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14、生意
    鱼薇薇回过头,就见一个小丫头从马车里探出身子朝她挥手“姐姐——”

    却是那天给她开张的那个小姑娘。

    马车停下,车里传来妇人责备和小丫头撒娇求饶的声音。

    鱼薇薇喊来小二付了钱,走到外面的时候,那妇人抱着孩子下了马车,“小孩子家不懂事,打扰姑娘吃饭了吧?”

    “没,我已经吃完了。”

    小女孩拉着鱼薇薇的手摇晃,“姐姐,你今天也是来卖花的吗?还有没有了?”

    妇人说“是这样的,上次的那两对花她很喜欢,却不小心弄丢了,后来一直央着我来买……这几日我让家人出来寻,都不见姑娘,还以为买不到了呢,哪知就在这儿遇到姑娘了。”

    鱼薇薇笑着说“这样啊,今天的花儿还剩下些,都是新样子,我拿给您看看。”

    她拿了几朵娇嫩好看的出来,妇人大方的很,选了十几对,又说“这是端午节的五彩绳吧。”

    “是呢,只剩三根了,您买的多,每根算您八文钱。”

    妇人笑说“姑娘好会做生意。”然后把花儿和绳子收起来,让下人拿了钱给鱼薇薇。

    鱼薇薇喜出望外。

    小丫头一开始还很高兴,可高兴着高兴着就皱起了鼻子,“娘亲,我只有一个脑袋,你买这么多花……还有彩绳……不是都买给我的吧?”

    “小小年纪就会吃醋。”夫人笑着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小丫头气鼓鼓的说“我怎么吃醋了,上次那两朵花就是他们弄坏的,凭什么还要买了分给她们!”

    “好啦,都是自家的兄弟姐妹。”妇人温柔中带着几分无奈。

    小丫头鼓着嘴,却没再说。

    妇人对鱼薇薇笑着说“让姑娘见笑了。”

    “小孩子嘛,正常。”

    妇人又说“家中孩子多,这彩绳不够,姑娘可接单子吗?”

    “当然,夫人需要多少根?”

    “三十根吧。”

    鱼薇薇明显愣了一下,看她穿着就知道是大户人家出身。大户人家么,家大业大是一方面,妻妾成群也是一方面,孩子自然也多,可三十根?什么人啊这么能生。

    不过这也与她没啥关系,说“可以,今晚就能做好。”

    妇人点点头“那我明早让家人来取。”他身后的下人递给鱼薇薇一吊钱,妇人说“这是定钱。”

    “好。”

    小丫头嘟着嘴被妇人抱上了马车,鱼薇薇赶紧去买了彩线和纱,买完材料还剩下七百多文钱,鱼薇薇又去了菜市场,买了两只猪脚花了一百文,又买了些青菜和葱,还买了菜籽和面,对了,家里鸡蛋也没有了,她于是又买了鸡蛋,腰包里就只剩下二百多文钱了。

    本来她还想给自己买身衣服的,可看着那二百多文钱,她哪儿舍得?

    最后叹口气,用二百文买了一点板油和盐。

    等回到家,太阳已经西斜。

    鱼薇薇把猪脚洗干净了炖在锅里,乘着天亮,又赶紧把买来的菜籽撒在地里,洗了手,回厨房去和面。

    饭做好的时候,太阳也下了山。

    鱼薇薇这一天累坏了,啃了一根猪蹄吃了一碗面,端着剩下的猪蹄和面送到了江华那间房。

    “今天加餐!”

    鱼薇薇把饭先放在小几上,转身拿了一张长条形的炕上桌,摆在江华腿面上,才把饭和筷子放上去。

    这张长条桌是鱼薇薇自己找了木板钉的,还包了粗布,就是为了江华吃饭方便。

    江华拿起筷子,说“今天又有钱了?”

    “卖了点纱花,但都花光了。”鱼薇薇皱着眉,钱啊,赚的艰难,花的这么快!一千多文钱,买了一小篓子东西,就花光光了。

    不过好在还有个订单,今晚有得忙了。

    三十根手绳对鱼薇薇来说并不多,一晚上怎么也编出来了,只是晚上的光线太暗了,速度难免打了折扣,到了午夜,村里连狗吠都听不到的时候,鱼薇薇还差八根,脖子也酸的厉害,有些坐不住了。

    可想起收了定钱,鱼薇薇还是忍着继续编。

    一直编到大约晚上一点多,鱼薇薇终于做完了,立即倒头就睡。

    她问过石大林,石大林最近这几天每天早上天一亮就要去镇上办事,所以第二天一早鱼薇薇就起来,蹭到了石大林的车。

    来交易的还是昨天的那个下人,拿了东西后,大方的给了鱼薇薇剩下的钱。

    鱼薇薇揣着那二百文,深深吸了口气。

    你大爷的,赚钱太难了!

    ……

    县城赵府

    吕红霞由婆子引着进了中庭。

    几个孩子玩闹着扑过来,有一个还撞到了吕红霞身上。

    “哎呦,小祖宗们,小心着点。”婆子低呼了一声,赶紧把那孩子扶住,问“吕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吕红霞温和的笑着,眼光扫过孩子头上的纱花,“这花看起来很不错。”

    “是夫人在西丰镇买的,还有这手绳,这不快端午了嘛,夫人买来给孩子们讨个好彩头。”婆子一边走一边说“都是一个人做的,做工好,样子也新,价格却只是那金缕阁的零头,所以夫人买了好些。”

    吕红霞微笑着听着,不时附和一两句夫人眼光真好。

    西丰镇……不就是鱼薇薇摆摊的那个镇子吗?

    ……

    鱼薇薇虽然累得够呛,但想起瘪瘪的荷包,最终暗暗叹了口气,把昨晚做的几只纱花摆了起来,又找了个石墩坐在摊子后面,用剩下的彩线继续编手绳。

    到下午的时候,摊子上的纱花被买光了,现场编的手绳也没剩下一个,鱼薇薇一数腰包里的钱,居然又有四百文了,而彩线和纱还剩下不少,顿时眉开眼笑,一扫阴霾。

    晚上回到家后,胡乱做了点饭,就又去编绳子。

    这些五彩绳比纱花好卖一些,但只有端午前才好卖,过了就没人要了,所以鱼薇薇加班加点,想在端午前多编一些,能多卖点钱。

    第二天一早,鱼薇薇又上了镇子上。

    这一次,她才刚摆上摊子,就来了个矮胖的中年男人,“丫头,你这绳多少钱一个?”

    鱼薇薇说“一根十文钱,买的多有优惠的。”

    “怎么个优惠法?”

    “买一根是十文,两根十六文。”

    男人看起来穿的倒是干净,低头看绳子,一个个拿起比较着,鱼薇薇心想难道又是大客户?

    看了半晌,男人说“我是县城开杂货店的,瞧你这东西不错,能不能定一批,我好拿去卖?”

    鱼薇薇愣了一下,喜笑颜开“当然可以啊,你要定多少?”

    “就……五百根吧,但要五月初一就交货,你也知道,端午快到了。”

    鱼薇薇忙不迭的点头,“没问题,你定的多,每根我算你七文钱。”

    男人粗粗的眉毛掀了一下,“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