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52、石大哥你很好
    鱼薇薇回到家中的时候,太阳刚落山。

    菜园中的菜大多都能吃了,她去摘了两根山椒,做了一碟辣椒炒鸡蛋,又蒸了点米饭,本来打算多蒸一些,晚上吃一些,留一些第二天早上炒了做早饭,但念及天气这样热,最后还是放弃了。

    前世的时候鱼薇薇因为身体的缘故,只能吃些清淡的,得了这健康的身子后,便控制不住想吃辣,虽然被那菜辣的直冒汗,但鱼薇薇心里却觉得超级爽。

    吃完东西后,她又去把菜园里的草拔了拔。

    外面传来石大林的声音“鱼姑娘——”

    “在。”鱼薇薇把杂草弄了个篮子装着,去开了门,“这些虽是杂草,却嫩着,可以给石大娘去喂喂鸡。”

    石大林把篮子接了,“今天出去没遇什么事吧?”

    “没有。”鱼薇薇知道他是关心自己,笑着转了一圈,“你瞧我,没少胳膊没少腿的,好着呢。”

    “那就好。”

    石大林又说“以后你要出去,招呼我就行,我时常出去的,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鱼薇薇犹豫了一下“石大哥……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太麻烦你,我对你——”

    “无妨,我们是邻居,相互照应是应该的。”

    “……”鱼薇薇沉默半晌,她想着要是一直这么下去,石大林对自己情根深种无法自拔了,自己要如何应对?总不能因为还不完的人情债就以身相许吧……

    想来想去,她觉得还是早早把话说清楚的好,免得以后成了孽债,当即慎重无比的说“石大哥,咱们是邻居,相互照应的确是应该的,但石大娘的意思很明显的,要将咱们送作堆……当然,石大哥你很好,可你不是我的菜。”

    石大林愣了一下,“什么菜?”

    “就是,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鱼薇薇一口气把话说了,“你很好,真的很好,但是我只当你是朋友,为免石大娘一直误会,我觉得我们还是保持一点距离的好,你觉得呢?”

    “……”

    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鱼薇薇看不清楚,又说“看来我们达成共识了,石大哥早些回去吧,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帮你物色个不错的娘子。”

    啪。

    门板在石大林面前和上了。

    石大林顿了半晌,额角的青筋隐隐抽动了一下,哭笑不得,天知道,他只是个护卫,一个下人,做的一切都是关照主子,他哪敢对她有半分越界的念头,都想到哪去了?都怪他娘,没事胡扯什么。

    ……

    鱼薇薇烧了水,洗了澡又把衣服洗干净,坐在床榻上,照着油灯,给手腕和脚腕上的伤口抹那舒痕露,那药露的味道很淡,特别好闻,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

    她想起自己卧病在床的那几日,喝的汤药和抹的药膏,当时并没来过大夫,药都是石大林每天回来的时候拿来,想来也是江华。

    其实疤痕并不明显,她自己都不曾注意,倒是没想到,江华却记得。

    鱼薇薇一笑,喃喃道“表面是个臭石头,心倒是细……”

    第二日,鱼薇薇就开始着手给赵夫人做首饰,按照赵夫人列的单子,府中三十个孩子,其中七个男孩二十三个女孩,她就要做二十三件不一样的发饰,而且颜色要鲜亮。

    这对鱼薇薇来说只是小事,忙了三天,已经做足二十件。又从以前做的那些没拿去金缕阁的首饰中挑出了三件适合小姑娘戴的来,摆在了一起。

    “大功告成啦!”鱼薇薇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不过,看到那些前面做的首饰,鱼薇薇就想到了吕家兄妹那丑恶的嘴脸。

    她捏了捏手掌的骨节,发出清脆的咔咔声。

    她在家里待了三天几乎没出门,一直坐在那弄首饰,如今身体都像是上了锈一样的酸疼,也是时候活动活动胫骨了。

    ……

    吕月西去县城置办了些东西,驾着马车回到镇上的时候,忽然有些馋,就在镇子上的馆子里买了一只烧鸡,两斤羊肉和一些小菜,打包了回家准备和父母一起吃,等出了馆子,时辰已经有些晚,夜幕悄然降临,因为天阴,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这什么鬼天气……”吕月西啐了一声,把东西塞进马车,自己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扯着马车的缰绳。

    出了镇子,不一会儿就走到了三道弯路口那儿,刚绕到第二个弯的时候,忽然刮起大风来,榆树下似乎有个人影。

    吕月西心里打了个突,他上次就是在这路口挨得揍,对这儿是实在有阴影,恨不得能飞过去,但偏巧这里弯太急,吕月西只能慢慢绕,并且暗暗告诉自己别多想,他们吕家现在发迹了,哪还有那不长眼的又来找他的麻烦,兴许他只是看错了呢!

    他目不斜视的驾车,暗处却忽然飞来一拳,直接把他打的架到了榆树的树杈上。

    “哎呦——”吕月西惨叫一声,“什么人?你到底是——”谁!

    一拳,吕月西从树杈上落到了地上。

    又一拳,吕月西从地上飞到了马车的车顶棚上。

    再一拳,吕月西又从马车顶飞的挂到了马背上。

    马儿受惊,嘶鸣一声,吕月西咚的一声,掉在地上,腿被马车轱辘撵过,惨叫声惊天动地。

    石大林从暗处走过来。

    “……”

    蹲在草丛里还没来得及出手鱼薇薇目瞪口呆,她慢慢站起身,“你——”

    石大林说“先走。”

    此时时辰不算太晚,肯定还会有人路过,到时候要是把他们抓个现行可就糟了。

    鱼薇薇当即闭上嘴,赶紧跟上去。

    等一路回到家中,鱼薇薇才问“你怎么在那里?”石大林没有对吕月西动手的动机,唯一的可能就是给自己出气,可是前几天她才刚跟石大林划清界限啊,这是闹哪样?

    石大林语气平平的说“路见不平罢了。”

    “你那么凑巧就在那?”

    “嗯。”

    “……”鱼薇薇又是一阵沉默,半晌才说“我觉得,我可能说的不够清楚。”她清了清喉咙,认真的说“我知道,我这么说很伤人,但我真的……呃……我对你,就像是妹妹对哥哥的那种,你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