥那个身型,还有板油,和大米……”

    石大林一一记下,点点头“行,”

    送走了石大林,鱼薇薇继续翻地。

    前世她总跟着爷爷在果园子里活动,翻地这种事儿见爷爷做过不少次,只是当时她身娇体弱,只能坐在一旁瞧着,如今这身体虽瘦弱,力气却不小,她找到农具试了几次之后,就掌握了诀窍。

    地大概有半亩那么大,一个上午只翻了一半,中午休息了一阵,下午继续翻。

    不知觉日落西山,石大林站在门口“鱼姑娘,你要的东西买回来了。”

    “好。”鱼薇薇把锄头放下,就要去拿。

    石大林说“我来。”很快把所有东西都拿进来,放到院子里的石头桌子上,把剩下的钱也交给了鱼薇薇。

    鱼薇薇也没数,就揣进了随身的小腰包里,这是她昨晚睡不着拿碎布做的,“石大哥,喝口水吧。”

    石大林接过碗,瞥了一眼菜地,“你这是……要种菜?”

    “是啊,现在是春天,种下去半个多月,有的菜就能吃了,我明天就种……对了,石大哥,你帮我买的什么菜籽儿?”

    石大林忽然表情很古怪。

    鱼薇薇知道石大林肯定是觉得她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所以才这幅表情,但她现在就是鱼薇薇,也没什么可心虚的。

    “鱼姑娘,那个菜……不然你过两天再种吧。”

    鱼薇薇愣了下“怎么了?”

    石大林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你以前也让我帮忙买过……菜籽,是用来装枕头的,所以我以为……这次你也是要那个……”

    这里的人喜欢用隔年的菜籽装枕头,而隔年的菜籽又怎么能种出菜来。

    “……”鱼薇薇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微笑着说“没事没事,我正好有些纱花还没卖掉,等去摆摊的时候再买吧。”

    石大林十分不好意思,“那我把钱——”

    “不用了,这些菜籽我装了枕头就好,没事的。”

    石大林走后,鱼薇薇把那包菜籽打开,好家伙,有小半袋子,但多是碎渣,也只能装了枕头了,板油和大米倒是买对了,但那衣服么……还真的就是两件衣服,外衣,颜色还是乌漆嘛黑的,至于菜,就是两颗大白菜,快有鱼薇薇腰那么粗的大白菜。

    男人啊,果然花钱的时候总是一根筋。

    不过,有白菜总比一直吃苜蓿好,她感觉她再吃几顿苜蓿,就要变成兔子了!

    有了板油,晚上鱼薇薇就做了白菜炒鸡蛋,蒸了米饭。

    吃完饭,鱼薇薇烧水洗了澡,又把衣服洗干净,连今天石大林买来的那两身男人的衣服也没放过,洗好挂起来才回自己屋,却没睡,而是把小腰包拿出来,点了点里面钱。

    “三十五、三十六……八十……还有不到一百文了!”鱼薇薇叹了口气,果然这钱是真不禁花啊。

    看来明天又得去卖花了。

    鱼薇薇打了个秀气的哈欠,翻身,睡觉。

    ……

    半夜,天上轰隆一声响,打雷了!

    鱼薇薇被惊醒,连忙下炕穿鞋,去把昨晚洗的衣服都收了进来,果然不一会儿就下起了雨,雨势还不小。

    鱼薇薇趴在窗户那看着,知道今天又出不了门了,索性倒在炕上,呼呼的睡了起来。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一阵又厚又重的闷响,像是打雷又不像。

    一开始只以为是做梦,最近又累的厉害,鱼薇薇翻身继续睡。

    可那声音却不依不饶,一下又一下的想,鱼薇薇不胜其烦,猛然坐起身来,这才发现不是打雷,而是墙在响。

    是江华?

    鱼薇薇揉着眼睛出去,这会儿雨势已经小了许多,鱼薇薇走在廊下避着雨,跳进了江华房间,“怎么了?”

    江华下巴点了点。

    鱼薇薇顺着方向一看——滴答、滴答、滴答,这屋子竟然漏雨了,而且正好就是床那个位置。

    鱼薇薇错愕“我那边没漏啊,怎么你这边漏了?”她赶紧拿了个盆,想接水,却发现盆没地儿放。

    江华说“没用,好几处在漏,这屋子住不了了。”

    院子里三间能住人的房子,鱼薇薇住一间,一间是鱼家父母的,另外一间就是这间,原本是鱼薇薇弟弟的房间,现在这间房漏雨,那就只能搬到鱼薇薇父母那间。

    鱼薇薇抬手就要去提江华的腰带。

    江华皱眉“你扶我。”

    他又不是麻袋!

    “你能走吗?”她瞪大眼。

    江华说“我只伤了一条腿,你说我能不能走?”事实上如果他想,他要离开也是轻而易举的,只是他受了伤,离开反倒没法养伤,而待在这里就不同了,至少吃喝上,鱼薇薇还算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