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57、蠢出生天
    别看河边的草杂乱,却有些好东西,当初的辣椒就是在河岸不远处的杂草丛中发现的,她移回菜园子之后活了,现在长得很好,她记得上次好像在这边看到些小红果,像是枸杞,打算找来摘回去泡茶喝。

    在草丛里翻找了会儿,鱼薇薇果然看到一棵带刺的矮荆棘,上面挂满了小红果,可不就是枸杞吗?她高兴的蹲下身子,一颗颗小心的摘下来放进篮子。

    草丛中似乎有窸窣的声音。

    鱼薇薇手停了一下,仔细一听,却又没了。

    她便继续摘,摘完一棵,看到不远处还有几棵,刚站起身要往过去走,只觉小腿肚钻心一样的疼,她赶紧低头查看,只见一条蛇缠着她的腿肚咬了一口,然后飞快的窜进草丛不见了。

    她前世最是怕这种软体动物,当即就吓得脸色煞白的跌坐到了草地上,半晌,等反应过来蛇已经窜走,想要站起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是毒蛇?

    鱼薇薇惊的无法反应,难道穿了这么一回,又要交代到这毒蛇口中吗?

    鱼薇薇神智渐渐不清。

    远处似乎有人过来。

    她栽了过去,不省人事。

    ……

    “怎么样?”石大娘焦急的问。

    “不知道。”

    “这可怎么办?不然先去请善堂那老头子来看看!”

    石大林想了想,很快说“娘,你寸步不离的照顾好她,记着,寸步不离。”

    “那你呢?”

    “我去找人。”

    石大娘六神无主,还想再说什么,可石大林大步出门,很快就消失在了山道上,石大娘只要咬咬牙回到鱼薇薇身边。

    ……

    一阵劲风过,石大林稳稳落到草堂内,与此同时,屋内飞出一根金丝。

    石大林立即说“鱼姑娘出事了!”

    那金丝戳破他的衣袖,嗖一声又收了回去,屋内,江华顿了顿,才问“什么事?”

    “蛇毒,她被毒蛇咬了,我虽然已经吸出了毒血,可她整张脸都是黑的——”

    话音刚落,江华从屋内走出来,虽面色平静无波,但脚步却明显比平日要快上几分。

    “药箱。”他只丢下两个字,衣袂一闪,人已不见。

    ……

    石大娘焦急又不安的守在鱼薇薇跟前,不断的擦拭着鱼薇薇额头上冒出的细汗,一边喃喃“闺女,忍着点,忍着点啊,大夫马上就来了!”

    “你可千万别有事啊……”

    “我家大林和小石头的后半辈子可还指望你呢,你看你这么大个院子,你要是死了就都享受不到了啊闺女!”

    小石头在院子里玩耍转悠,无聊,又跑进菜园去,不一会儿忽然哇的大哭起来。

    石大娘气的脸上的沟壑越深了几分,跑出去大骂“哭什么哭,真是要气死老娘是不是?”

    小石头的哭声却越大了。

    石大娘跑过去一看,却是小石头手上拿了个细长的绿东西,用力抹嘴抹眼睛,不管石大娘怎么办,骂也好,哄也好,总之他就是哭个不停。

    石大娘没了招,只得把小石头抱在怀里又跑进去照看鱼薇薇,一边给鱼薇薇擦汗,一边哄着小石头,折腾了快半个时辰,孩子也哭得累了,就在石大娘怀中睡着了。

    石大娘这才喘了口气,抱着小石头送回自家炕上,又转回来打算继续照顾鱼薇薇,可刚到鱼家院子门口,脚步猛然顿住了。

    “那是——”

    一个人影进了鱼家的院子,而石大林跟在后面提着箱子。

    石大娘用力的揉了揉眼睛,跑过去瞧仔细,确定就是江华无疑,同一时间,脸上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来,瞪着石大林的眼神像是看白痴。

    ……

    屋内,江华一手切上她的脉搏,一边凑近她身边,细细的闻了闻。

    石大林说“伤口在小腿。”说着就过去要掀被子。

    江华却眉心微微一缩,伸开广袖将床榻内的鱼薇薇挡住,“你先出去,拿点药酒过来。”

    石大林顿了顿,走了。

    江华给鱼薇薇嘴里塞了一颗解毒丸,袍袖一挥摆,将门关上,才转身掀开被子,当他看到鱼薇薇白皙的小腿上那个乌黑发青的伤口时,瞳孔骤然一缩。

    赤练蛇毒。

    该说鱼薇薇命大吗?这种蛇毒,世上除了他和师傅之外,竟也是无人能解的。

    他快速取出金针,刺入她周身几处穴道,稳住毒素不在全身蔓延,又用匕首在她伤口处划了个十字,往外挤了挤,确定没有流出的血液不再是黑色,才取了一只瓷瓶,把银白的药粉撒上去。

    ……

    石大娘在鱼薇薇家门口探头探脑半晌,拉着脸回了自家院,瞧了小石头一眼,刚出来,就看到石大林从厨房拿了一壶酒要走,火气嗖一下窜上来,忍也忍不住,噼里啪啦朝着石大林骂过来“你说是镇上没大夫还是县城没大夫,干嘛非要把她那个表哥给找来!”

    “那毒很厉害,只有她表哥能解。”

    “有多厉害?老娘在这村里住了五年了什么时候见过毒蛇,还能要命不成?本来眼瞅着你和鱼薇薇的事情就能定下来了,你这倒好,又把她那表哥给弄来,她跟她表哥那样……哪还有你半点机会?你蠢出生天啊!”

    “娘,这种话你最好别再说了。”

    他口气严肃,倒让石大娘愣了一下,然后火气越大了,“什么话我别说?我还不是为了你操碎了一颗心,你倒嫌我多管闲事了?!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娘。”石大林慎重的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石大娘一愣。

    石大林又说“她是和我们娘俩的命系在一起的任务,是主子。不然您以为,咱们为何在五年前忽然到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来,什么地方的院子不买,非要买这个院子?”

    “我……我以为你退下来了……当时不是还给了银子吗……”石大娘怔怔的说着,“虽然十两银子真的很少,但也比担惊受怕强,我还以为你走这么远的地方,是想离东京远一些,我没想到……”

    石大林说“你以为我能退?娘你不要太天真了。你更不要有那些不该有的念想,这位主子不是咱们能高攀的,而且,她要是有什么事情,咱们的命就都没了。”

    石大娘打了个寒噤,半晌,才又说“那既然是要紧的贵人,让那个‘表哥’在她院子里走来走去合适吗?”

    石大林说“不合适也没办法。”

    鱼薇薇中毒了,当然要人照看,而且这个江公子从医术到脾气到相貌到手腕上的金丝来看,都很有可能是那个人,如果是那个人的话,也没啥不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