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42、凡事,只有靠自己才能立得住。
    “薇薇呀,你手好巧哦。”石大娘摸着自己的头发在河水里照着,这发髻还是鱼薇薇帮她绾的,只用了一条宽发带,简单别致又利索,好看的紧。

    鱼薇薇说“大娘喜欢就好,这里还有条青灰色的,也送给你吧。”

    “哎呦,这怎么好意思呢……”石大娘说着客气的话,手里的动作却不慢,直接把发带扯过去,塞自己怀里了。

    拦不住石大林帮鱼薇薇做杂事,也拦不住鱼薇薇给小石头买零食,更拦不住鱼薇薇送吃的喝的用的过来时候自己伸出去的手,石大娘也很识时务,不知觉就和鱼薇薇成了亲热的邻里,洗衣打水偶尔还能凑个伴。

    鱼薇薇习以为常,垂下头要继续洗衣服,眼眸微微一转,却看到不远处树下站着的吕红霞。

    吕红霞对她打了个手势,表示有话要说。

    鱼薇薇不以为自己和吕红霞之间有什么可说的,便不理她。

    过了好一阵子,木盆里的衣服都洗好,鱼薇薇端着回家的时候,吕红霞追上来,“薇薇姐……”

    “别,我可担不起。”鱼薇薇直接进了院子,吕红霞却也厚着脸皮跟了过来,只站在院子门口朝里一瞧,她却怔了一怔。

    这院子,虽然只是比较次的红砖垒成的,但却打扫的一点尘土都没有,杂物是杂物,农具是农具,分类在进门左手的棚下,院子中间搭了架子,上面晒着黄橙橙的杏干,石桌上摆着擦的干净到几乎能照出人来的粗瓷茶壶和茶碗,原本那废弃成一块荒地的菜园子里,不知名的绿色植物顺着木柴栅栏长成了一道绿墙,紫的白的花儿在绿墙之间点缀,漂亮的有几分诗意。

    鱼家她没怎么来过,只知道吕月西说起鱼薇薇和鱼家的时候都十分鄙夷,嫌弃鱼薇薇什么都做不了,家里家外一团糟,脏兮兮的,可眼前这样……真的是吕月西说的那个鱼薇薇?

    这样的鱼薇薇,倒有点像那个人……想到什么,吕红霞心里憎恨的厉害,面上却摆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强笑着说“薇薇姐姐这院子可真漂亮。”

    鱼薇薇没理会她,一直到把衣服晾好,又去菜园里摘了辣椒来准备做午饭,吕红霞还在那站着。

    鱼薇薇终于忍不住了,“你到底想干嘛?”

    吕红霞深吸口气,说“我马上要跟金缕阁的李公子走了。”

    鱼薇薇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这次要赔给金缕阁不少银子,家里拿不出,正巧……李公子……瞧我……不错,所以便……”

    她说的十分艰涩,难以启齿,但鱼薇薇却是听懂了。

    这让她又愣了一下,天性使然,忍不住就问“银子不是都在你们手里吗?赔啊。干嘛把自己搭进去。”瞧着吕红霞这幅难受的样子,鱼薇薇自动脑补了李公子的样子——脑满肠肥、斜眼歪嘴,不堪入目。

    吕红霞苦笑一声,“银子都在我哥哥手上,他不愿意出,家里谁能逼他?况且,李公子对我也不错,跟着他没什么不好的,至于今天我来找你,是想把你该得的那份银子给你。”

    “我没听错吧?”鱼薇薇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

    吕红霞点头,“没有,我是认真的,那份银子原本就是你该得的……”

    “你想要我做什么?”鱼薇薇直接了当的问。

    “你不是会做首饰吗?我可以把你引荐给李公子,你做的东西得来的银子,要分我一成。”

    鱼薇薇笑了,“你挺奇怪的,都决定要跟那个李公子了,还要银子做什么?”

    吕红霞嘲讽的笑了一下,说“我的家人为了银子,都可以轻松的把我舍了,一个认识不过两月的男人就真的能托付终身吗?总归还是要自己靠得住,自己手里有银子才行。”

    “……”

    鱼薇薇默了一下,这话倒是说到她心坎里去了,凡事,只有靠自己才能立得住。

    说到底,当初要不是吕月西看上黄爱娥家招赘的财产,也不会把原主鱼薇薇逼死,罪魁祸首是吕月西,吕红霞充其量就是挂上边的帮凶,如今为了银子又被家人卖了……也算是罪有应得了吧?

    不过么,金缕阁她是不打算再合作,更不可能分给吕红霞一成利润,但原本她该得的银子,她得拿回来。

    鱼薇薇淡淡说“那就把银子给我吧。”

    吕红霞说“银子都在吕月西那,李公子给我置办了一些东西,明日才送过来,我拿那些银子给你。”

    “怎么给我,你拿来还是我去取?”

    “这样吧,后日,我们约在县城的法幢寺,到时候我把银子拿给你,顺便给你引荐李公子。”顿了顿,吕红霞又说“我和李公子约了那日去进香。”

    鱼薇薇思忖了一下“好。”

    她有点预感,这个吕红霞没那么好心,但如果不是像吕红霞说的那样,吕红霞又想干点什么呢?

    ……

    晚上,石大林背来一捆柴放下,“听我娘说,下午吕家那个女的来了?”

    “恩。”鱼薇薇点点头,“约我去法幢寺给我银子。”

    石大林皱了皱眉,“你去不去?”

    “去。”鱼薇薇撇撇嘴“不去怎么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天我正好去县城有事,顺路和你一起去吧。”

    “行。”

    第二天就下了雨,雨势还不小,鱼薇薇晒的杏干差点就被泡了,好在石大林因为下雨没出工,帮她把东西收了。

    瞧着那连绵的雨势,石大林说“看起来要下几天,县城那边雨势更大。”

    就这么一句话,鱼薇薇却听出其中引申意思了——雨这么大,不如法幢寺就别去了。

    鱼薇薇心想石大林其实也不错,人长得高大威猛,对她也是默默关照,可惜那张严肃板正刚毅过头的脸,实在没长在她的审美点上。

    一想到他是因为喜欢自己才对自己这么好,鱼薇薇就觉得良心不安,所以石大林关照她,她就送吃的用的给石大娘和小石头,当是还他关照自己的情。

    今天他又帮自己搬了杏干,这情分也不能落下还。

    鱼薇薇找了个盆,装了满满一盆子杏干塞给石大林,“拿回去泡水喝吧,酸酸爽爽特别好喝。”

    石大林默了默,收了。

    因为他知道,他要是不收,鱼薇薇就直接送给他娘,最后还是收。

    不过,他是真的希望鱼薇薇不要去县城法幢寺,因为那个人还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