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39、到底是什么样的脸皮啊
    鱼薇薇蹲在河边洗衣服,看到吕月西的马车停在不远处,然后吕红霞下了车,朝自己这边走过来,她停下手里的动作,站起身,“你挺能耐啊,这样了还敢来。”

    吕红霞神色平静,脸上一派温和客气“我为什么不敢来?金缕阁的事情,说到底,那些东西都是你弄坏的,就是要找赔偿,也只会找到你这里来——”

    鱼薇薇听着这话笑了“看来你可比吕月西脸皮厚多了。”她弯下身端起木盆要回家,吕红霞却拦住了她“我们谈谈。”

    鱼薇薇说“老娘可没时间跟你谈,让开——”往前一迈步,直接把纤细的吕红霞给撞了开,吕红霞站的本不稳,直接跌到了河边,手还擦破了皮。

    吕红霞咬牙忍住心里翻腾的火气,对鱼薇薇说“我把你应得的那份银子还给你——”

    鱼薇薇停住脚步,回头“所以呢,要我做什么?”

    “只要你做出更好看的首饰来,让金缕阁填补了损失,金缕阁就不会在追究这次的事情……”吕红霞站起身来,“我知道分银子的事情是我哥不对,他也是第一次见那么多的银子,所以一时就昏了头,我代他给你道个歉……两家也是多年的交情了,你就看在以前的情分上——”

    “我们以前有情分?”鱼薇薇挑起柳眉,“哦,你是说,你们搜刮我爹娘留给我的银子的情分还是不分青红皂白非要退婚害我性命的情分?”

    吕红霞还是面色如常,淡定的很,只说“那些事情都是我们的不对,退婚的事情也只是一个误会,我哥哥也很后悔,他跟我说,只要这次的事情平稳的过去,他就履行婚约,把你娶回家来。”

    鱼薇薇简直是对吕红霞另眼相看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脸皮啊,她说的如此夹枪带棒,极尽嘲讽之能事,吕红霞没反应就罢了,还能睁眼说出这许多瞎话来,原来一个人不要脸的时候可以到这种境界……

    吕红霞又微笑着说“嫁给我哥哥,安稳的过日子,不是你以前一直想要的吗?”

    鱼薇薇悠悠的看着她“是啊……鱼薇薇一直最想要的,就是嫁给吕月西,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可惜这兄妹俩把鱼薇薇逼的跳了河。

    吕红霞心中升起雀跃,事情马上就成了,她再接再厉的劝说道“你有这样能赚钱的本事傍身,嫁过去之后,我爹娘、我哥哥,肯定会对你极好,家里这几年生意不错,存下些银子,要再加上你,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去县城买宅子了……”

    “是啊……到时候我给你们赚钱,你们只用坐着数钱,多好的日子……对不对?”鱼薇薇笑眯眯的看着吕红霞,眼里却全是冷意,“像鱼薇薇这种傻子,真是活该被你们利用啊,对不对?”

    那眼神,那语气,惊的吕红霞僵在当场,“你不是鱼薇薇?!你是谁?!”

    鱼薇薇就是那种柔弱胆小兔子一样的女人,被欺负了被骂了也只会忍气吞声抹眼泪,怎么会像现在这样?!

    吕红霞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鱼薇薇。

    鱼薇薇愣了一下,没想到,第一个怀疑她的人,竟然是吕红霞……只是她又怕什么怀疑?

    “我就是鱼薇薇,我还要感谢你,要不是你和吕月西一步步逼我,我还变不成今天这个样子。”鱼薇薇冷笑着说“别想再糊弄我做任何事,那个傻子早变了!”

    说完,她端着木盆大步离去。

    吕红霞站在原地半晌,才喃喃“不是她……”

    回到马车上后,吕月西冷哼“我早说了没用,你非要来。”

    吕红霞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吕月西又问“你跟她怎么说的?”

    吕红霞依旧沉默。

    吕月西烦躁的想,早知道这个鱼薇薇这么能赚钱,当初不如娶回来,现在也不会搞出这么多事。

    ……

    兄妹二人回到北村,刚进家门,吕母柴贵香就嚷嚷起来“你们怎么得罪城里的人了,人家都找上门来了!”

    吕月西浑身一冷,“什么时候?”

    “就早上,你们刚走人家就上门了,说是……说是……”

    “说是赵员外家的人,叫你们去趟县里。”吕父把话茬接过去,嘚吧了一口旱烟,“早点去吧,我估计是上次的家具要结钱了。”

    那一批樟木家具只付了一部分的钱,还剩下一部分。

    吕月西松了口气,说“这是喜事儿,我这就去。”

    吕月西离开后,吕红霞正要回屋,被吕父叫住了,“丫头,你那手怎么了?”

    “不小心擦破点皮,没什么大碍的。”

    “嗯,记得擦点药。”

    “我知道了。”吕红霞进了房间。

    院子里传来吕母的声音“今儿想吃点啥?”

    吕父说“做点霞霞喜欢吃的吧,这丫头看起来心情不咋好。”

    “有的吃有的喝,还住在大屋子里,我这当娘的天天伺候,有啥心情不好的。”吕母嘀咕了一声,进了厨房。

    吕父低声骂“一个婆娘话怎么这么多?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房里,吕红霞心里难得有几分暖意,若说这个家还有什么温暖的话,那就是吕父,他对吕红霞是真的关心,虽然只有偶尔只言片语几句过问。

    可这几分的关怀,是给他真正的女儿……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她极细致的把木盒子里的银票又数了一遍,想了想,藏在了自己鞋底的夹层里,只在盒子里剩下几张小额的,还有几块碎银子。

    午后,天气灰蒙蒙的阴沉下来,吕家又来了不速之客。

    来人是那个前段时间经常来接吕红霞的李玉的车夫,态度看似温和,实则强硬“吕姑娘,我家公子请我来接您过去,商谈金缕阁的一些事情,您收拾一下,这就随我走吧。”

    吕红霞说“你等等,我去换件衣服。”她进了房间,带了件薄纱披风,除了伞,什么都没拿,就上了车。

    车夫一挥马鞭,马车很快奔走。

    几个村妇瞧见了,嬉笑着说“呦,那又是来接吕家丫头的车啊。”

    “就是那辆车,我最近看到好多次了,听说是一个县城的什么富贵人家的车。”

    “看来这吕家丫头是要飞上枝头了。”

    吕母得意的说“那是金缕阁的车,我家霞霞啊,是被他家的公子看上了。”

    “真的假的,那你们岂不是要飞黄腾达了?”

    “听说那金缕阁一天就能赚进几千两银子,是不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