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锦鸾归 > 第145章 退兵了
    京城最近很热闹。

    先是三松斋文会上,名不见经传的苏锦鸾一人对战数十才子不落下风不说,还狠心地留下两道上联,那对子绝得时至今日无人对出。

    各文人才子口口相传,求助书信发往各地师长处,苏锦鸾的名字也随着这两道上联而广为人知,叫一众文人雅士恨得牙痒痒,绞尽脑汁寻下联,不敢轻易认输。

    据说两榜进士出身的朝堂大员,以及饱读诗书的书院山长与夫子,乃至桃李满天下的隐士大儒全都被惊动了,日夜沉吟,苦思冥想,依旧无有所得。

    看热闹的百姓们也津津乐道,甚至就连边疆狼烟将起的忧虑都被冲淡不少。

    最扬眉吐气的却是大炎的女红妆们,尤其是腹有诗书的,更是隐隐将苏锦鸾推崇为才女的领头人。

    瞧瞧,谁说女子不如男,若非朝廷科考不许女子参加,说不定这状元啊公侯啊,还真没你们爷们什么事儿!

    就算是女儿身又如何?苏锦鸾以一己之力封县主了,不比你们男人封侯拜相差!

    一时间民间女子聚会结社之风兴盛,各地不时传出才女之新作佳作来,大有与才子们一较高下之意。

    才子们大受刺激,经由两道上联检测出自己学业不精其实难副,羞赧之余奋发苦读,浮夸懒散的学风为之一正,令师长们大为满意。

    值此文风兴盛之际,京城新华书肆刊印的几本书卖火了!

    《三字经》、《弟子规》、《笠翁对句》、《今古贤文》、《算学基础(一)》、《诗三百》、《词三百》、《曲三百》,每一本都令人叹为观止,震惊文坛!

    传闻皇帝如获至宝,手不释卷,日夜与皇后吟诵研读,曾为争论哪一首更出色,各持己见,吵得不可开交。

    太子居中调和,却被帝后拉住评理,不想辩不过父母反被两位至尊齐齐训斥,平白领了好多功课。

    没奈何,太子只得下了苦功,硬生生将书全背下来了。待又被帝后拉去评判时,太子有理有据滔滔不绝地说了一通,还真把那二位给说懵了,谁也不吵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共同看书学习,赞不绝口。

    宫中传闻向来流传得快,就连种地的老百姓,都猜皇帝下地时扛着的是金锄头,更别提这种有鼻子有眼的温馨小故事,基本上一听说就全信了。

    皇上皇后跟太子都喜欢看的书,那还有错?咱也得看!

    听说就连京城里的老鼠都被感化,消失得干干净净!咱总不能还比不过个耗子懂事吧?

    于是新华书肆的书卖得更火,遍销大江南北,读书人几乎人手一本,随处可听得吟诵声。

    “人之初,性本善。”这是摇摇摆摆的孩童在牙牙学语。

    “弟子规,圣人训。”这是拜师开蒙的小学生在摇头晃脑。

    “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这是回头补基本功的,男女老少全都有。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这是狂放不羁的。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这是心性恬静的。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这是胸怀大志的。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这是扛枪练兵的。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这是公推为平安县主最喜欢的。

    是的,新华书肆的东家是平安县主苏锦鸾,这是个人尽皆知的秘密。

    这几本书其实都出自苏锦鸾之手,是第二个不能说破的公开的秘密。

    平安县主煞费苦心,为每一本书每一首诗词安上一位查无此人的作者,还套上个梦游仙境自异世他乡得获好文的名头,一再表示她只不过是居中搬运刊印,为启发民智,传播知识做点分内之事。

    如此谦逊诚恳,叫人舍不得揭破她。

    你问她为什么这样做?

    当然是平安县主本性淳厚,不愿打全天下人的脸面啊,更怕压垮了大炎文人的脊梁。

    不信?听说过烟锁池塘柳没有?

    平安县主随口戏言,便难为住了一片人,她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能“搬运”诗三百词三百曲三百的仙缘深厚之人,会不知道简单一个五字对的下联?怎么可能!

    但她就是咬死了她也对不上,就连她亲爹左相来问,甚至皇帝问她,都不改口,从来不承认自己是什么才女。

    自打那以后,平安县主摸清了咱们大炎文人肚子里的墨水有多少,就再也不提吟诗作对之事;

    可她又是慈悲而豁达的。

    她是咱们大炎的平安县主,看着大炎文风不昌,那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得已之下才想出这么个办法来,将自己呕心沥血所著的诗书,改名换姓,一口气全抛了出来。

    不争名不逐利,一心只为了帮大炎子民向学,这是何等胸怀!

    若她有半分私心,便像那个偷窃抄袭的苏瑾沫那样,随便拿出一首来,扬名天下唾手可得!一首新诗词怎的卖不上千金?

    可现如今呢,她坦坦荡荡全印出来了,一本诗集才卖半分银子,相当于白送,连本钱都收不拢。

    你说她能是为什么!

    啥?你说她年纪轻轻,一个人写不出这么多大作?

    那是你见识少!

    平安县主生而知之,懂么?

    世人说她痴傻,实则她是在心无旁骛地默默学习!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别人太蠢,她懒得理会罢了。

    其向学之心之坚定艰难,足可印证亚圣孟子的那段话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这些诗文是她积攒了一十三年的旧作,还有好些新作没出呢,不信你就等着瞧!

    平安县主之才能,岂是尔等愚钝之辈能懂!

    白银如意知道吧?哪吒踏的风火轮鞋知道吧?带轮子的椅子知道吧?跟马似的骑上就能跑的车子知道吗?

    都不知道你瞎叨叨个啥!

    还有炒菜、香皂、烈酒,全都是平安县主想出来的!

    啥?平安县主又折腾出来新玩意了?火炕?还有新犁新水车?

    老天菩萨,平安县主太厉害了!赶紧说说这都是啥好东西?

    “大善!平安,你简直就是朕的福星,是大炎的福星!说,想要什么赏赐?”

    皇帝红光满面,连日来的好心情在此刻达到巅峰!

    苏锦鸾穿戴一新,一身新做的县主冠服将她衬托出几分气度。

    她规规矩矩站在金銮殿上,顶着满朝文武的灼热视线,竭力保持仪态。

    “皇上,臣惶恐。不知有何喜事,恳请一闻。”

    皇上哈哈又笑几声,一拍御案。

    “西戎和北齐退兵了!他们惧怕咱们平安县主的文名,主动退兵,要来拜师了!”

    妙书屋

    jangu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