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23、你倒是信得过我
    鱼薇薇问“我肚子饿了……你想吃点什么,我们先吃东西再去王员外家。”为了避开村里人和石大林,她出门早,也没来得及做早饭。

    江华说“你看着买。”

    “哦。”

    鱼薇薇就去不远处的包子摊位上买了五个大包子,三个肉馅两个菜馅儿的,自己留了一个肉馅一个菜馅儿,其他的都给了江华。

    江华说“你吃就好。”

    鱼薇薇说“你不吃?不吃算了。”她把那三个包子都用油纸包起来,放进轮椅背后那个小斗,说“留着当午餐。”

    又看着江华说“这可是我最后的钱,接下来就全靠你了,你可得给力点,一定要治好那王家小姐的病,拿到悬赏的银子,否则我们就要饿肚子。”

    江华嘴角抽搐了一下,半晌“你倒是信得过我。”真不知道该说她天真还是单蠢!

    鱼薇薇笑的讪讪的,“我也不想这样……都是意外……你真不吃吗?”

    鱼薇薇扯了一块嫩白的包子皮喂进嘴里,她吃相倒是秀气,低垂着头,动作也没有很难看。

    江华没吭声。

    光是这大庭广众的环境,就叫他倒尽胃口,怎么吃?

    他这样,搞得鱼薇薇也没啥胃口,只吃了一个包子就吃不下去了,只好推着他寻王员外的家,一边心里偷偷骂他矫情!

    西丰镇上的王员外,是个做粮食生意的商人,因为铺子大,被镇上人叫成了员外。

    镇子不大,鱼薇薇边走边问路,很快就找到了王员外的家,只是……

    鱼薇薇抿了抿唇瓣,瞪着门楼上挂着的大白花,喃喃说“他们家……办了丧事啊……”

    江华的口气淡淡的“花很新,就是这两天的事情。”

    鱼薇薇深吸口气,不理他,上前叩了叩门环,却没有人应声,鱼薇薇不死心,一遍遍的叩,终于,有个半百的老人前来开门,“你们找谁?”

    鱼薇薇露出微笑“我听说您家的小姐得了急病求医,正好我表哥医术超群,所以我们——”

    “神医!”老人忽然浑身一抖,瞪着眼睛看着鱼薇薇,好像饿了好久的人看到了食物一样,一把抓住鱼薇薇的胳膊,“你们是神医,神医——”

    鱼薇薇吓了一跳,“您别急,带我们去见你家小姐——我表哥医术特别好,肯定会救活她!”

    “好、好、走——”他拉着鱼薇薇就往外走。

    鱼薇薇急忙说“老人家,你走错了吧?”

    老人健步如飞,一边跑一边说“没错、没错、我们赶紧去救明明,赶紧——”

    “可是——”鱼薇薇看到江华的手指动了一下,然后老人忽然松开了鱼薇薇,因为冲劲太大,栽倒在地。

    鱼薇薇赶紧去扶他“老人家,你没事吧?”老人俯在地上,口中却还喃喃“神医、神医、救明明、救明明——”

    这时门内又跑出一个年轻人,飞一样冲过去,“爹!快起来!”年轻人满脸歉意的看着鱼薇薇,“对不起啊,我爹受了刺激,精神有些失常,没吓着姑娘吧?”

    “没……”鱼薇薇愣愣的说“你家小姐……”

    年轻人长叹了口气,“那是家妹,前几天就过世了,爹很疼爱妹妹,非拦着不让妹妹下葬,可人死了就得入土为安啊,昨天我便悄悄将妹妹下葬了……爹知道后,忽然厥了过去,再醒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逢人就叫神医,要拖着去妹妹的墓地……”

    “呃……为什么要拖着去墓地?”

    年轻人说“爹说妹妹没死,只要有神医来,就要把妹妹挖出来,一定可以救活。”

    鱼薇薇僵在当场,半晌才说,“那……打扰了,节哀……”

    年轻人一边叹着气,一边扶着老人进去了。

    鱼薇薇也想叹气,可她更想哭。

    为那个年轻的生命就这么中断哭泣,也为自己的荷包。

    江华说“不走,还等在这里打算去挖坟不成?”

    鱼薇薇瞪了江华一眼。

    江华不理她,已经自己转过轮椅,往前走去,鱼薇薇待那儿半晌,还是追了上去。

    ……

    看病赚钱的希望落空,鱼薇薇情绪有些低落,推着江华走过成衣铺子的时候,那伙计看到了鱼薇薇,嘴巴一咧,露出满口白牙。

    鱼薇薇心里越窝火了。

    都怪自己,才赚了几个子儿,竟然飘了,连二两银子的衣服都舍得买,吃饱喝足不比穿衣服要紧啊,现在怎么办!

    路边来去的行人都在冲着他们看,鱼薇薇知道都是江华这张脸惹的,她忽然恶意的想,他这张脸这么招人,她是不是该把他卖了换钱花?

    这想法一出,她就在心里哀嚎了一声。

    天呢鱼薇薇,你现在已经到了如此丧心病狂的份上了吗?

    “鱼薇薇。”江华忽然出声。

    鱼薇薇恶声恶气的说“喊我干嘛?我很烦,不想聊天,你最好是有什么要紧事。”思来想去,她赚的钱可是有一大部分都是花在了江华的身上,要不是江华,自己也不至于过的这么捉襟见肘!

    江华说“前面有人在看你。”

    鱼薇薇皱眉,抬眸一看,竟然是那个买了她三十根手绳的妇人,正抱着小女孩儿冲她笑,“鱼姑娘。”

    这妇人温柔婉约,看着就让人如沐春风,鱼薇薇觉得自己心里的郁猝也一扫而空了,笑着说“夫人又带小丫头出来玩呀。”

    “是啊。”夫人点点头,说“镇上的酒楼是我家产业,如今老爷病着,巡视的事儿就落到了我头上,所以隔一段时间就过来西丰镇一次,这位是……”夫人看向江华,饶是她这个岁数,还是禁不住眼前一亮。

    鱼薇薇说“他是我表哥。”

    “他就是你表哥?我听人说,你表哥医术极好,不知道能不能劳烦他去趟县城,帮我家老爷看看?我家老爷已经病了一个来月了,看了几个大夫都不见好。”

    鱼薇薇愣住了。

    “鱼姑娘?”妇人唤她。

    鱼薇薇赶忙回神,“当然可以,可是去县城路途遥远……”

    “我明儿一早让家人驾着马车去接你们。”

    妇人问了她家的住址,又提前道了谢,一直到妇人离开,鱼薇薇都云里雾里的在飘。

    “这可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鱼薇薇乐呵呵的说。

    江华口气依旧淡淡的“你还会作诗?”

    鱼薇薇哼一声“我这不是作诗,只是背诗,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反正我会的事情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