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24、诊金一百两
    第二天,鱼薇薇天没亮就起床做早饭。

    江华自己推着轮椅出来的时候,鱼薇薇正把胡辣汤和煮鸡蛋放在杏树下的桌上。

    “去县城,光路上就要两个多时辰,你多吃点。”鱼薇薇把筷子摆好,自己坐另外一边剥鸡蛋。

    江华没应声,沉默的进食。

    吃完饭,鱼薇薇把锅碗洗了,又去给菜地浇了水,才回屋把自己拾掇了一遍。

    她把那身紫萝襦裙换上,头发梳了个叠环髻,素银簪子插在发髻的根部起固定作用,两边的叠环上绑了紫纱做的发带。

    她站在院子的水缸前照了好一会儿,转身看着杏树下的江华,“我就说这身衣服好看吧。”

    江华瞥了一眼,这段时间她每日好吃好睡,脸也圆润了些,额头饱满,琼鼻挺翘,眼睛像是一汪水雾,笑起来的时候还有酒窝,不得不说,她收拾一下,还是能看的。

    只不过他见多了美人,鱼薇薇这姿色,也就是能看而已。

    鱼薇薇当然不指望他能说点夸自己的话。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是鱼姑娘家吗?我是赵员外派来的车夫。”

    “来啦!”

    鱼薇薇打开门,来人就是上次帮那位夫人拿花绳的下人。

    “我叫小普,夫人派我来接姑娘。”

    “辛苦了,我表哥腿脚不便,劳烦你帮我搬椅子。”

    鱼薇薇自告奋勇去扶江华,等两人坐好,小普驾着马车出了村。

    鱼薇薇是个活泼的性子,一路上叽叽喳喳和小普说个不停,小普也是好耐性,有一说一的聊着。

    鱼薇薇这才知道,原来那位夫人的夫家姓赵,在县城是做酒楼生意的,家大业大,就在不久前还定了北村的樟木家具。

    鱼薇薇忽然就想起吃羊肉粉的时候,有人说吕月西和赵员外做了生意,这个赵员外,不会那么巧是同一个人吧?她想问,却又没问。

    这件事情和江华给赵员外看病没什么干系,问的多了,平白惹人家不喜欢。

    马车已经走了一个多时辰,鱼薇薇被颠的有些犯困,哈欠连连,不一会儿就支撑不住,靠在马车车壁上睡着了。

    有风从车帘缝隙进来,吹的鱼薇薇头上发带飘起,飞到了江华的脸上,扰醒了闭目养神的他,江华把发带拨到了一边,但不一会儿,那发带锲而不舍又飞过来,刮到江华的脸上。

    江华眉心微微一拧,正要坐到远些的地方去,鱼薇薇的身子忽然软软的倒了过来,正枕到他的腿上。

    “……”江华沉默一瞬,提着她的衣领起来,手腕轻轻一动,把鱼薇薇的衣领和马车的车壁刮在了一起,吊在那儿。

    两个时辰后,车外传来小普的声音“姑娘,公子,到了。”

    鱼薇薇被惊醒,哦了一声,正要下车,忽然发现衣服被扯住,没法动弹,她费力的歪过头,就看到半截金丝缩回了江华袖子里。

    “你……你干嘛要用金丝吊着我?”

    江华什么都没说,只单单看了她一眼。

    鱼薇薇质问的话就说不出口了,暗想或许是自己睡着了,手脚不受控制弄到他伤处了吧,便也不觉得有什么,正要下车,江华却又拉住了她。

    “做什——”鱼薇薇眼眸微微一动,看到掉在车里的两根发带,暗忖绑的很牢啊,怎么会掉?一面却赶紧蹲下身子把发带捡回来绑好。

    万一让人家想多了可就不好了。

    下了马车,鱼薇薇从后面和轮椅取下来,小普微笑着上前“江公子,小的扶您。”

    话音刚落,就看到江华在车辕上轻轻一撑,稳稳坐在了轮椅上,小普伸出去的手就不尴不尬的卡在那儿,然后很快露出更大的微笑“有台阶,鱼姑娘稍等,我帮你——”

    鱼薇薇两手提着轮椅的椅背,轻轻一下,轮椅上了台阶,进了宅门。

    小普震惊的瞪大眼,笑容彻底僵在脸上。

    赵夫人早等在家中,一见鱼薇薇和江华来便迎上前来,“两位一路辛苦,我在小厅让人备了些饭菜,二位先用一些。”

    “不必。”江华的口气淡漠,脸上亦平静的没有多余表情,“直接带我们去。”

    “那……等诊完病再用,这边请。”赵夫人当然求之不得,但还是说了这么一句,就引着江华和鱼薇薇二人往外走。

    鱼薇薇推着江华,一路绕过回廊,忽然闻到不远处有一股浓郁的香味传来,“这是什么味道?”

    赵夫人说“樟木家具的味道。”

    “可是樟木的味道好像和这个不太一样,而且这味道会不会太浓重了些?”

    “做家具的樟木先是用七星海棠调汁泡水半月,再用海棠花蕊调制的熏香熏上月余,直到熏干为止,做出的家具除了樟木的气息,还有海棠香料的味道,我家老爷很喜欢这个味道,院中放的全是这样的家具,所以气味浓郁。”

    “哦。”鱼薇薇想估计就是吕月西做的那一批了,吕月西一个乡野的木匠,懂得倒是不少。

    进到屋内,那气息就越浓郁了。

    江华说“推我过去。”

    “嗯。”鱼薇薇把轮椅往前推,赵夫人赶忙去把床帐掀开,只听嗖的一声,金丝缠上了床上人的手腕。

    赵夫人心情忐忑的等着,不一会儿,江华收回了金丝,“他大概两个月前感有不适,半个月前卧床不起,是不是?”

    “不错,江公子——”

    “我能治。”

    赵夫人大喜。

    江华说“诊金一百两。”

    原本还在猜测赵员外到底是什么病的鱼薇薇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

    一百两!

    这么狮子大张口,这家伙是疯了不成?!

    赵夫人也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说“只要能治好我家老爷的病,银子不是问题。”

    江华转着椅子,到了桌前,开了方子“你们照方抓药,用大火煮六个时辰,然后调成浴汤,让员外泡进去,在这之前,还有件要紧事要做。”

    “神医请吩咐。”

    “先把你家员外搬去别的院子。”江华手抚上那樟木桌子,淡淡说“你家员外的病,就是它惹起来的。”

    “好、好!”赵夫人连连点头,又说“老爷这病我实在是不放心,想请神医多留两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