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32、惯爱贪便宜
    第二日,吕月西果然带着吕红霞来挑手镯。

    吕红霞穿了一件珊瑚色的烟纱襦裙,梳着圆月对髻,她的眼睛不大,单眼皮,眼尾上翘,是典型的狐狸眼,鼻子小却略塌,唇瓣略厚,脸型上大下小,皮肤虽黄,却光滑干净,五官每一样拿出来和时下的美女比,都只能算是一般,但经过发型的修饰,以及超乎年龄的沉静,竟然形成一股矛盾的美。

    尤其是她那一头的秀发,乌黑而油亮,好看的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捋一捋。

    二楼雅座上,李玉慢慢把折扇合拢,眼中闪过一种看到猎物的光芒,兴味的一笑“很久没见这么有味道的了。”

    ……

    吴掌柜把他们兄妹招呼进了贵客间里,“都在这里,姑娘慢慢选。”

    吕红霞客气的跟吴掌柜道了谢,眼睛从那些打开的锦盒里扫过,看到最上面那个泛着暗红色浅光的镯子时,忽然盯住了目光。

    吕月西反应也快“吴掌柜,把那一只拿下来。”

    “那可是上好的血玉,外表光滑,看起来殷红如血,照在阳光下的时候尤其好看,最衬女孩儿家的肤色了,姑娘可是好眼光啊!”吴掌柜热情的介绍着,让伙计把镯子拿下来。

    吕红霞笑了笑,接过镯子打量着。

    吕月西直接问“多少银子?”

    “这个……”吴掌柜说“店里的标价是五百两,但您二位要的话,还能商量。”

    吕月西愣了一下,“那这可是好东西啊——”还很贵,实在是太贵了。

    吕月西活到现在都没想过,一只镯子会值五百两,他有点心疼银子,但看着吕红霞认真的端详着,似乎是真的喜欢,又觉得只要吕红霞喜欢,他们又拿得出这么多,买了便买了,反正现在他们有摇钱树了,再赚出几百两,那不是个把月的事情吗?

    当即吕月西豪迈的说“最低是多少?吴掌柜,你可得好好说价格啊,难得我妹妹喜欢。”

    “最低也得四百两。”吴掌柜说,“这镯子可是孤品,整个清河府也不过就这一只。”

    吕月西咬咬牙,正要说买了,吕红霞却忽然说“算了吧,太贵了。”

    四百两呢,她需要银子,一分一厘也不愿浪费,更遑论买这种没什么用处的东西,她今天跟着出来,本也不是为了挑镯子,而是在家呆着实在闷的紧,出来透透气而已,再则,也想看看这偏僻的清河府,能有什么好东西。

    吕月西一愣,“霞儿,咱们又不是没钱——”

    “不了。”吕红霞摇摇头,“咱们的钱也不能这么乱花,你还没娶亲,爸妈也年岁渐渐大了,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

    吕月西本来就觉得贵,听她这样说,便点点头“也好,都听你的。”顿了顿,又说“等以后赚了钱,哥给你买更好的!”

    就在这时,贵客间的帘子被打了起来,吴掌柜忙躬身“公子——”

    然后把吕红霞和吕月西的身份介绍了一遍。

    李玉笑着看向吕红霞,话却是对着吴掌柜说的“吴叔,这就是你不会做事了,既然姑娘喜欢,就包起来送给她,还说什么最低价。”

    吴掌柜忙说“是是……公子说的是,是老奴糊涂了……”很快把镯子包了起来。

    吕红霞笑了笑“我只是普通人,就怕会折了这东西的贵气。”她淡淡的说着不拒绝也不接受的话。

    李玉笑着说“这东西,遇上合适的人,才显得贵重,吕姑娘在我看来就是合适的人。”

    倒是吕月西,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到来人的身份,忙说“这……这可是四百多两银子的东西,这怎么好意思呢……”说着不好意思的话,却慢吞吞的把镯子收了。

    吕红霞没有制止他,对李玉说“那就谢谢李公子了。”

    吴掌柜有些心疼,这可是上等血玉镯子,公子竟然眼也不眨就给送了出去,而且这个吕红霞……瞧着一副识大体懂事的模样,怎么竟敢收?!

    果然是小门小户的出身,惯爱贪便宜。

    李玉说“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请吕姑娘喝杯茶?”

    ……

    金缕阁共有三层,第一层贩卖货物,第二层设了雅间,给累了的顾客休息用,第三层则是李玉私人的地方。

    房间很大,外面是会客厅,中间用珠帘隔断,里面是休息的地方,李玉招呼兄妹二人坐下,吩咐下人上茶。

    这里陈设十分讲究,摆件和家具都是少见的珍品,十分奢华,吕月西看的半晌忘了呼吸,而吕红霞神情平静,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是真平静,没有半点假装的痕迹,像是见惯了这样的奢华。

    李玉说“听说那几样小玩意儿都是吕姑娘做的?”

    吕红霞淡淡说“是,都是些小女儿家用的东西,粗鄙的很,让公子见笑了。”

    “一个月能卖出近千两银子的东西,怎么能叫粗鄙?我看过了,姑娘做的那几样东西很精巧,很别致,就是我家清河府金缕阁总店的师傅也未必做得出这样的小首饰来。”

    吕月西此时缓过神,得意的说“我妹妹会做的东西多了,比如这次做给金缕阁放货用的新柜台,就是我妹妹画的图纸,我这妹妹啊,能干的很呢。”

    李玉惊讶的说“真的吗?吕姑娘可真是让本公子意外呀。”

    “都是些不上台面的事情罢了。”吕红霞低着头,脸颊微红,似乎因为夸赞升起几分羞涩。

    李玉笑意加深,说“那姑娘除了纱花和那发箍,肯定还会做别的首饰了?实不相瞒,其实今日请姑娘喝茶,也就是为了和姑娘好好谈谈这笔生意,姑娘的手艺独特,本公子很喜欢,不知道要怎样,姑娘才肯成为金缕阁固定的首饰师傅?”

    “这……”鱼薇薇怔了一下。

    她这个表情,看在李玉眼中自然而然解读成为犹豫,李玉又说“姑娘放心,即便成为金缕阁的首饰师傅,也不必日日来金缕阁,姑娘在家中做好了,送来这里也是一样,我可以付让姑娘满意的价格,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姑娘只能给我金缕阁做。”

    吕红霞眸心动了动,却没说话。

    吕月西简直乐开了花,想说话,却看着吕红霞的神色又闭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