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48、暴力就是最简单有效的法子
    “那与我有什么关系?”鱼薇薇冷冷说,“既然吕红霞不在,那我就找你,咱们之间有笔账也该好好算算了。”

    那阴沉沉的口气让吕月西下意识就往后缩了一步,那次挨打的事情他可记忆犹新,可转念一想这儿是北村,自己的地盘,鱼薇薇能把他怎么样?当即挺直腰杆“你要和我算账?你上次把我打的三天下不来床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此时吕家门外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村民。

    鱼薇薇说“你说的这话你自己信吗?”

    有村民起哄道“月西你说什么胡话呢,就这么个瘦弱的小丫头,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还能把你个大男人打的下不来床?”外面一阵轰然大笑。

    吕月西咬牙,知道自己再多说什么这些人都不会信,只说“你赶紧走吧,我们之间的帐早清了!至于跟我那妹夫说好话的事情,你想都别想——”

    “妹夫妹夫的叫的挺亲热啊。”鱼薇薇也是醉了,这迷之优越感到底是哪来的。

    “那是当然。”说起这件事吕月西就得意,“这种缘分你这辈子都不会有了,不过你也不必羡慕,你这口破锅啊,总能找到个烂盖的,实在找不到,找我啊,我帮你问,我们村那王瘸子、李狗子的,没媳妇儿的光棍多着。”

    一腔火气上涌,鱼薇薇深吸口气,“我今天来找你,也是有正经的事情要和你说,你至于这么尾巴翘到天上的样子?你也是个男人,嘴巴怎么这么缺德呢?”

    “月西你这话可说过了啊。”

    “就是……”

    “人家是来跟你讲理的,你把人家死命的往泥里踩又是个什么道理?”

    ……

    吕家最近的确飘了,与人的说话口气像是吕红霞当了公主一样,早就惹的村民背地里冷嘲热讽,而且村里人又不傻,当初吕家退婚,就是看上了黄爱娥招赘的那些财产,吕家什么德行北村人谁不知道,此时便有村民看不下去了。

    有长辈站出来说“月西啊,嘴下留点口德吧,好歹以前鱼家父母在的时候,对你也不错。”

    吕月西说“不是我不留口德,这个鱼薇薇根本不是叔伯们看到的这样子,她惯爱装柔弱,背地里不知道害了我多少次……我这也是忍无可忍!”

    长辈摇了摇头“她一个女娃娃,能怎么坑害你?”

    吕月西索性不去解释,直接看着鱼薇薇“你赶紧走吧,没得留下来丢脸。”

    鱼薇薇深深看了他一眼,竟然真的走了。

    吕月西略微错愕,但也没太放在心上,吕红霞跟李玉的事情成了,他最近不知多高兴,回去补了个觉,晚上又叫了几个人去镇上的小酒馆吹牛,等散了的时候,已经天色很晚。

    几个狐朋狗友在岔路口分手各回各家。

    吕月西一脚深一脚浅的往家走,刚走过一棵大榆树,树后忽然飞来一拳,直接把他打倒在地,接下来又是无数拳打来,把个吕月西打的死猪一样只能躺在地上哀哀嚎叫。

    鱼薇薇狠狠的又踹了他一脚,才直起身子,“别以为老娘是好欺负的!”

    以前她只觉得,只有不开化的野蛮人才会用暴力解决问题,所以除非忍无可忍,她尽量不动手,现在却觉得,对付有些人,暴力就是最简单有效的法子。

    第二天上午,过路的人发现吕月西把他抬回了家,吕月西掉了好几颗门牙,伤的不轻。

    但他昨晚喝的太醉了,根本就什么都不记得,连打他的人是圆是扁都不知道,只依稀听到有人说“老娘”,立即咬死了说就是鱼薇薇干的,奈何没人信他。

    ……

    鱼薇薇揍了吕月西一顿后出了些气,心情却没好。

    她被吕家兄妹摆了一道,本是想返过去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现在倒好,没给到颜色,却让他们攀了个高枝更嚣张了。

    她越想越不爽,第二天就早早起了,打算去县城一趟。

    石大林像是早知道一样,鱼薇薇出去的时候,已经套了牛车等在那“我今天正好去县城,你要去吗?”

    “……”鱼薇薇已经不知道这是他第多少次正好了。

    南村离县城要两个时辰车程,如果不搭石大林的车,她就得去镇上找车,等找好了车坐着去到县城,估计都下午了,又怎么回来?

    鱼薇薇只好说“那多谢石大哥了。”心想,这利滚利的人情债啊,只怕是永远还不清了,她还是完事多赚点钱,给石大林物色个媳妇儿吧。

    到了县城已经中午,鱼薇薇肚子饿得咕咕叫,找了个卖羊肉粉的摊位坐下,招呼石大林一起吃。

    石大林也没客气。

    鱼薇薇点了两份羊肉粉,又要了几个素菜包子,边吃边问石大林“你来办什么事?”

    “赵员外家要雕个石狮子,今天来看石头。”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

    “下午。”

    鱼薇薇说“那捎我回去,下午太阳落山前在这集合。”

    石大林没有异议。

    吃完饭,两人各自分开,鱼薇薇转到了金缕阁附近去,金缕阁还在关门整顿,鱼薇薇便进了隔壁的两家店打听了一下。

    因为李玉不常来青州县城,那些人也不知道具体的事情,更不知道吕红霞的所在。

    鱼薇薇有些恼火,却又没办法。

    此时离天黑还早,鱼薇薇想了想,搭了个往法幢寺那边去的马车。

    那天昏倒之后的事情她完全没了印象,几次透问石大林怎么救得她,石大林也不说,搞得鱼薇薇有些好奇,她想去法幢寺那边瞧瞧,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

    今日是十五,香客较多,鱼薇薇下了马车后就想往后面的禅院走,却被两个小沙弥拦住了,“施主,后面的禅院不能随意进出。”

    “上次我都进去过的——”

    沙弥说“前些时日出了事情,所以寺中填了新规矩,香客们只能在前院活动。”

    鱼薇薇哦了一声,暗忖难道说的就是自己那件事情……当时到底怎么了?

    被拦了回来,鱼薇薇只能在前院溜达,然溜达来溜达去,也没溜达出个所以然,最后只好先回去。

    回去的牛车上,鱼薇薇忍不住又问“你当时到底怎么救得我?我这手脚上的伤口又是怎么回事?”一开始她一股脑儿全算到吕红霞的头上,如今仔细瞧来,这伤口不像绳索弄的,奇怪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