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贰臣 > 第七十四章 重伤萧靖
    萧靖打定主意灭口,出手必然绝不留情,但他将全局看成一盘棋,弈棋者决不允许有棋子超出掌控,鸣金楼这局棋他是被动入局,虽然开盘便被屠了小龙,逼得他提前从幕后走到台前,但他硬着头皮搬出懿坤宫皇后娘娘以势压人,宫外更是火速斩断线索,局势勉强被扳回到均衡状态,此时看到小师妹违抗指令潜入小莲庄内暗杀四娘,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被重伤,有惊无喜,怎能不让他窝火。

    “萧弈,她不懂事,你也不懂事麽?”按照平时他的性子,直接就要拿刀砍人了。

    白鬓青年萧弈不置可否,身形如出鞘之剑直挺挺的立在那里,与之对视。

    就在两位还在愤怒争吵之际,忽然身边一阵风闪过,一位灰衣老人现身单掌抵住玉儿后背,另一只并指如剑封住她的左肩合谷、肩井、中府等大穴,同时口中念道“营魄抱一,涤除玄鉴。”

    老人担心徒弟重伤昏迷,心中恨意茫茫,日后心境受损,会是修行路上的大障碍。

    “少爷若是责怪,老夫也该承担责任。”

    “师傅言重了,弟子不敢,此时去小莲庄暗杀,无异于正面开战,太康局势波云诡谲,鸣金楼处于风口浪尖过于危险。”两位对峙的徒弟赶紧作揖行礼,萧靖更是连连赔罪。

    “木已成舟,你打骂她们也是于事无补。”灰衣老者说完此话便闭目安心为弟子疗伤。

    静室无声,江风自鸣,两个人恭恭敬敬的等了一盏茶的功夫。

    “萧弈好好看护玉儿,萧靖跟我来。”灰衣老人古井无波淡淡说道,轻轻放下昏睡的弟子。

    萧弈听从灰衣老人的吩咐,直接盘膝而坐横剑于上,心神高度警惕。

    “徒弟也是被气昏头了口不择言,还请师傅您老人家见谅。”萧靖对这位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老人家感情复杂,幼年时被其高绝剑法吸引,投入门下,世人只知他萧靖是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却不知他曾是最受器重的剑庐传人。

    虽然吃的下苦头但心思飘忽不定,聪明绝顶反被聪明误,终难领悟剑道神髓,惹得老人扼腕叹息,随后的十年间连收三徒,尤其以三弟子最是得其真传,老人一身剑法出自箭道,唤作“破空剑”,剑意取自飞箭破空之意,出剑如离弦之箭刚烈决绝,出手不留半点余地。

    “甲子之约尚有一年,靖儿着急了。”灰衣老者坐下开口道。

    “是弟子错了,还请师父帮我。”萧靖此时直接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为师出手帮你,你就舍得吗?”灰衣老者就这样看着徒弟痛哭流涕的跪俯在地板上,他是看着这位大徒弟一点一点的长大,也是倾尽心力教导他成才,更是眼睁睁的看着他游戏风尘四处留情,他既是忧心剑庐传承,又是怒其不争用情不专,早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老人这些年索性搬来鸣金楼修心养性,眼不见为净,结果麻烦事还是追着来。

    “弟子知您不喜欢四娘,可四娘与我有情有义,您不该任由她被人带走。”萧靖的意思还是四娘的问题该由他亲自处理。

    “她对你有情有义,那你可曾想过玉儿对你的感情?听到萧靖这样说话,灰衣老人语气明显加重,尤其是想到宝贝徒弟为了帮他擦屁股却重伤而归,他岂能不生气。

    “师父息怒,如今当务之急是给小师妹疗伤,呆在船上并非长久之计,弟子打算带她回府里,请御医为她治疗。”萧靖赶紧转移话题,提出要带她出船。

    “嗯,鸣金楼如今是非之地,带她离开是好的。”萧靖的话只有这一句说进了老人的心里。

    就在两人在叠室内商量之时,外面嗖嗖破空声响起,火箭划破夜空,霎时间便是一阵急促的箭雨爆射而至,桅杆上,船帆上,甲板上,阁楼上到处都是点燃的火苗,箭头上应该都沾满了油脂,迎风易燃,火焰越烧越旺。

    老人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身法如电来到船头,舞动手中的衣衫抵挡着火箭,徐文长等人随后便跟着出来,众人拔剑劈砍火箭,

    “火箭来右前方一里地外的岸边树林内,五百石强弓。”灰衣老者将衣衫布满罡气,四肢百骸舒展,整个人如一件大褂灰袍一样肆意舞动拦截箭矢,同时传音给身后的人,他以箭道磨砺剑法,通过箭矢力道和风向轻易判断出偷袭方向和弓弩量级。

    “文长接替,守住船头。”三番两次有人偷袭鸣金楼,便是他也有些恼怒,被动防御只会让他们疲于奔命,局部地方火势已经烧起来了,情势危急,他准备擒贼先擒王,解决掉岸边树林内的弓箭手才是关键。

    只见老者一个滑步后撤出去三丈远,用力跺脚踏破一块木板,满船人都感觉到鸣金楼有微微倾斜的感觉,木板弹起后被他屈指弹飞,向着远处右前水面落去,整个人展开两手臂如一只鹄鸟迎着满天火箭飞翔出去,其间双手十指弹飞迎面而来的箭矢,瞬间便追上了落水的木板,整个过程发生在电光火石间,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他便脚踏木板冲浪一般远去。

    “站住,否则格杀勿论!”有人高声大喝,意图阻止灰衣老者。

    封锁在外围水域内的水师战船也是反应迅速,点亮火把寻找弓箭手,有人胆敢当着水师和游骑军的面袭击鸣金楼,且是火箭越过他们头顶射向鸣金楼的,这是裸的打脸。

    前去通传的传令兵尚未返回,他们便发现了鸣金楼上有高手踏浪而来,意图穿越封锁线,游骑军统帅已经下了绝杀令,自然是不会允许他这样随意穿越,只见船上士卒引弓如满月,弩箭如瓢泼暴雨而下阻击,老者也是艺高人胆大,一拍水面整个人侧身滑了出去,堪堪躲过箭雨爆射,再次脚踩木板腾空而起,如壁虎一般整个人吸附于船身上,水师的箭弩阻断了他前进路线,逼得老者停顿换气,只好施展出壁虎游墙功寻觅机会突围,这一停顿鸣金楼已经再次遭受了火箭袭击,火势越烧越旺,远远望去桅杆上的火舌窜得很高。

    “快,去船头位置,他在下面。”校尉指挥喊道。

    “什么情况?”启禀温指挥,鸣金楼被远人袭击,校尉指着处在封锁区域中心位置正着火的鸣金楼。

    “有人意图越过封锁线去岸边树林追击弓箭手。”

    “如此远的距离,越过我们战船袭击鸣金楼,这不是一般的弓箭手,非五百石的强弓办不到的。”温木一言便看清局势,做出初步判断。

    “岸上游骑军会去解决那批弓箭手,水上是咱们水师的面,丢了就再难捡回来了。”温木一挥手,再次上来一批水兵死死围住船头。

    “在这里!”一个船尾水兵刚喊出声便被击倒,只看到一件灰色袍子如鬼魅一般四处穿行,所过之处人仰马翻,看得出来此人不愿伤人。

    “快去船尾。”温木大喊一声,一马当先冲了过去,等到他们赶到船尾时,只看到一个灰色人影再次踏浪远去,又是一个跳跃后便落入岸边,可惜迎接他是游骑军无情的刀剑,顿时陷入一片混战。

    就在灰衣老者踏浪追击弓箭手的时候,鸣金楼船帆着火,下半夜西北风大,火势越烧越旺,徐文长毕竟独木难支,这类超远射程的强弓力道惊人,便是他面对满天的火箭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护骨赤狄自从混入鸣金楼后便一直潜伏,他感觉到有一股强大锋利的气机覆盖在整个船上,压制的他不敢肆意动弹,终于等到有人后半夜偷袭火烧鸣金楼时那股气机快速远去,想必该是追击出去了。

    赤狄打昏一位小厮后换过服饰,混在人群中冒头看着徐文长在船头抵挡漫天箭雨的风采,不禁心想“鸣金楼果然不是等闲之地,以一己之力对抗满天飞箭就是自己做不到的,射中木梁等物箭头都是整个没入,可见力道十足,船头这位是个大高手。”

    想到此处他便往后退去,根据崔含章和柏言秋交代的地形图,他记得上三楼应该是重要机密之地,此时趁乱上去打探一番。

    谁曾想他刚上七层楼时便在院门口遇见了一位锦衣华服的公子,看着两肩松松垮垮,两人四目相对,此时那人双眉一挑怒骂到“狗奴才,谁让你上来的?”

    赤狄二话不说,直接一个大跨步冲上前劈掌而至,意欲砍在脖颈处,谁知华服公子也是狠角色,并指成剑切向赤狄腕脉,两人脚下功夫都不弱,对撞在一起,此下正中赤狄下怀,他一身横练金钟罩最是不怕硬碰硬,根本不在意切来的剑指,反到加速砍下去,脚下大踏步前冲。

    萧靖真是又惊又怒,惊的是来人武功之高,剑指切在来犯小厮的腕脉处竟然毫无建树,反倒是手指作痛,心想“坏了!碰上硬茬子了!”怒的是火烧鸣金楼还不算完,竟然还有人冒充小厮混入楼里,若非是被自己正巧撞见,在里间叠室内养伤的师妹危矣,崔含章可真够阴险的,当我鸣金楼是如厕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赤狄如蛮牛冲撞,一招得手追风赶月不留情,步步紧逼劈头盖脸,一拳一脚都是十成功力,带起阵阵风声,打的萧靖呼吸不畅,竟然无法开口示警,外面火箭如泼雨,里间拳脚重如山,萧靖面色血红,愈加难看,被打的一路倒退撞破了格栅门板。

    萧靖何许人也,习惯了威风八面,此时被一名小厮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自然不甘受此羞辱。猛然间逆转心法,咬破舌尖便喷出大片血雾,功力瞬间提升,抵住身形后自下而上使出一记螺旋手里剑,此招可谓剑庐嫡传杀招,拼的就是一个玉石俱焚。

    赤狄可不是吃素的主,他生性便是直来直去,力道更是惊人,故而大长老因材施教,传他的是火属性的裂山拳,最为刚猛霸道,同时配合横练金钟罩,端是一头人形蛮牛,刚虽然与萧靖短兵相接,但起手式便是裂山拳杀招,脚下每一次踏步都是暗合内息运转,此拳奥秘便是一步一叠加,步步登高,七步便是山崩地裂。

    赤狄怎会看不出他意欲拼命,脚下已经踏出六步,便冷哼一声,重重踏出第七步,仗着金钟罩护体,无视萧靖的螺旋手里剑,一拳往他胸口打去。

    “砰!”如中败革,萧靖的整个身子折断了一般飞了出去,撞破了最里间的格栅,摔在地上昏死过去,如此大动静惊动了盘膝而坐守护师妹的白鬓青年。

    螺旋袖里剑威力非同小可,便是赤狄有金钟罩护体也被刺的一口鲜血喷出来,螺旋气劲撞的他

    腑脏位移,内息混乱不堪,若非是萧靖功夫不够精纯,恐怕此记杀招便破了他的横炼金钟罩。

    白鬓青年萧弈瞬间睁开眼睛,黑夜中闪亮的眸子锁定了闯入的赤狄,横放在膝盖上的长剑弹起,一道寒光从剑鞘内钻了出来,掠向赤狄而去。

    赤狄刚刚压下混乱的气息,便感觉到浑身汗毛乍起,一股危险气息笼罩住他,今夜给他的惊喜真是一波又一波,想不到这第七层楼真是高手如云。

    此时他已经看清了叠室内的情况,还有一位妙龄女子俯卧在榻垫上,半个肩膀裸露在外,旁边洒落着血迹斑斑的纱布,看起来也是刚受了重伤。

    白斌青年出剑如电,霎时间满室寒光,绝非先前萧靖那半吊子破空剑的水平可比,赤狄身在其中已经感受到凛冽杀意。

    此时赤狄绝不敢大意,趁机拍开两支护臂上的机括,瞬间便弹起隐藏的倒刺,以寒铁护臂对抗破空剑。

    几息之间,两个人便在叠室内拆解了数招,白鬓青年的破空剑已经炉火纯青,施展起来毫无半点风声,只有一道道寒光纵横在静谧的叠室内。

    赤狄浑身上下衣服无一处完好,全都被割裂撕破,幸好白鬓青年手中所持的并非神兵利器,否则便是他的横炼金钟罩大成也挡不住破空剑。

    赤狄虽然外形粗犷但心思细腻,反而在武学一道上颇有灵性,此时虽然处于下风,但却把整个叠室内情况把握的十分清楚,心思一转便攻击俯卧在榻垫上的姑娘,他赌这位重伤的姑娘是白鬓青年在意守护的人,正所谓攻其必救之处,才能打乱节奏,扳回局势。

    果然不出所料,白鬓青年一改剑路拦截往前冲的赤狄,出剑有所顾虑便失去锋利,两人围绕着玉儿缠斗起来。这时外面已经敲锣打鼓的示警,人声喧闹不止,船上所有人都被调动起来灭火,便是外围封锁的水师战船也在崔含章的命令下靠近过来,水兵架起云梯过来协助灭火。

    谁也未曾想到在鸣金楼的顶楼上叠室内,一场殊死搏斗正进行到白热化阶段,赤狄虽扳回局势但也无法取胜,两双护臂与破空剑撞击的火花四溅,白鬓青年的破空剑尽得其师真传,若非是顾忌昏睡的师妹安危,他的出招少了刚烈决绝之意,此时便已经压制住了赤狄。

    就在两人拼杀到第三十招之际,一直昏睡俯卧在榻垫上的姑娘忽然一脚揣在赤狄的裆部,玉儿虽然肩部中箭受伤,但毕竟是破空剑传人,一记螺旋袖里剑以脚施展,攻击赤狄的要害部位,赤狄的金钟罩尚未大成,罩门被攻击瞬间便破功,耳鼻口七窍都在流血,破空剑萧弈瞬间抓住机会笼罩住他的周身大穴,连续几剑刺破他的腰腹,胸腔等位置,赤狄受此重伤,几乎失去再战之力,便借力翻滚出去,撞破了护栏从顶楼掉入江中。

    玉儿倾力一击虽然重创了赤狄,但赤狄的金钟罩反弹之力不容小觑,震得她腿脚发麻,更是牵动肩头伤口,痛的她呻吟出声。白鬓青年看到两个人都翻滚出去,虽然抓住机会刺伤了赤狄,但却不敢继续追击,叠室内有两个重伤的同门,他不敢丢下人冒然出击。

    此时外面的箭雨来的快去的去的更快,只是留下了一片片的大火,浓烟滚滚,叠室内已经飘进来了许多烟雾,呛得玉儿咳嗽不止,白鬓青年萧弈松手放掉长剑,一只手揽腰抱起师妹,一只手拎起萧靖,便往室外冲了出去,恰巧看到赤狄撞破护栏掉入江中。

    徐文长抬脚踩在扶梯上轻身提纵,高高跃起抓住三层楼的屋檐飞角一个荡身再次借力往上飞去,如此这般借力两次,便飘落在顶层楼的平台上,伸手接过萧靖,先点住胸口膻中、神藏、灵墟三处大穴护住心脉,出手之间便已明了萧靖断了三根肋骨,然后问道

    “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少东家被何人重伤?”

    “刺客。”萧弈惜字如金,只吐出两个字,此时他心急如焚,盼着师父赶紧回来救治师妹,刚刚玉儿强行运功偷袭了来犯之人,随后更是被浓烟熏呛,此时吐出一口鲜血后再次昏迷过去。

    “跟我下楼!”徐文长知道此时不宜久留,从袖中射出一支飞镖带出长长的银线缠绕住三楼屋檐飞角,另一头缠在护栏上,只见他挟带着萧靖滑了下去,萧弈揽住玉儿有样学样滑下,两人刚刚离开,便见桅杆被火烧断砸向了顶层楼的叠室,都是木质结构的建筑,瞬间便被点燃,吓得萧弈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再晚一刻他们便要葬身火海了,在三楼屋檐飞角处落脚后,徐文长收回飞镖射向船头舵舱顺着滑下,便安全落到甲板上。

    两人各自带了一人从七层楼上滑下并不轻松,尤其是萧弈刚才一番大战消耗甚大,强撑着身体,刚一落地便腿脚站立不稳,若非是被忽然出现的灰衣老人从后背抵住,恐怕要摔倒在地了。

    “师父,师妹她……”白鬓青年回头看到灰衣老者便忍不住开口说道,话未说完便被老者打断。

    “不用担心,玉儿只是被浓烟呛晕过去了,休息片刻便无大碍。”老人看到徒弟焦急的神情,开口安慰道,顺便输过去一道精纯的内力,助他恢复空虚的气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