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44、我不要你负责
    长庆登时就愣了一下。

    这个时辰,还让公子过来看她,这不就是那个……意思嘛?

    长庆原本还想吕红霞是啥贞洁烈女呢,没想到也不过就……就这样了,还良家女子,啧啧。

    他清了清喉咙,应了一声“好,我这就去与公子说。”

    他很快回去,把原话转达了。

    李玉一笑,“知道了。”便朝吕红霞那间禅院走去。

    ……

    草庐外的大树上,被倒吊着的石大林早已经挣扎的没了力气。

    一个下午,他用尽浑身的力气想要引起江华的注意,可江华根本不理会他,摆弄了一阵药草之后就进了草堂休息,再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他似乎是终于想到了石大林,走到石大林面前,“现在想好怎么说了吗?”

    石大林用力点头。

    江华指尖动了一下,石大林张口便说,“鱼薇薇——”

    江华一怔。

    ……

    李玉到了禅院,走到房门前敲了敲门,“红霞,我来看你了,你怎么样?”

    里面没有人应。

    李玉笑着说,“那我进来看你了。”便推开门走进去,屋内有一股好闻的香气,像是吕红霞身上的,又不像是,闻着让人周身舒畅,漆黑一片中,床帐随着窗口进来的风微微晃动着,榻上有个玲珑的身影趟在那,喃喃呓语,听不懂在说什么。

    他走上前去,掀开床帐,“红霞?”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飞进某物,砰一声,李玉栽了过去。

    江华走进来,闻到那香,立即屏住呼吸,到了床榻前只看了一眼,就拧起了眉头,扯下床帐将榻上的人裹住,抱了出去。

    床帐裹着的人却是立即伸出两条白的发亮的手臂,八爪鱼一样缠上了他的脖子。

    江华气劲拂过她某处穴道,怀中人立即不能动弹,他脸色难看的将她的手臂扯下来,脚下却没停,将她弄回草庐之后,把人连着被单丢进了院子里的大水缸中,自己进了草堂。

    然而人被丢进水缸之后直接没动静,沉到水里去了。

    石大林还被倒挂着,哑着声音低呼“鱼姑娘——”

    江华要关门的手一顿,走过来将她的身子提起,只把她腰以下泡在了冷水中,手拂过她腕间的脉搏时,剑眉一凝。

    那屋中的香气是一种暖情香,他便以为鱼薇薇是中了那种香,那种香只要泡泡冷水,药气也就过了,可这不经意探到脉搏才知道没那么简单,立即将她带进了草堂中。

    她中是气味类似暖情香的消魂散。

    暖情香只是男女怡情之药,对身体并无多少害处,消魂散却药力极猛,只要中了药,任你是再怎样的贞洁烈女,都难逃劫难,是东京那些暗娼场子里常使的下作手段。

    鱼薇薇的脸、脖子、和半露的肩膀都呈现粉红色,紧紧的皱着眉头,闭着眼,身子隐隐发抖,额头上大滴的汗珠往下流。

    江华快速的用金针刺了她身上几处穴位,等鱼薇薇慢慢的不再颤抖,才一挥手扫出一道气劲。

    咚!

    石大林从树上掉下来了,也不及想什么,就赶紧到草堂前问“鱼姑娘怎么样?”

    一张纸飞了出来,石大林稳稳接住。

    江华的声音传来“去抓药,这些药材一样不能少。”

    “明白了。”石大林快速离开。

    那边床榻上,鱼薇薇又开始抖了。

    江华坐在床边,以金针轻刺她的穴位。

    或许是因为疼痛,或许是因为身体里羞于启齿的那些澎湃,她吃力的半张开眼睛,虚弱的说“是你啊……你不是走了吗?我一定是做梦……”

    江华手金针刺到她颈侧的穴位,冰凉的手背正好擦过她火热的脸,她控制不住自己,脸下意识的往那边靠,原本无法动弹的手也似瞬间有了力气,她撑着身子起来,蛇一样缠了上去,贪婪的想要更多的冰凉。

    她动作太快了,快的江华错愕,眨眼的功夫,连手都伸进了他的衣襟。

    江华立即将她的手按住。

    “江华……”她靠在他耳边,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泣意“表哥……我好难受……你救救我……”

    她的唇笨拙的去碰他的脸,明明那么懵懂,身体却又好像有自我意识一样,最原始的反应,比她的脑子转动的快的多。

    江华浑身僵硬,反剪了她的双手,手腕一动,用金线将她的双手双脚都捆住,丢回了床榻上。

    她像个吃不到糖的孩子一样哭了起来“江华……”

    那可怜的样子,触动了江华心底某根弦,就在这一刻竟然升起一股想将害她至此的人碎尸万段的念头来。

    他拉来床帐,直接把她劈头盖脸盖的严实,然后去准备了浴桶,装了多半桶水,在里面调了现有的药材,这时,石大林回来了,拿了一大包东西递给江华“都找到了。”

    “恩。”江华淡淡应了一声,所有药材全部放好,江华把鱼薇薇连着床帐抱起,放进了浴桶中,

    药效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冰冷的水不能给她任何慰藉,她的眼泪不断的往外流,身体也止不住的一直颤抖,手脚下意识的想挣脱那金丝,被金丝甚至勒出了细细的血痕,流出的点滴鲜血把水也染上一层绯色。

    或许是疼痛,又或许是冷水,也或许是浴桶里的药起了效应,鱼薇薇有片刻意识清晰,她咬着唇哑声说“你要是个男人就别折磨我,利索点做了,我不要你负责。”

    江华嘴角一抽,自然是不理她。

    果然,鱼薇薇很快又开始神志不清。

    门外,石大林问“鱼姑娘情况怎么样?”

    江华看着不住的喃喃呓语的鱼薇薇,这种药,如果遇上普通的大夫,那只有一个解法,但遇到是他,他的能耐可以用药物引出鱼薇薇体内的消魂散,只是要颇费些周折。

    “江公子?”石大林又喊了一声。

    “你挺关心她的。”

    “鱼家父母在时,对我母子不薄。”

    这样的解释,江华自然是不信的,但他并不想追问什么,只要确定,石大林不是那些人派来找他的,其余的事情与他便没有干系。

    石大林忍不住又问“鱼姑娘——”

    江华淡淡说“有我在,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