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30、银货两讫
    鱼薇薇似乎有些惊讶“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跟金缕阁的老板可是很熟的。”

    鱼薇薇有些犹豫,“可你去年也说,帮我找匠人修那只玉镯子,可最后——谁知道你这次是不是又耍着我玩?”

    吕月西脸色有些黑,“那个镯子……成色不错,正好红霞喜欢,我就拿给她了,你当时也是知道的,还说很高兴红霞能喜欢……”

    鱼薇薇声音低颤,有些泣意,“那是我母亲唯一留给我的东西……我怎么舍得?我也是念着你的情面,才强颜欢笑的说高兴罢了,你以为我真能高兴的起来吗?”

    “……”

    想着未来鱼薇薇不知道能帮他赚多少银子,吕月西咬咬牙,说“我去向妹妹把镯子要了来还你,总行了吧?”

    鱼薇薇瞪大一双泪眼看他“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

    “可我……我说你不能……人道,坏了你和黄姑娘的婚事,我还打了你和你妹妹……”

    “那个黄爱娥……又胖又矮又丑,脾气还不好,和你比简直差远了,你坏了这事,说实话我挺感激你的。”撇开黄爱娥带的那些嫁妆和财产不说,吕月西真是一只眼都没看上她。“至于上次集市上那点误会……就当是我犯浑退婚的教训了。”

    鱼薇薇只觉得恶心,还好原主没嫁给这个唯利是图的小人。

    吕月西又说“我是真的想帮你……我觉得挺对不起你的……”说着还配合的叹了两口气,还真很有点后悔的意思。

    鱼薇薇说“好,你先把娘留给我的镯子给我,然后把纱花的定钱付了,我就相信你。”

    “我先把纱花的定钱给你,那镯子,等五天我来取纱花的时候给你带上,你看行不行?”

    鱼薇薇似乎有些踌躇,不知道该不该信他,吕月西直接拿出钱袋,“你五天能做多少对?”然后开始点银子。

    鱼薇薇说,“我一天做五十个,就是二十五对,五天怎么也做一百对。”

    “行,我付一百对的钱。”说完直接递给鱼薇薇半吊钱。

    鱼薇薇似乎吓坏了,“你真的——”

    “说了那么多,你总是不信,我只能用实际行动来表明,我是真的想帮你了,这会你总信了吧?”

    鱼薇薇抿抿唇,“好……那你记得镯子——”

    “没问题!”

    事情说妥,吕月西心里也松了口气,眼睛扫了院子一圈,试探着说“那你……表哥呢?”

    “他早走了。”

    吕月西对这其实并不怎么感兴趣,笑了笑就离开了。

    鱼薇薇站在门口,瞧着他驾着马车远去,心里冷冷一笑。

    不远处,石大娘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晚上,石大林从县城回了家。

    这次他在县城做工,赚了好些银子回来,都交给了石大娘。

    石大娘高兴之余,管不住自己的快嘴,就把白天看到的事情说了,“你说,吕月西到底怎么想的?是不是念着鱼薇薇的好,才又跑回来找她?”

    石大林手里的筷子一顿。

    石大娘没注意到,继续说“要说鱼薇薇也挺漂亮的,心地也不错,就是孤苦伶仃的没个依靠,要是吕月西真回了头,那丫头也有个依靠。”

    第二日,鱼薇薇正在屋中做花,有人敲门。

    她出去,顺着门缝一瞧,竟然是石大林。

    石大林又敲了两下,“鱼姑娘,怎么不开门?”

    鱼薇薇犹豫了一下,把门打开,说“你从县城回来了啊,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石大林朝里看了一圈,“你表哥他……”

    鱼薇薇笑着说“他回家去了。”

    “哦……”沉默了一阵,石大林迟疑的说,“听我娘说,那吕月西昨天又来找你了……是不是为了那件事情?”

    鱼薇薇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我听说他和黄爱娥的婚事黄了……他想怎么样?”

    没想到他还挺关心自己的,鱼薇薇有些感激,说“他没想怎么样,就是看上我做的纱花了,定了一些。”

    “……”石大林怔了怔,“当真?”

    “是真的,还付了定钱,五天后来取。”鱼薇薇看出石大林是真的关心自己,但石大娘那天态度也很坚决,不愿意石大林和自己牵扯太多,她也不想让石大林母子因为自己再不愉快,于是说“我能照顾自己,石大哥没事就多陪陪石大娘和小石头。”

    话说的委婉,石大林也听懂了,他呵呵笑了一下,憨厚的脸上带着真挚“没事儿,我娘就是嘴快嗓门大,没别的意思,都是邻居嘛,相互帮衬应该的。”说完走了,没一会儿就送了一捆柴来,还帮鱼薇薇把院子里的水缸提满了水。

    鱼薇薇……

    劝解无效,索性放弃,晚些时候看到石大娘,鱼薇薇就叫住了她,给了二百文,当是石大林帮他家做琐事的工钱了。

    这样便是银货两讫,石大娘总不会不高兴了吧?

    ……

    很快,五天到了。

    吕月西一大早就到了鱼薇薇家,“做好了吗?”

    鱼薇薇说“镯子。”

    吕月西拿出来递给鱼薇薇,“喏,原原本本的还给你。”

    鱼薇薇打开瞧了瞧,确定就是当初那只,才把装纱花的两个篮子都拿了出来,递给他“一共一百二十朵。”

    吕月西把剩下的七百文钱给了她。

    鱼薇薇又拿出一个小布包,说“这是我抽空做的耳坠和发箍,你帮我拿去,问问金缕阁能出多少钱。”

    吕月西看了一眼,虽然他并不懂得首饰,但这两年时常进出县城,也见了不少好东西,一看就知道鱼薇薇这东西精致的很,当即笑道“好,我肯定给你要个好价钱。”

    第三天,吕月西就又来了,神采奕奕的,“发箍和耳坠都是一百文,我已经帮你卖了,你要是能做的话就多做点,我最近隔两天就会去县城,帮你带去卖了。”实则耳坠他卖了给金缕阁八百文,发箍拿过去当场被人看上,立即就卖了二两,那管事分了他一两银子,他简直兴奋的手舞足蹈,这鱼薇薇真的就是摇钱树啊。

    “这么多啊。”鱼薇薇看起来很惊讶,“我还想着手艺粗糙,不值多少钱呢。”

    吕月西说“东西还是不错的,县城毕竟人多点,也好卖。”

    “可耳坠和发箍要的材料多,镇上都没卖的,我这些还是前段时间托隔壁石大哥从县城给我带的。”

    “你都要什么?写个单子,我帮你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