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56、好阴险
    小柔知道自己话多了,忙收起羡慕,低声问“姑娘,咱们是直接回吗?”

    吕红霞说“去香料铺子。”

    “是。”

    马车在街口拐了弯,进了另一条街市,不一会儿停在了香料铺子门前。

    伙计一瞧那奢华的马车,连忙迎了出来。

    ……

    不远处,鱼薇薇从车辕上跳下来。

    石大林皱了皱眉“我陪你过去吧。”

    “不用了,光天化日的,她能把我怎么样?再说了,牛车刚丢,你不想把马车也丢了吧?”

    石大林……

    “安啦,没事的。”鱼薇薇安慰了他一句,径直走向香料铺子。

    ……

    伙计把早就准备好的香料全部拿了出来。

    吕红霞打开其中一个雕花的描金盒子,细细闻了闻,又去看另一盒。

    伙计说“都是最上等的,您就放心吧。”

    吕红霞没有应声,一一检查完,才把盒子都放了回去,“东西不错。”

    伙计满脸堆笑“您满意就好。”

    “吕红霞——”就在这时,店门口忽然传来一道女音,吕红霞一顿,回过头去,冰冷的眼下意识的微微眯起,一抹憎恨自眼底闪过,“是你?”

    “好久不见了。”鱼薇薇淡淡说“我有事问你。”

    吕红霞冷冷一笑“我没时间。”说着就要出店门上马车。

    鱼薇薇直接抓住她手腕,“不把事情说清楚你今天就别想走。”

    她力大,只是轻轻一捏,就让吕红霞惨白了脸色,小柔赶忙去掰她的手“你是什么人,快放开我家姑娘,快——”

    鱼薇薇压根不理会她,只看着吕红霞说“你是要在这儿说,还是要找个地方单独说?”

    吕红霞当然知道鱼薇薇说的是什么事,她怕事情暴露被李玉知道,只能咬牙忍着。可手腕的骨头都像是要碎了,她还从未受过这种疼痛。

    吕红霞颤声说“你先放手!”

    鱼薇薇没放,反而加重了力道,吕红霞当即痛的惨叫了一声“出去说——”

    到了外面的巷子里,吕红霞把小柔支走,才白着一张脸看着鱼薇薇“你想说什么?”

    “你心里没数吗?那我提醒你一下——法幢寺,你好好回忆回忆再跟我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再提醒你一下,你把我药的晕了过去。”鱼薇薇的手慢慢握成拳头,仿佛随时会一拳打过来。

    吕红霞僵直了背脊,“当时我是想让你吃点苦头,才给你下了药,可是我还什么都没做,你就被人掳走了,后来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后面的事情?”鱼薇薇瞪着吕红霞。

    吕红霞不确定救走鱼薇薇的人是谁,但今日鱼薇薇还能站在这,只能证明那天有人当了鱼薇薇的解药。

    她以为,今天鱼薇薇这样气势汹汹,是因为已经失了身,所以来找她算账!

    可吕红霞人活两世,敏感的很,此时瞧鱼薇薇的表情,忽然意识到她想错了,如果鱼薇薇真的失了身,就不会和她在这废话,而是会立即大打出手。

    她心里一时间又是憎恨又是好奇,恨鱼薇薇居然完好无缺,好奇那个救她的人是谁,但她更知道,自己不能和鱼薇薇在这纠缠下去。

    她慢慢抓紧了刚才出来的时候随手拿的香料盒子。

    鱼薇薇追问“你说清——”

    吕红霞忽然冲鱼薇薇扬来一大把粉末,鱼薇薇猝不及防,吸入了好几口,脸上身上沾的全都是,等反应过来,吕红霞已经跑出了巷子,小柔赶紧扶着她上了车,车夫马鞭一挥,逃之夭夭了。

    石大林跑过来,焦急的问“没事吧?”

    “没、呸——”鱼薇薇吐着口中呛人的粉末,抹了两把脸,气的柳眉倒竖,“这个女的好阴险!”

    被这么一搞,鱼薇薇也没了兴致,一边拍着衣服一边走向不远处的马车。

    石大林有些自责,一路上都安静的驾车。

    鱼薇薇坐在车里努力的回想那天的事情,但总是没什么头绪,唯一记得的只有江华和金丝。

    微风吹过,马车的布帘子有些飘,鱼薇薇透过缝隙看到石大林宽厚的背,忽然就暗戳戳的想,别是她中的药是什么肮脏的,或者有后遗症,所以石大林和江华两人才这么三缄其口吧?

    可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鱼薇薇百思不得其解。

    回到家中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了山,石大林把马车往鱼薇薇这边牵,鱼薇薇说“牵回你家去,随意找个理由对付过去,免得石大娘那里不依不饶。”牛车啊,全家最值钱的财产,就这么丢了,石大娘能轻松放过石大林才怪。

    鱼薇薇又说“丢了牛车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而且我麻烦你很多,坐你的车次数也多,都没付过钱,嗯……这马车就算我们的共同财产吧,你用的时候你随意用,我偶尔出门的时候,你负责驾车载我就好。”

    石大林点点头,答了一声“是”。

    鱼薇薇倒愣了一下,觉得有点不对,但心里揣着事情,又没反应过来哪儿不对,进了屋后惦记着烧水洗去身上那些被吕红霞撒的粉末,很快把那事给忘记了。

    第二天一早,鱼薇薇换了新买的淡紫色衣裳,梳了个单螺,提着篮子,刚打开门,就对上石大娘眉开眼笑的脸。

    “薇薇呀,你昨天去县城了?”

    鱼薇薇大致猜到她的来意,点点头,笑说“是呀,那几身衣服是专门带给你和小石头的,感谢你们这段时间对我的照应。”

    “哎呦……”石大娘笑出了满脸褶子,“你看你也是孤零零一个女娃儿家,我们还收你买的衣服,这怎么好意思呢。”

    鱼薇薇说“应该的,都是邻居嘛。”

    小石头穿着新衣服,蹬蹬蹬跑了出来,冲鱼薇薇甜甜的笑“谢谢姐姐……姐姐买的衣服好好看。”

    石大娘指头点了小石头的脑袋一下“乱喊什么?叫姨姨!”她指望鱼薇薇做儿媳呢,这便宜孙子这么一喊,辈分不都乱了。

    “哦……姨姨——”

    鱼薇薇讪笑了一下,“我先去趟河边,大娘您先忙。”

    “我——”不忙啊。

    石大娘想说,奈何刚一开口,鱼薇薇已经快步走了。

    一路到了河边,鱼薇薇才彻底舒了口气,石大娘那目光,实在是热切的过了头,看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把篮子放下,沿着河边拨拉着草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