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51、没什么天赋
    江华总算开了口“厨房有东西。”

    鱼薇薇走进去一瞧,还真有东西,只是都不是现成的,需要做,而且这厨房……实在是让人浑身不自在。

    倒不是说有多脏,而是东西略有些杂乱,也许在寻常人看来已经是干净敞亮,但对鱼薇薇这个洁癖加强迫症来说,就是脏乱差。

    鱼薇薇早上出门前只吃了一块饼,早就饿的厉害,法幢寺离县城又远,等回去再吃东西,岂不是要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无奈之下只得挽起袖子,自己动手,麻利的把厨房规整成自己受得了的模样,才一边切菜一边问“你吃午饭了吗?”

    江华丢来两个字“没吃。”

    “……”

    江华厨房内的东西充足,鱼薇薇做了个红烧肉,炒了碟素土豆,一碟烫青菜,又擀了面条。

    江华沉默的进食,没有说话的意思,鱼薇薇因为他方才的过分沉默也懒得再问他什么,因为她知道,问什么这人绝对都没反应。

    吃完饭,江华去整理刚才捣碎的药材,鱼薇薇在厨房刷碗,她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将厨房刷洗干净,一边抹着额头的细汗,一边走出来。

    江华慢慢走来,把一只白瓷瓶交给她。

    “什么?”鱼薇薇接过问。

    江华说“舒痕露。”

    鱼薇薇一听名字就明白了用途,本来因江华对自己三缄其口生出的那些不愉快一扫而空,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

    她接过,顺手抛起又捏回手中把玩着,忽然就想起自己卧病在床那几日每天抹的药膏和内服的药……想来应该都是江华给的,这个人看似冷漠寡言,其实人还是不错的嘛,或许他只是救了自己,对那天发生的事情并不清楚。

    鱼薇薇说“我走了。”

    江华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似乎有话要说,却终究是欲言又止了半晌,把所有话都咽了下去。

    离开法幢寺后,鱼薇薇本要搭车回去,没想到在寺门口遇到了还没离去的赵夫人,赵夫人热情又温柔的邀请鱼薇薇同车,眼看周围也没别的车,鱼薇薇便感激不已的上了车。

    路上,赵夫人与鱼薇薇聊着闲话,当说起鱼薇薇做的纱花时,十分赞许,“姑娘的手艺比那金缕阁的都要好。”

    鱼薇薇客气的笑了一下,说起金缕阁,就想起吕家兄妹,实在不是什么高兴的事情。

    “刚才听姑娘说能做的东西很多?”

    “也不算特别多。”

    “姑娘的手艺我是知道的,又何必谦虚?下个月是我家老夫人六十大寿,我想请姑娘给家中的孩子们做些漂亮又别致的发带或者首饰,不知姑娘可有时间?”

    鱼薇薇笑着说“自然可以,夫人把要求和数量告诉我就好。”

    小丫头气哄哄的鼓起腮帮子不理人了。

    赵夫人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哄了她两句,一边与鱼薇薇说了数量,又说“好看别致就行,我家老夫人不喜欢太素淡的东西,至于银子,鱼姑娘说了算。”

    “明白了,等我做出东西来,再按照东西的好坏定价格。”

    赵夫人打趣说“姑娘可不要念着我是老主顾就给我打折,该收多少还是要收多少,免得惯出我的坏习惯,以后姑娘可就要吃亏了。”

    鱼薇薇心里暗忖还有以后?

    很快到了县城,鱼薇薇说“夫人把我放在这里就好,我自己搭车回去。”

    “这怎么行?你一个姑娘家,回去的路途挺远的,怕也不安全,这样好了,我让家人送你回去。”

    “这……”

    “江公子对我赵家有莫大的恩德,鱼姑娘又是江公子的表妹,照顾鱼姑娘也算是我报答江公子,鱼姑娘就别推辞了。”

    鱼薇薇笑着道了谢,心里却明白,不管是忽然上门的生意,还是赵夫人如此热情的照顾,都是因为江华,这家伙啊,总算没有白救。

    而且这种送上门的生意都不接,还想怎样?

    ……

    夜色渐浓。

    江华把要切的药材已经全部切完,肚子也饿了。

    进到厨房,他停住了脚步,这个过分干净整齐的厨房,竟然让他不知从何处下手……好吧,就算不这么干净整齐的时候,他也一样不知从何下手。

    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住在这草庐内,寺院都是些素斋,他吃不惯,赵夫人本来意思是派个人来给他做饭,可他行踪不能随意暴露,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直接就给拒绝了,吃喝便一应都是赵夫人派人送来,食物在路上颠簸一阵拿到他面前的时候,基本成了剩饭,毫无口感可言,可谁叫他腿脚不便,只能忍了。

    后来腿脚好了,他便不许赵夫人随便派人来,吃喝的事情都是自己照顾自己,赵夫人每隔几日让人送新鲜的食材来。

    可他在别的方面都是天纵奇才,唯独做饭这件事情上,实在是……没什么天赋,做的东西不是没煮熟就是烧焦,每顿饭都是在荼毒肠胃,前几天甚至发了肠胃病,到今日都没好利索,别看他面色如常,其实腹中早就酸疼的难受死了。

    而今天晌午,鱼薇薇做的那顿饭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吃下肚去就是舒服,他感觉从喉咙口舒坦到了胃里,甚至连腹痛都似乎被缓解了。

    可鱼薇薇是不可能一直给他做饭的,这会儿他只能自力更生。

    他看了半晌,终于走过去淘米,又把白菜切成碎,和米一起下锅,打算煮个粥来喝。

    他当然也不想喝粥,他又不是和尚怎么可能喜欢吃这么清淡,但是他没办法,在烹饪这件事情上,他一来没天赋,二来实在懒得用心,只盼着能填饱肚子,等到伤势完全恢复,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经过这大半个月来的不断练习,这顿白菜粥他虽然没有煮夹生,但却因为煮的太久火候太大给糊了……

    看着那略微焦黄发黑的粥,江华深吸了口气,忍着胃部不适,咽了下去。

    成年人,口腹之欲还是控制得住的。

    他如是告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