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20、以后有这种事情,你告诉我,我去做
    鱼薇薇说“真没想到在这还能碰到你们。”

    姑娘甲说“你忘啦,我们跟你说过,我们表姐妹本来就是北村的,你最近怎么没去集上卖花?我们还想再买几对呢。”

    “最近忙,没时间去集上,你们想要的话,过两天去,我做了新花样。”

    “好……你做的花特别漂亮,连我娘都喜欢,你能不能做点素色的,就是……稳重点的,适合我娘那个岁数戴的?”

    “没问题。”

    “对啦——”姑娘乙神秘兮兮的问,“你……上次说的是不是真的啊?”

    “什么是不是真的?”

    “就、就、吕月西不能……那件事!”姑娘乙压低了声音,“不瞒你说,吕家找了人给我堂姐和吕月西说亲,如果吕月西真的不能……那个……我可得早点告诉我堂姐。”

    鱼薇薇那天跟她们说,原本是想流言散在北村,她再找机会煽风点火一番,让吕月西也尝尝被人泼脏水的滋味,万万没想到遇到的人竟然和吕月西有这样的关系,这老天爷都要帮她呀!

    她当即叹了口气,垂下眼帘,“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有假?当初我亲耳听到县城的大夫说的,我有个表哥家中世代行医,尤其是对……治疗那种病情很有经验,我就拖人传了书信,请他前来,想要为吕月西看病,哪知道他一听就翻脸了,说我不要脸……”说着说着,鱼薇薇抹着眼泪,啜泣着,“我只是为他好啊,想着成了亲,能好好的过日子,可是他……他乘着我表哥落了水,找到我家来,非说我不清白……呜呜……”

    姑娘甲连忙安慰“鱼姑娘你别哭,来。”还递了帕子给鱼薇薇擦眼泪。

    姑娘乙更是义愤填膺“这种混蛋——简直就是个人渣,我要告诉叔伯,千万不能把堂姐嫁给他!哎,也就是鱼姑娘你心善,被吕家欺负成那样,都不把这些让他难堪的事情说出来,他倒好,得了那样的病还要祸害我堂姐——”

    看着还在哭诉的鱼薇薇和不断安慰的两个姑娘,石大林嘴角抽了抽,没打扰她,直接去了韩木匠家门口等着。

    不一会儿,鱼薇薇也来了,瞧见石大林一愣,“石大哥,你怎么……”

    “估摸着你来取椅子,怕你自己拿不回去,所以就来了。”

    “呃……谢谢了。”鱼薇薇感激的说。

    韩木匠从屋子里走出来,脖子上挂了个毛巾,“来了?东西在那儿。”

    鱼薇薇走到韩木匠指的地方,只看了一眼,就满意的说道“特别好,就是我要的样子!”

    鱼薇薇没有见过木制的轮椅,但韩木匠这椅子做的精细,靠背的地方稍微高一些,让推的人很方便,靠背后面还坐了个小斗,能放东西。

    韩木匠没说话,就看着鱼薇薇。

    鱼薇薇赶紧把剩下的五百文给他,“麻烦您了,韩大叔,以后要有什么需要的我还找您。”

    韩木匠嗯了一声。

    鱼薇薇把轮椅拿到牛车上,招呼石大林,“石大哥,走吧。”

    回去的路上,石大林忍了好几次,终于是没忍住“吕月西真的……有病?”

    鱼薇薇愣了一下,“你你你、你听到了?”

    “嗯。”

    看着他那张木讷的脸,鱼薇薇做不到满嘴瞎话,咳嗽一声,说“我瞎编的……”

    “……”石大林沉默半晌,说“女孩子家,瞎编也不该瞎编这个……”说完很快又说,“以后有这种事情,你告诉我,我去做。”

    鱼薇薇感激的说“谢谢你了石大哥,可这终归是我自己的事情,怎么好意思——”

    “没啥不好意思的,都是邻居,应该的。”

    鱼薇薇含糊的应了一声,一路无话。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鱼薇薇跳下车,“我自己带回去吧。”说着就把椅子拿下去,推着往家走。

    石大娘不喜欢石大林老帮她忙,而石大林人很好,她实在是不想让他为难。

    一进家门,鱼薇薇就兴冲冲的喊“江华、江华——你快看这是什么!”

    江华撑着扁担,从屋子里出来,微微愣了一下。

    鱼薇薇把椅子推过去,“你快试试,快呀。”

    见他不动,索性把轮椅摆好,过去扶他,等他坐稳,鱼薇薇推着在院内走了好几圈,才笑眯眯的问“怎么样,这个椅子还不错吧?”

    江华点了点头“还可以。”

    “以后你出门就方便了!”鱼薇薇推着他来来回回走了两三圈,眉眼带笑。

    江华失笑“你这样子,倒像是你自己得了什么宝贝一样。”

    “那当然!”鱼薇薇蹲在他的椅子面前,“你能出去了,就能帮我去给王员外家的小姐看病,银子啊!”

    江华这次没变脸,笑意还深了些。

    然后鱼薇薇就呆住了,愣愣的说“你……你笑起来特别好看,以后别老板着脸。”

    话一说完,她忽然红了脸,站起身“我去做饭。”跑进了厨房的时候,眼角余光看到水缸倒映出她红彤彤的脸。

    她心里暗戳戳的想,或许她对他这么好,真的是垂涎他的美色!

    不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也没什么可丢脸吧?

    ……

    第二天,鱼薇薇起来的时候,江华正坐在院子的杏树下,手里还拿着一颗绿茸茸的杏子。

    “你今天这么早啊。”鱼薇薇打了个小哈欠。

    “嗯。”江华把一颗绿杏子丢过来,“吃过吗?”

    “酸的很。”鱼薇薇皱着鼻子,又丢回给他“你什么爱好啊,喜欢吃这个,人都说,孕妇怀男胎才喜欢吃酸的。”

    江华面不改色的丢进嘴里,没接茬,“今天我跟你去镇上。”

    “先不要。”

    “怎么?不是一直念叨着吗?”

    鱼薇薇说“我今天去卖花,然后换点钱,给你再买身衣服,至少有点神医的气派,哎呀,反正已经拖了这么多天了,也不在乎这一天两天的,我都不急了,你急什么啊!”

    “……”江华眼角抽了抽。

    他当然急!

    腿上的伤恢复缓慢,是因为一直没用药,鱼薇薇那点钱只够吃饱饭,哪够买药?他怕再耽误下去自己就成了瘸子!

    可看鱼薇薇这个样子……江华心里叹了口气,罢了,多等一天就一天吧。

    鱼薇薇自己去了集市,柴贵虎就等在她常摆摊的摊位前,数目点好后,就把剩下的一两又一百文钱交给了她,“五月二十五号你再到镇上来,可能还有东西要你做。”

    鱼薇薇连连点头“好、好,对了大叔,你在县城开杂货店,你店里有卖银丝吗?”

    ------题外话------

    最近真的好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