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22、帮你那是看得起你
    柴贵虎把纱花送去了吕家,交给吕红霞,“那丫头说,想做点新花样,但是镇上的杂货铺买不到材料,想去县城——”

    吕红霞拿纱花的手一顿,抬眸“你怎么说的?”

    “我就跟她说,别跟我抢生意,县城她也混不下去,怎么样,霞霞,这样说没错吧?!”

    吕红霞说“下次见的时候你就问她要什么材料,记下了,我去县城的时候带一些回来就是。”

    “还是霞霞聪明,那丫头手艺好着呢,要是做出新花样,我们拿去金缕阁,又是翻倍的赚——”

    正说着,吕月西气冲冲的从外面回来,停在院内的桌前要喝水,却发现壶里空空的,大喊“娘——水呢?每天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做,连一壶水都准备不好!”

    柴贵香赶忙跑过来,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把厨房的茶壶提来,“刚烧的,还没晾……”

    吕月西一碰“烫死我了,你说你都能干点什么?!”

    柴贵香脸色有些不好,但不敢多说,连忙把水拿起来,“我给你涮下,涮两下就能喝了。”

    看着柴贵香略胖的背影,吕月西厌烦的别开了眼。

    柴贵虎欲言又止“月西……你怎么了?”

    吕月西不耐烦的说“和你有关系吗?你一天这么游手好闲的,我就是告诉你,你还能帮上我忙不成?”

    柴贵虎脸上挂不住,索性走了。

    吕红霞淡淡的问“怎么了,说话这么冲。”

    吕月西很烦,但到底是对着吕红霞,口气收敛了不少,说“也没什么,就是些不入耳的流言罢了。”

    “既然不是什么要紧的,就别太在意,心思还是要放在赵员外介绍的那个单子上。”

    “我知道,赵员外介绍的那是金缕阁的老板,也是有头面的,这一单要是真的做成,少说也是五十两银子,咱们家这几年真是多亏了你,银子是越赚越多了……也不知道县城的那些人是怎么挣钱的,出手这么大方,搞得我都想搬去县城住了。”

    吕红霞皱了皱眉,“才赚了多少钱就想搬去县城,你知不知道在那里,喘口气都是要花钱的?”

    吕月西忙说“我就是说说,霞儿,你别生气。”

    吕红霞没理会他,起身进了屋。

    吕月西进了厨房找水喝,还没端起来,就听到外面有人喊“吕大郎在吗?”

    吕月西赶紧放下水出来赔笑说“原来是村长来了,我爹出去了,还没回来呢,您要不先坐,我去找找他。”

    “不用了,你在也行。”村长是个四十多岁的瘦老头,坐在院子里的圆木凳上,看着吕月西,“月西啊,你和小娥的那事还是算了吧。”

    “村长!”吕月西急忙说“是聘礼不够好吗?我再挑好的备给您……”

    “和那没关系,退了吧,就当是老汉对不起你们吕家。”

    “村长,那些只是流言,我不是……我身体好得很,真的,只要你把爱娥嫁给我,保准让您一年就抱上外孙——”

    黄村长只有黄爱娥一个女儿,原本是想招赘,实在没个合适人选,女儿的年纪也越晃越大,正好吕家这几年日子风生水起,黄村长就惦记上吕月西了,当时吕月西还有鱼薇薇那个婚约。

    鱼家父母失踪后,吕月西自然也是不想履行婚约的,黄村长只是暗示了一下,吕家立刻就闹到鱼薇薇家里退了婚,之后不过几日,就开始和黄家走三媒六聘了。

    黄家的院子,地,还有村口的那两排树,最后都要落在黄爱娥这个女儿的身上,等于谁娶了村长女儿,谁就得了那些财产,吕月西怎么舍得放手?

    可世上的事情,好多都是能试的,唯有男婚女嫁不能试,万一吕月西真的不能人道,黄村长岂不是把自己女儿害惨了?

    黄村长一双三角眼看着吕月西,带着某种鄙夷,“话我搁这儿了,等会就让人把东西抬了送过来……我和你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不想把事情搞得太难看,所以没让媒人来,我自己过来说了,两家以后还能来往,否则把那些事情抖出来,你我都不好看。”

    说完,村长起身就走了。

    吕月西追出去,“村长您听我解释啊,真没那事,真的……”

    村长说“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回去吧。”

    吕月西看着村长那驼背的身影越走越远,咬牙切齿,到底是谁,竟然传这种流言!

    ……

    南村里,鱼薇薇猛然打了好几个喷嚏,瞥了江华那间房一眼,鱼薇薇想着,肯定是这个家伙在偷骂她!

    然而这件事情到底……她还是有些理亏的,便去把他那一身淡蓝色的袍子找了来,洗的干干净净挂了起来。

    现在已经五月底,气温渐暖,早起的时候,衣服已经干了。

    鱼薇薇拿了来,走进江华房内递给他,“先穿这个。”

    江华没接,看着她。

    鱼薇薇就把衣服放在一旁的小几上。

    江华说“出去!”

    鱼薇薇切齿“好吧我说话不算数的确是不对,可是我也不是故意的呀,平时倒是瞧你什么都淡淡的不在乎,怎么在这件事情上这么小心眼——你别是又要赖着不去帮那王员外家的小姐看病了吧?天呢你这个男人也太难搞了!”

    “我要换衣服,你不出去,还打算看着不成?”江华说。

    “……”

    鱼薇薇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呃……那我出去了。”

    她离开,并且关上了房门。

    正当江华宽了中衣的带子,露出半边肩膀的时候,窗口露出鱼薇薇半边脑袋。

    她的眼睛亮的有点过分,“要我帮你吗?”

    江华微皱着眉头,手腕一动,只听嗖的一声,金线扯住撑着窗户的木楞——

    啪!

    窗户在鱼薇薇面前拍上,要不是鱼薇薇躲得快,鼻子差点被拍到。

    她摸了摸鼻子,悻悻说“帮你那是看得起你,要是旁人,我还不定帮不帮呢!”

    江华额角的青筋抽了抽。

    穿戴整齐,吃了早饭,鱼薇薇江华两人就出发了。

    怕江华看到那身新衣服又想起她说话不算数的事,鱼薇薇穿的是那身淡绿色的衣裳,头发绑了个圆髻。

    因为没有脚力,也不想麻烦石大林,鱼薇薇只好自己推着江华走。

    六七里的路程,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路还坑洼不平,平时鱼薇薇自己走的时候不觉得艰难,如今推着江华就有些难受,等到了镇上,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天也已经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