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35、赔罪的诚意
    戏台上,花红柳绿的戏子咿咿呀呀的唱着。

    李玉慢悠悠的打着扇子,顺手给吕红霞填了杯茶,笑着说,“红霞,我能这样叫你吗?”

    吕红霞淡淡说“当然可以,我与公子也算是朋友了。”

    李玉笑了笑“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姑娘作陪,这戏也听起来有意思了许多呢……”

    吕红霞礼貌的笑着。

    今日一来,李玉就带她来了戏园子,无论是在马车里,还是在戏园子,他都还算规矩,也是,像李玉这样出身不错的公子,自然不会像急色鬼一样迫不及待就一亲芳泽,他需要点风雅的情趣,比如听戏、比如游玩。

    而且自己是个良家女子,谅李玉也不会做的太过分。

    吕红霞暗暗松了口气。

    果然这一整日,李玉只是听戏,下午就让人送了吕红霞回家,自己去了金缕阁。

    是时,吴掌柜正在跟人赔礼道歉。

    “真是对不住——”

    “这是花罗,糊灯笼用的纱,本身是最不值钱的,要不是看样子别致精巧好看,谁会花几百文买?你们可倒好,卖出天价的东西却是这个质量,我女儿才戴了三次,今早手指刚砰就烂成了这样……”

    “是是是,都是我们的错,您别生气,我给你换一朵新的——”

    伙计已经拿了装纱花的盒子过来,吴掌柜满脸歉意笑容“您看,这盒子里都是最新的样式呢,您挑一挑,多挑两个当是金缕阁给您赔——”话没说完,吴掌柜的笑容就是一僵。

    那女子翻着纱花,手指拨过,瞬间有好几个都是烂的。

    女子口气十分不好“这就是你们赔罪的诚意?别是专门找了破的烂的来打发我吧?”

    “怎么回事!”吴掌柜呵斥了伙计一声,“还不把别的纱花拿过来,愣在那干什么?!”

    伙计连忙又去拿了好几个盒子过来,但无一例外,里面的纱花都有破损,就是那些没烂的,也是手拨过去就破了口。

    女子冷笑“好啊,都是烂的,我瞧你们这金缕阁就是专门用这种破烂的旧纱来欺骗客人,我今天要是不把你们这些都抖出来,你们还打算欺骗多少人?!”

    女子声音大,瞬间吸引了铺子内的其他顾客,纷纷过来围观。

    吴掌柜忙说“这纱出了问题,都是我们金缕阁的错,您看不然这样,您买了几朵,我们把钱退给您——”金缕阁是老店,口碑要紧,自然是不能让这一个顾客坏了店里的生意。

    一听说要退钱,那女子脸色缓和了几分,“我买了十对,要退就快些。”

    吴掌柜依旧笑着,说“一只三百文,一对就是六百文,十对六两银子,这里正好六两,您收好。”

    铺子里的客人对他处理这件事情的态度算是满意,都散了继续各自挑选东西去了。

    伙计低声说“掌柜的,那妇人的穿戴打扮,根本不像是能一下买二十对纱花的,咱们这亏可吃大了……”

    吴掌柜说“她就是想讹点钱,你要不给她,只怕大叫大嚷起来,坏了生意。”

    “公子——”一个伙计喊。

    吴掌柜这才看到门口的李玉,赶忙笑着上前,“不是约了吕姑娘嘛?公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本公子想几时回来,还要看你脸色不成?”

    吴掌柜赔笑“那自然不必,就是想着公子有美在侧,怎么着也不是这个时辰回来。”

    李玉笑说“油嘴滑舌,我说了,见她只是为了生意。”身后的小厮长庆暗暗翻白眼见鬼的生意,明明就是泡妞。

    李玉又说“刚才的事情你办的不错。”说完上楼去了。

    ……

    接下来的几天,李玉隔三差五就派马车接了吕红霞进县城,北村的人看到,只道吕家的生意这是越做越大了,瞧瞧那马车多气派,只怕连吕红霞这山窝里的草鸡都马上要飞出去变成凤凰了吧?

    吕月西也好久没去碰那些做家具的工具了,他每天不是在县城闲逛,就是去鱼薇薇那儿说点勾调的话,梦想着不久之后全家搬到县城,买大房子,娶个富户人家的小姐,从此生活锦衣玉食。

    鱼薇薇又做了几样首饰,是稍微复杂一点的发钗或发冠,送去金缕阁后,都是高价,不过吕月西给鱼薇薇照样是每样结了二到三两银子不等。

    金缕阁中又来了几个寻衅的,多是因为纱花破烂,还有两个是因为流苏耳坠的流苏掉了,也有的是因为发箍箍不住头发。

    吴掌柜精明,应付的游刃有余,心里却默默把事情记下。

    晚上,李玉回来的时候已经喝得微醺,他今天去百花楼找那清倌人了,看样子玩的挺高兴。

    吴掌柜犹豫了一下,才说“公子,吕姑娘送来的那些东西多少都出了些问题,您看……”

    “什么问题?”李玉被小厮长庆扶着躺在软塌上,喝了酒再加上天气热,他微扯开领口闭着眼,长庆在一边打着扇子。

    “最近总有人找到铺子里……”吴掌柜把事情简明扼要的说了。

    李玉睁开眼,“给吕家兄妹一共结了多少银子了?”

    “算上最近的这些,快两千两了。”

    “两千两……”李玉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软塌的扶手,慢吞吞的说“把这些找回来的客人何日何时,何物有问题,赔偿多少银钱,都细细的记录好。”

    “是……”

    “另外她送来的东西,暂时不要摆出来卖,如果吕月西要银子,你还是照旧结给他,然后找师傅好好检查一下,还有那些纱花,都仔仔细细的检查。”

    “小人明白。”吴掌柜低声说“最近送来的那些发冠和发钗,每一样虽瞧着普通,但要做起来,都很费时间,吕姑娘多数时间都跟公子您在一起,似乎没太多时间做那些……”

    “她说她熬夜做呢。”李玉笑着说“派个人去查查吕家的底细……我倒是想看看,这位红霞姑娘,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

    北村吕家

    吕红霞把得来的银子都换成了银票,封在了小匣子里。

    吕家多数的钱,从三年前开始,一直都是吕红霞收着,她管得严,脑子又活,三年来赚下不少,可却没有这两个月从金缕阁那里赚得多。

    吕月西狠狠的吞了口口水“霞儿,银子这么多了,我们不如搬去县城吧,让爹也享享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