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后她只想种田 > 59、好饿
    外面飘着细细的雨丝,在安静的只剩下心跳的房间内,那沙沙的声音异常的大。

    江华坐在一旁,修长雅致的手切上她的脉搏,“你感觉怎么样?”

    “……累,没力气,头昏昏的。”

    “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被咬的吗?”

    鱼薇薇迟疑的说“我只记得我去采枸杞,在草丛里……”话到此处,她白着脸打了个寒噤,此时想来依然后怕。她的视线,从自己的手腕,慢慢移动到江华俊逸的脸上,“你这都是第二次救我了,谢谢你。”

    江华挑了挑眉。

    鱼薇薇苍白的脸上有几分尴尬“我想上次中药的事情。”

    中了蛇毒之后,她就昏昏沉沉的,一直做梦,梦到的东西杂乱,有前世的,也有今生的。但有一段模糊的看不清的记忆在她的梦里来来去去了无数遍,就是她抱着江华的那一段,梦里的情形因为一次次电影一样的不断回放,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她忽然明白,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否则她不可能把细节都记得那么清楚。

    江华淡淡说“你救了我,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

    “哦。”鱼薇薇想,说的够银货两讫的。

    确定脉搏无异,江华起身要走。

    鱼薇薇下意识的紧紧扯住他,等江华回过头来看她的时候,她露出尴尬无比的表情来,“对不起……”她知道没必要这样,但她就是怕啊,她对蛇那种软体动物,有前世的阴影。

    江华说“我在这院子周围都撒了药粉,蛇虫鼠蚁都不会靠近,松手。”

    “哦……”鱼薇薇咬着下唇,不情不愿的把手松开了。

    江华很快的离开了房间,她还是不放心,抱着膝盖躲在被子里,一点也不敢放松。

    不一会儿,石大娘就端了白粥进来,“听江公子说,你醒了,我就赶紧端了过来,来……鱼姑娘,快喝一点吧,你可都半月没进食了。”

    “好。”鱼薇薇暗暗松了口气,只要有人在,她便没那么怕了,她的确是饿了,但手又没什么力气,只好由着石大娘喂她。

    喂完了粥,石大娘要走,鱼薇薇赶忙喊住她“大娘——”

    “怎么了?”石大娘回头看她,“鱼姑娘,你是哪儿不舒服吗?”

    “你……”鱼薇薇诧异的看着石大娘,“你怎么不叫我薇薇了?”

    一口一个鱼姑娘,连动作和以前比都拘谨了不少,喂个饭好像都小心翼翼的。

    石大娘脸上堆着笑“哎呀,不就是个称呼嘛,就是觉得鱼姑娘好听啊,你要喜欢我喊你薇薇,那我那么喊你。”

    “……”事实上,石大娘每次喊鱼薇薇的时候,鱼薇薇都觉得亲热的过了头,十分不自在,她笑着说“随您高兴,怎么喊都好。”

    “那到底是喊什么好呢?不然还是叫薇薇吧,其实我顺口了。”

    “随您。”

    和石大娘说了这两句话,她心里的恐惧去了不少。

    外面的雨下了两天,鱼薇薇的精神也恢复了一些,已经可以下床走动。

    江华每日早晚都会给鱼薇薇诊脉,但除了诊脉,他基本也不和鱼薇薇说什么,神色一如往常,淡淡的。

    第三天下午,终于晴了。

    鱼薇薇套了鞋子穿好衣服进到厨房,在锅里填满了水,起了火,正烧着,门口忽然传来江华的声音。

    “想洗澡?”

    鱼薇薇回头瞧了他一眼,“嗯。”

    躺了大半个月,她早受不了身上那股味了,偏生自己动不了,石大娘又是来去匆匆,她不好说,自然更不可能跟江华说,才一直忍到这会儿自己能行走自如。

    “把这个东西放进水里。”江华把一个小瓶子放下。

    “那是什么?”

    “药露,在洗澡或者洗衣的时候滴两滴,对你身体有好处。”

    鱼薇薇哦了一声,拿过来闻了闻,有一股药草香,不浓也不淡,甚至算得上好闻。

    她笑眯眯的说“谢谢啊。”

    等把水烧好,她搬了木桶到自己房间,调好了水温,检查了下,确定门窗都关好后,把江华给的药露倒了点。

    把自己泡进浴桶的那一瞬间,她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等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她找出前面买的那几身衣服,选了选,换了一身淡绿色的笼纱襦裙,把头发梳干,绾了个简单便捷的圆髻,找出宽发带和簪子固定好,就又进了厨房。

    最近不是喝药就是喝粥,她馋的厉害。

    但这半个月,她吃的药啊粥啊都是石大娘煎了煮了送到这边来的,她家基本没开灶,厨房都落了一层灰。

    她挽起袖子,把所有的用具都刷洗了一遍,灰蒙蒙的灶台也没放过,刷洗的干干净净的,才重新起火烧水,又进了菜园里。

    菜园里的菜长得很好,辣椒又粗又长,小白菜也包的圆鼓鼓的,还好昨天她请石大林帮忙买了一些肉和板油,今天她可得好好做点东西吃。

    鱼薇薇先找出上次买的粉条泡上,再把白菜分成大瓣泡进清水里,才去和面。

    面是很软的那种拉条面,和面水加的盐很少,她揉了好一会儿,把面团揉的光滑均匀,抹了油盖好,去到厨房进门的橱柜那找了糖罐儿出来,把刚才洗好的辣椒切成大块备好,又取了石大林昨天买的五花肉,切成筷子那么宽的片,找了葱姜蒜切成片,在灶里起火,热锅冷油,把肉和葱姜蒜倒了进去,炒出香味又翻了会儿,加水焖上。

    焖肉的时候,她又去醒了一次面,等焖的差不多,才把白菜瓣和粉条都下了锅。

    另外一边小灶又起了火,做了个虎皮辣子,出锅后刷洗干净,添好水,这边的猪肉炖粉条也好了。

    江华坐在院内的杏树下,香气不受控制的飘进他鼻息间,勾的胃里馋虫大作。

    他其实也是吃惯山珍海味的人,不至于这样控制不住口腹之欲,但最近这三个月,先是被自己非人的厨艺折磨的两个月持续腹痛,又被石大娘的大锅水煮菜折磨了半个月,到了如今那口腹之欲是完全不受控制,只闻着香味都迈不开脚了。

    他本来想今天离开的,但是……

    好吧,他饿了,等吃了这顿饭再说走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