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50、你腿好了?!
    赵夫人走了出来,因为离得太远,她没认出鱼薇薇来,低呼了一声,忙说“小香,快找人把她救下来。”

    鱼薇薇连大气都不敢喘,费力的抬眼想看看那枝丫,就怕那脆弱的枝丫当场断掉,把她丢下去,可是天不遂人愿,只听咔嚓一声,枝丫断了一半。

    “啊,她要掉下来了!”小女孩稚嫩又天真的惊呼了一声。

    枝丫又咔了一声!

    鱼薇薇快哭了,她几乎能感觉自己以微乎其微的速度在往下掉,只等再咔嚓一声,她就要被迫自由落体!

    这里目测有三层楼那么高,掉下去不死也得断条腿,此时此刻她根本顾不得什么脸面,只希望江华能念在自己救他一场的份上有点人性,当即大喊道“江华、江华——救我——”

    话音刚落,咔嚓一声,枝丫断了。

    鱼薇薇惊叫一声,闭上了眼睛。

    也在这同时,只听嗖的一声,一根金丝从草庐中飞出,缠住了鱼薇薇的腰。

    鱼薇薇感觉自己下落的势头骤然一停,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被金丝吊在了半空中。

    江华从草庐中走出,金丝的另一端捏在他手中。

    鱼薇薇有些恼,喊道“你吊着我干嘛?快放我下来。”

    嗖——金丝一松,鱼薇薇整个身体往下掉,吓得她大喊“住手住手!”

    江华果然住了手,手指一弹,金丝的尾端缠住另外一根粗枝,把鱼薇薇吊在那。他慢吞吞的走上前,停在鱼薇薇的面前,现在鱼薇薇吊着的这个高度,正好到他胸前的位置。

    鱼薇薇挣了两下,下不来,心里郁闷的紧,斜着眼瞪着他“让你放手你就放手,让你住手你就住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

    江华淡淡说“你怎么找到这的?”

    “我可不是专门来找你的,你别误会了,至于现在的情况……这全是意外。”鱼薇薇别开脸不去看他,实则心里尴尬死了,也不是没想过再见的场景,可她就是做梦也没想到会这么丢人。

    江华说“你爬上去的时候,有想过怎么下来吗?”

    “……”鱼薇薇默了半晌,也不去和他废话,直接使出吃奶的力气抬起双臂抱住了江华的脖子,“快放我下来,否则休想我放开你。”

    反正已经够丢人,也不在乎更丢人一点了,鱼薇薇自暴自弃的想,一边还不忘瞪着江华。

    江华略微皱了下眉,手指在鱼薇薇手臂上一抚,鱼薇薇就感觉手臂发麻,半点力气都没了,下一刻,金丝收回,鱼薇薇狼狈的掉到了地上,摔得屁股生疼。

    “你——”鱼薇薇站起身,恼道“你这个人懂不懂得怜香惜玉?”

    江华的反应是直接转身进了草庐。

    小丫头扑上来拉着鱼薇薇的手,笑容惊喜“姐姐,真的是你啊,上次你走后我还想着自己都没跟你告别呢,你做的纱花特别好看,我最喜欢啦,啊,对了,你怎么会爬到树上去?”

    “呃……都是意外……你说你喜欢我做的纱花?其实我还能做很多别的东西呢。”

    “真的吗?”

    小丫头拉着鱼薇薇问她能做什么。

    鱼薇薇暗暗松了口气,总算是转移了这小丫头的注意力,不然她得尴尬死。

    赵夫人走上前来,温柔的说“鱼姑娘,好久不见。”

    鱼薇薇讪笑“是……是啊。”

    “你跟江公子这是……”

    “呃……没什么啊,就你也看到了啊,他这个人脾气坏……”

    “江公子很有个性。”赵夫人淡淡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鱼薇薇一眼,“时辰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再会,鱼姑娘。”

    “……嗯。”

    小丫头很快被赵夫人带走,草庐外只剩下鱼薇薇一个人。

    鱼薇薇踌躇了一下,走进了草堂里。

    江华正在切药材,秀雅而修长的手指,被从窗口进来的阳光照的发亮,动作优美的让鱼薇薇心神一晃。

    当。

    白瓷碗落到桌上,江华把切好的药材放进去。

    鱼薇薇回神,暗骂自己发什么花痴啊,这人可是刚把自己扔到地上,害得自己丢了好大的人。

    她咳嗽了一声,“我问你,半个月前,是不是你?”

    江华慢条斯理的捣药材,“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真是你救的我?”鱼薇薇愣了一下。

    “不像么。”江华抬眸看了她一眼,把旁边的一把药材加了进去,不停的重复着捣药的动作。

    鱼薇薇站那儿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好半晌,江华捣药都快结束的时候,鱼薇薇摸了摸鼻子“谢谢啊。”

    江华走到另外一边拿了个白瓷的瓶子又走到桌案前,从瓷瓶子里倒出几颗药丸来,放在已经捣碎的药材里面。

    鱼薇薇忽然惊叫一声“你腿好了?!”

    江华的手微微一顿,侧过脸来看她,目光一言难尽,像是看白痴。

    鱼薇薇却兴奋的走过去,在他身边转了好几个圈盯着他的腿,“真的好了呀。”她伸手比了比自己的身高“你好高啊……”基本比她高出了一个头。

    江华从她面前走过,又去另外一边架子上拿药材,“你今天自己来的?”

    “嗯。”鱼薇薇还没从他腿好了的事情上回过神来,“你什么时候能自己站起来的?这两个月,你一直就在这里养伤吗?”

    江华“嗯”了一声。

    这不冷不热的像是应付她一样的回答,终于让鱼薇薇回到了现实,她又记起当初这人走的时候多干脆了,而且他们本来就没什么相干,现在又有什么可问的?

    鱼薇薇抿了抿唇,“那次的事情我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吕红霞把我迷昏了,你既然救了我,那你肯定知道我那天怎么了,对不对?”

    江华一顿,原来是不记得了。

    “怎么了,不能说吗?”鱼薇薇看着他“前几日,我想去法寺的后院看看,那个小沙弥说,后院的贵人出了事,所以法幢寺的后院不让寻常香客进了,是什么贵人?和我中迷药的事情有关系吗?”

    鱼薇薇想你的事情你不愿意说,我的事情总能说了吧?

    奈何江华只是慢吞吞的把药材挑好,盖上盖子,就往外走了出去。

    她正要追上去,不合时宜的咕噜声却忽然响了起来,鱼薇薇脸色微红,“喂,有没有东西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