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29、贪心的狼
    第二日一早,吕月西早饭都没吃就出了门。

    他要去南村找鱼薇薇,问个清楚,如果真的是鱼薇薇干的,他要她好看!

    哪知刚出门,吕红霞却追了出来,“你要去找鱼薇薇?”

    吕月西说“你也想到了。”

    “算来算去,除了鱼薇薇也没别人了,但你不能这么去。”

    “那我要怎么去?”吕月西心里窝着一大把火,“她都说这种话坏了我的婚事了,我还要当做不知道吗?”

    “金缕阁。”吕红霞说,“你忘了,她能给咱们赚进大笔的银子吗?你现在就是去了,你能把她怎么样?你还能跟她对质不成?且不说你没有证据,就是你真的有证据了,这事儿说出来也是坏你自己的声名,让大家看笑话罢了,何必呢?”

    “……”吕月西咬了咬牙,“那你说怎么办?”

    “现在舅舅受了伤,其他人又都靠不住,只能你去联络鱼薇薇。”

    “我?”吕月西沉默半晌,说“她恨死我了,只怕根本不会听我说。”重点是她还会打人,刚才一时冲动没想到,如今想来也是有些后怕。

    吕红霞说,“我教你……”

    她附耳和吕月西说了好一阵子,吕月西眉开眼笑,“还是妹妹聪明,我这就去!”

    “嗯。”送走了吕月西,吕红霞一直站在院子门口,长长的吸了口气。

    银子!

    她只有赚到足够的银子,才能回东京去。

    任何能赚银子的人和事情,她都不能放过!

    ……

    一个人的生活,多少还是落寞些。

    鱼薇薇睡得更晚,起的却更早,天还灰蒙蒙的,就开始打扫院子,给菜地浇水,做早饭,忙完一切,又用县城买回来的材料做耳坠,发箍,和素银簪子。

    她的手很巧,做出的东西每一样都十分精巧,而且绝对是市面上没有的花样。

    她在准备着,等着那些贪心的狼来找她。

    晌午刚过,有人敲门。

    鱼薇薇放下东西过去打开门,立即就要反手关门,吕月西反应快,一把撑着门板不让她关,“干什么,做贼心虚?”

    “谁心虚?你做了那样亏心的事情,你都不心虚,我心虚什么。”

    “什么亏心的事?你院子里藏了人,还能是我给你搬进来的不成?”

    鱼薇薇瞪着他,忽然松开了门板,吕月西反应慢了,朝门里面栽了进来,要不是赶忙站稳,差点就摔个狗吃屎。

    鱼薇薇说“吕月西,婚也退了,我的钱你们也搜刮走了,你还来干什么?”

    吕月西慢吞吞的走到院子里的桌上坐下,眯眼看着鱼薇薇“我问你,是不是你到处跟人散播我不能人道?!”

    鱼薇薇笑了,“我们又没成亲,你行不行我怎么知道?我既然不知道,又怎么去散播?你要不行就去找大夫,找我有什么用?!”

    这伶牙俐齿的样子,看的吕月西牙痒痒,她就是不承认,吕月西也肯定就是她干的。

    吕月西把院子扫了一圈,别说,一个多月不见,这院子似乎齐整干净了不少,而鱼薇薇,一身翠绿色的衣裙,绾着别致的垂挂髻,看起来生活的很好的样子。

    看着她这样,再想想那个黄爱娥又矮又胖又丑拽着他喊月西哥哥的样子,被黄村长要了文定的事情他忽然没那么生气了。

    不过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明明一个月前还寻死腻活,低三下四的女人,怎么眨眼就变了……是因为那个男人?

    “你‘表哥’呢?”吕月西问。

    “关你什么事?”鱼薇薇说“如果你不是来还钱的,就请你出去!”

    吕月西发现真是不能跟她吵嘴,否则分分钟能被气死。

    他尽量控制脾气,说道“说来说去你不就是要钱吗?念在婚约一场的份上,我这有个赚钱的机会,你要不要?”

    鱼薇薇挑眉“哦?”

    “前几日,我和金缕阁的老板做了一笔生意,听他说起要找一批小玩意儿,给铺子里的贵客做赠礼,我就想到,你好像会做纱花。”

    “你会这么好心?”鱼薇薇一抹冷笑隐匿在眼底,面上却带着怀疑看着他。

    吕月西说“我们也是从小就定了亲的,这些年来两家交情一直很好,你父母虽然失踪了三年多,我却一直想着好好把婚约履行了,可你……要不是你家里那不清不白的男人,咱俩也走不到退婚的地步。”

    他的口气很温柔,还带着几分惋惜。

    吕月西中等个头,斯文白净,在西丰镇这样全是贩夫走卒的地方,算得上让人眼前一亮的长相,他和原主的婚约是在孩提时候就定的,原主也一直坚定不移的相信,日后必定要做他的妻子,甚至是在十五岁失去了父母之后,她把自己的一辈子都寄望在吕月西身上,所以才在吕家坚定退婚之后,受不住打击。

    若是原主还在,看到吕月西这样的态度,只怕顷刻就原谅了他,并且对他说的话深信不疑。

    可鱼薇薇不是原主,她虽单纯,但并不傻。

    她看着吕月西,沉默了半晌,才慢慢开口,“他真的是我表哥,我也不知道他那天为什么会来,我跟他更没有任何不清白,可你问都没问我,根本不听我说……”

    “我当时被冲昏了头,气坏了,所以才非要退婚——”

    “那你今天跑来找我,说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鱼薇薇转过身不去看他“我们已经退了婚,我是死是活,不是都该跟你没关系吗?”

    她语气轻飘飘的,说出的话也更像是在埋怨吕月西无情,而不是真的划清界限。

    吕月西心里都笑开了花,就知道,自己只要放低身段,说几句好话,这鱼薇薇还不是乖乖任他牵着走?

    吕月西叹了口气,“多少年的感情了,我哪能不管你的死活?我这次来,就是看你在集市摆摊摆的艰难,想给你谋个更好的出路,至少不用抛头露面。”

    鱼薇薇说“可我的纱花已经有人要了……”

    “他给你多少钱?”

    “一对七文。”

    “七文……”吕月西心里飞快的算着账从鱼薇薇这里拿是一对七文,他们拿到金缕阁是一对二百文,一对纱花就能赚一百九十三文,如果是一百对纱花,那就能赚十九两银子啊!果然妹妹说的对,他得好好哄着鱼薇薇才是,当即说,“我认识金缕阁的老板,可以帮你争取价格高一些,让你多赚点,薇薇,我是真心想帮你的。我能帮你说到一对十文,你只在家里做,我隔五天来取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