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地狱缚绝技完成的瞬间,毁灭日就察觉到了不同。

    束缚在身体各处的套索突然阻力大增,原本有点松动的感觉此刻消失不见,仿佛一张牢不可破的大网,稳稳地缠住它。

    能让路克在这种时刻使用出来的绝技,自然不会是什么简单货色。

    活结先生的绳技天赋加创世纪运算出来,多达上百种的最佳方案,能有效针对大部分的生物体——尤其是人形生物体。

    地狱缚一旦完成,受缚者就不再是面对一根绳索,而是一张最大可能均摊力量的大网。

    原本受缚者刚好能挣脱的绳索,必须用特殊准确的动作和技巧才能解开,否则就只能用超过十倍以上蛮力强行挣脱。

    发力错误,只会让绳索将反抗的力量转化为压制自身的力量。

    这才是毁灭日动作突然迟钝起来的原因——它被自己狂暴混乱的发力限制住了。

    暴躁的它再次开始怒吼,体内橙红光芒闪烁,越来越亮,却是要再次强行爆发一拨能量风暴。

    凶残如它也感觉到了极大的危机,准备飞上高空,找到挣脱束缚的方法,至少不能继续留在地面附近被围殴。

    眼见能量风暴即将产生。

    砰!

    一声枪响,路克眼神一动,念力发动,从几米外“引”来一发本该擦肩而过的“子弹”。

    如此操作,当然是因为这一记黑枪是悄悄咪咪摸到几百米外的韦老爷打的。

    但毁灭日的垂死挣扎,让这一枪偏了那么一点。

    路克只能用念力塑造出一个透明的滑行轨道,硬生生让它在空中转了个弯,强行“制导”向自己。

    即便如此,这发速度“缓慢”的子弹最终也没能命中毁灭日,甚至越来越远。

    路克不得不在十米开外强行引爆了了它。

    暗绿色的雾气炸开,毁灭日终于擦到了雾气的一点边。

    疯狂挣扎的它动作陡然一顿,发出的力量明显降低了一截。

    砰!

    第二声枪响在荒野中回荡。

    显然,超级“机会主义者”韦老爷并不用路克催促,就抓住了机会。

    但这一枪依然没有精准命中,又是路克强行“制导”,打在了毁灭日的几米外。

    炸出的暗绿雾气团将它笼罩了一小半。

    毁灭日双脚一软,身体摇晃了起来,口中发出痛苦的嘶吼。

    在场几人却都从中听出了虚弱的意味。

    砰!

    两发未尽全功,心理强悍的韦老爷毫不手软地射出了第三发,也是最后一发氪石粉末子弹。

    这一枪,毁灭日再也没能躲开,正正击中它的面门。

    包括脑袋在内,它的整个身体都被暗绿雾气笼罩。

    轰隆一声,今晚纵横睥睨强势无敌的毁灭日第一次跪在了地上。

    哪怕它用双手支撑,身体也无可避免地扑倒在地,像是一个渐冻症患者。

    路克感受着身体,没什么异常的感觉。

    氪石这东西对地球人没什么干扰,至少短时间接触是如此。

    这时,他当然也不能再紧贴毁灭日后背。

    刚才的强人锁男是为了发动绳技,不得已为之。

    现在要是再继续男上加男,恐怕旁边当围观党的三巨头会记一辈子。

    黑暗骑士还要在这里混很久,所以……格调太低,怎能装比。

    最强牛皮糖的能力收起,他完全恢复人体形态。

    不比毁灭日小多少的强壮身躯,在黑与白双色斑驳的战甲保护下,比流线完美时多出凶悍与狂野。

    在三巨头的注视下,路克伸手陷入后背的纳米战甲中。

    借着披风与纳米战甲的双重掩护,他从储物空间取出一根金属为杆,深绿石头为矛头的长矛。

    才一出现,深绿矛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陡然亮了起来。

    矛间原本是圆溜溜的刺状外,此刻却形成了一把尖锐锋利的菱形绿光矛头。

    毁灭日挣扎的动作更加困难,始终凶残恶毒的双眼里也流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它从这绿光矛头上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哪怕在矛头散发朦胧绿光的几米范围内,它也感到身体机能在快速下降。

    如果说,之前它是一个氪星超级战斗极其,此刻却虚弱得如同一个刚出生的氪星婴儿。

    路克眼神平静,并没有击杀大敌时的兴奋。

    在他找到氪石长矛后,这个结果已经在他预料之中。

    没有任何废话,更没有多余的动作,他只是上前一脚踩在毁灭日小腹,从背后取出长矛、举起、刺下。

    矛尖传来巨大的阻力,并不比用戴安娜长剑时小多少。

    见抵在毁灭日胸口心脏位置的矛尖没有碎裂的意思,路克快速且均匀地增加下压之力。

    亮绿矛尖下,毁灭日的皮肤一点点凹陷,终于在到达极限时破开。

    滋滋滋!

    近在咫尺的路克,甚至能听见矛尖与胸口肌肉摩擦的声音。

    但这是徒劳的。

    氪石,就是氪星生物的阿喀琉斯之踵。

    突破了皮肤之后,强悍的肌肉遇见氪石就像纸张碰上浓硫酸,滋滋声中不停萎缩,让出了一条致命的通道。

    毁灭日嘶吼着,回光返照般加大了挣扎的力量。

    可惜,地狱缚将它本就不多的残余力量分散。

    这垂死挣扎只让它在地面刨出了一个土坑。

    噗嗤!亮绿矛尖贯穿了它的心脏。

    氪石针对氪星生物的独特力量随着心脏中的血液,向全身蔓延。

    毁灭日的最后挣扎停止,只是用不甘的双眼死死瞪着低头俯视它的路克,像是要记住这个杀掉自己的大仇人一般。

    路克眼神中闪过一抹嘲弄之色,并没有开口,只是在心中呵呵放心,你没有佐德将军的运气。他的尸体能复活,你的尸体只能变成我的实验素材。

    数秒钟后,毁灭日浑身一软,原本略微抬起的上半身砸回地面,系统内也响起了击杀提示。

    路克并没有拔出氪石长矛,只是松手退开两步,这才转身扫视身周。

    超人背后红披风缓缓飘扬地从空中落下,却并没有靠太近,只是表情复杂地看着……佐德将军尸体的尸体。

    然后,他还忍不住瞥了不远处缓缓走近的韦老爷,眼神很是微妙。

    刚才急着解决毁灭日,超人还没细想,此刻却回过味儿来了。

    这根杀死它的长矛只可能是后面那架蝙蝠战机送来的,而毁灭日今晚从出现到死亡还没二十分钟。

    那,这长矛本来要对付的是谁?超人突然觉得心好累,不想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