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16、做轮椅
    江华看了一眼,没言语。

    鱼薇薇把菜地浇了水,又回厨房做饭,刚做好,就听江华在屋里喊“你过来——”

    鱼薇薇应了一声,在围裙上擦手,走进屋的时候,看到江华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床上。

    江华说“扶我出去。”

    “哦。”鱼薇薇说着,走上前要扶他,又收回手,“我帮你把头发弄好吧。”

    鱼薇薇第一眼看到那身衣服,就觉得江华穿着肯定好看,果然,衣服很合身,颜色也漂亮,就是因为他手脚不便,头发随意绑了垂在身后,怎么看怎么别扭。

    原谅她吧,强迫症又犯了。

    江华抬眸,看了她一眼,眼底有些怀疑。

    说实在的,披头散发你以为江华乐意吗?早就受不了了,只是那天逗着鱼薇薇帮自己换衣服之后,江华就不喜欢贴身的事情再麻烦鱼薇薇,因为鱼薇薇当时的眼神实在是……让他不舒坦。

    鱼薇薇说“不会把你头发拔掉的,相信我吧。”说着也不管他什么反应,站在他身旁,把江华的头发拎了起来。

    江华来不及阻止,索性闭嘴了。

    片刻后,鱼薇薇拿来铜镜,“喏,看看吧。”

    江华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鱼薇薇的手很巧,把他的头发挽的十分整齐,用了同色的发带绑好固定在头顶上,发带很长,垂在他脑后,倒显得整个人柔和了几分,有些翩翩公子的感觉。

    “走吧。”鱼薇薇说着,扶了他到院子里,放在杏树下。把饭端过来。

    今天做的是烧茄子和白菜炒鸡蛋,还蒸了甜甜的糯米红糖糕。

    江华动作优雅的进食,不紧也不慢。

    一直吃完饭,鱼薇薇把碗筷收拾了,问“我明天去北村找木匠给你做椅子,你……想出去透透气吗?”

    江华本来闭着眼假寐,闻言看着她。

    “要去吗?我可以雇石大哥的牛车一天,他拉着我们过去。”

    牛车。

    江华皱眉,想都没想“不去。”

    鱼薇薇撇撇嘴,“那好吧。不去算了,我自己去。”转身走的时候,小声嘀咕“臭毛病,牛车有什么不好,没牛车,你想去哪只能爬着去,还嫌弃……不去算了,自己个儿在院子里闷着吧!”

    那声音不大不小,江华听到了,瞥她一眼后,收回视线。

    要说鱼薇薇,聪明的时候真是十分聪明,她竟然看得出江华窝在家里心情烦躁,可她笨的时候那也是相当的笨,他江华看起来像是会坐在牛车上出去的人?

    笑话!

    第二天,鱼薇薇起了个大早,打了荷包蛋做早饭,刚端进去给江华,门外就传来石大林的声音“鱼姑娘,你好了没?”

    鱼薇薇大声回“好了,马上!”

    江华问“你自己去,也需要雇他的牛车?”

    “嗯。”鱼薇薇随口应和,把筷子摆在他的碗上,“石大哥说那边的路不好走,所以陪我一道去。”

    说完快速的离开他的房间。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鱼薇薇的声音,“石大哥还没吃早饭吧?我打了荷包蛋,做的多,来吃点。”

    石大林说“哎……好。”

    “……”

    房间里,江华看着碗里的荷包蛋,忽然没了食欲。

    吃完早饭,鱼薇薇和石大林就出发了。

    这南北二村,南村靠水,多是渔民,北村靠山,多是木匠,只是鱼薇薇对北村木匠的手艺并不了解,就问了石大林。

    石大林思忖了一下,“找那个姓韩的老木匠准没错。”

    鱼薇薇点点头。

    从南村到北村,要走十几里山路,就算赶着牛车也走了一个个多时辰,到的时候正是上午。

    石大林找人问了路,把车赶到了韩木匠家门口。

    “有人吗?”鱼薇薇下车走进去。

    院子朴素,却十分干净,有个瘦小的老头儿拿着刨子正在推木头,闻言回头瞧“你们找谁?”

    鱼薇薇微笑着“老人家可是韩木匠?”

    “是我。”

    “我想找您做点东西。”鱼薇薇把昨晚她画好的图递过去,对制作轮椅,她并不懂,图也画的简单,递过去的时候还解释了一番,“家中兄长腿受伤了,行走不便,所以希望这个椅子可以代步,能推着走……”

    韩木匠哦了一声,“椅子一两银子一把,先交定钱五百文,过十天来取,再交剩下的。”

    “要十天?”鱼薇薇愣了一下。

    “你要的这东西比一般的家具精细的多,时间上也要多点,我尽量快些。”

    “好吧。”鱼薇薇拿了五百文递给老木匠,正在这时,院外进来一个人。

    “吆,姑父,你有活儿了呀?”

    吕月西!

    鱼薇薇深深吸了口气,来的时候就想着,吕家也是北村的,说不准会遇到,要遇到了怎么办,没想到还真碰上了,更巧的是韩木匠是他姑父?

    韩木匠没理会他,把钱收好。

    吕月西微笑着转过头,看到鱼薇薇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僵住,脚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上次被鱼薇薇揍的情形如在眼前,这个女人,远不是她表面上表现的那么柔弱。

    鱼薇薇笑了,温温柔柔的“原来是你,还想着怎么找你呢,你就自己出现了。”

    “你找我干什么?!”吕月西脸色难看的瞪着她,“这可是北村,我的地盘,你要是敢动手我可不会怕你!”

    “我这么个柔弱女子,哪敢跟你动手?我找你,是有些事情要和你好好商量解决。”

    不知何时,门外围了几个看热闹的。

    有人帮嘴说“你们都退婚了,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有什么好商量解决的?”

    “就是,婚书不是都作废了吗,你别是还不想退婚,又来纠缠我们月西吧。”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娃儿,这家祖宗是遭了什么孽啊,生出这么个辱家门的孽障。”

    难听的话一句句接踵而来,吕月西得意的看着鱼薇薇“你赶紧走吧,免得人家说我们欺负你。”

    “你们这些人——”石大林听不下去了,“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人家鱼姑娘和吕家的事情,与你们有什么相干?!”

    立即就有人接了话茬,“我们是吕家本家的人,一笔写不出两个吕字,怎么就没相干了?倒是你,一口一个鱼姑娘,这丫头跟你有什么相干?”

    “在她家抓到的那个男人不会就是你吧?!”

    “不是,上次退婚我也跟着去了,这个好像是鱼家的邻居,姓石的。”

    “你这丫头可真是……够不检点的,家里藏着一个男人,现在又跟另外一个勾搭上了,你爹娘要是还活着,估计都得气的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