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雷云域中,吴云的云龙法相在上空显现。

    同时鸿鹄长也的法相也显露了出来。

    四海水族已经在攻击四海岛屿。

    而雷云域中也已经分成了东,南两部分。

    吴云也出了雷云殿,立于雷云域的中间上空。

    鸿鹄老祖也来到空中,与吴云针锋相对。

    吴云对着空中的鸿鹄长老说道“不动手,坐而论道可好。”

    鸿鸿长老脸上冷酷的说“退出南域,免你一死。”

    吴云心中大怒,自己好心好意,不愿动手,你竟这般无礼。

    “哼,说这般大话,不怕闪了舌头。”

    鸿鹄长老的神意已经激发,手握着神兵向吴云冲去。

    吴云也懒的多说,激发神意也冲了上去。

    三族之间的世界境在洪荒中两两相对,找到了对手。

    只有少数会打起来的,吴云也不想打起来,只做为一个吉祥物,在雷云域中震慑鸿鹄长老,但鸿鹄长老不给面子呀。

    在北部的天鹏与北海鲲也在进行看激烈的交战。

    天空中俊的金乌法相也在与四海当中升起的天龟老祖法相互相对峙。

    江的法相与烛龙法相也在空中互相索定。

    红云的火凤法相与白泽法相在西南对峙。

    三族的世界境都互相牵制,两两相对,只有谋些世界境还在大打出手。

    比如吴云对面那愚蠢的鸿鹄长老,要不要那么拼命啊。

    还有飞禽族的鹏与北海鲲,没脑子的玩意。

    世界境已经是第二梯对了。是上面的第一梯对要分出胜负,世界境以下还有提升空间,你世界境有个屁的提升空间。

    所以,吴云对鸿鹄长老的行为很不理解。

    为了这么些工资,至于吗?

    ………………

    东部上空的气运之灵,龙,凤凰,麒麟。三种气运之灵,三族的代表,在天空中激烈碰撞,不知不觉达到了平衡。

    在东部上空,三种气运之灵中,凤凰,麒麟两种气运之灵,勉强抗衡龙族气运之灵。

    龙傲立于上空哈哈大笑说“我是最强的。”

    说着话的时候。龙族的气运之灵做龙吸水状,而龙族的四肢也张牙舞爪,北部的气运被龙族直接掠夺了过来。

    而其余两种气运之灵也不甘落后。

    不仅仅是北部,还有洪荒各处不属于三族的气运,都遭到了三大气运之灵的掠夺。

    在玉京山中,鸿均老祖把造化玉碟升了起来护住了自身气运,同时盘古幡,十二品金莲,龙头拐仗,等一些先天灵宝镇压住天仙一脉的气运。

    在玉京山脉上空,不时的有一气运龙爪,凤凰手,麒麟臂打向玉京山上空的气运。

    在阴阳山上的阴阳老祖也把太极图顶在上空,护住了阴阳山的气运。

    山河老祖的山河道场升起了山河图。

    乾坤山的乾坤老祖也升起了乾坤图。

    在西部的须弥山上。罗喉老祖坐着黑莲来到了空中,气愤的看向东部。

    罗喉拿着一卷图,把这圈图缓缓打开,这卷图是西部的至宝,须弥图。

    四海有三十六颗定海神珠镇压四海,西方也有须弥图镇压西方。

    罗喉老祖把须弥图改成了一张阵图,在后世有一个赫赫有名的名字。叫做诛仙阵图。

    罗喉老祖把须弥图向空中一抛,图在空中缓缓打开,向四面八方铺去。

    同时须弥山底的四把剑也从山底飞了出来。

    四把剑围着空中的罗喉,在转圈,好像有一些急切。

    罗喉老祖笑了笑说“别急,马上好了。”

    “诛剑,你立于东方。”

    “陷剑,你立于西方。”

    “戮剑,你立于南方。”

    “绝剑,你立于北方。”

    一卷阵图铺向西方各处,四把杀剑在四个方位,杀气腾腾。

    西部成了剑的世界,一位龙族洞天境立于山领,看着横推而过的阵图与巨剑,神意激发,一座洞天在他身后若隐若现。

    抵抗着阵图和巨剑。但是没用,他脚下的山脉被阵图镇压,自身也被神剑的锋芒给吞噬。

    四把神剑一出世就锋芒毕露,杀透了西部大地。

    连天魔一脉的修士都躲了起来,瑟瑟发抖。

    接引,准提两人在自家福地中看着四把杀剑在西部横推,四把剑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剑气。

    “道兄,这四把剑好凶啊。”

    “是啊,大凶之物,在西部的三族生灵正在遭到四把剑的追杀。”

    “这就是三族生灵的报应吧。”

    “或许吧。”

    罗喉老祖坐于西部上空,看着四把杀剑在西部杀戮,三族成员,一个个死了,死不瞑目。

    罗喉老祖沉默了一会,看着越来越强的四把剑,说“一定要嬴,我罗喉要嬴。”

    死去的三族众生产生的怨气也被四把剑吸收。

    洪荒大地之上的凶煞之气,杀气,也向西方汇聚。

    龙傲,不死凤凰,仁德麒麟同时转头看向了西方。

    洪荒世界形成了两个世界,一个西部世界,一个三族世界。

    西部的气运已经被斩断,四把通天彻地的巨剑分守西部四方。

    “未来中的四把剑吗?”

    “果然是罗喉。”

    “在西方的三族完了。”

    “好凶的剑啊。”

    “还是得决战啊。”

    “只有这四把剑吗?”

    “先把罗喉解决吧。”

    与此同时,西方灵界中的天虎老祖,一身白色的毛发,在灵界中跺脚。

    西方本来是他镇守的,但是现在他的西部没了,罗喉镇住了西部。

    西部已经自成世界,罗喉在西部已经取天道而代之。镇压了西部天地。

    天虎老祖唉声叹气“唉,就一个睡觉的功夫,西部就改天换地了。”

    于此同时,天地四方的灵界也行动了起来。

    混沌四方四灵界分守四方,形成一个四象大阵,把洪荒世界外的混沌镇压下去。

    天道示警,让四方灵界镇压混沌,洪荒有点乱,混沌不能乱。

    在昆仑山的三清小洞中,太清,玉清,上清也惊的站了起来。

    太清邹了邹眉说“罗喉道友,此举有伤天和,杀孽深重。”

    玉清眯了眯眼说“都是因果啊,三族在发展过程中的杀戮因果被罗喉道友继承了。”

    上清眼神发亮说“原来不是一把剑,是四把剑。”

    太清,玉清无语的看向上清。

    “为什么你看待问题如此清奇。”

    “不对吗?”

    ……

    ……

    在血海中的冥河老祖仰天长叹说“怎么不是我杀的,罗喉道友太冲动了,我是不是要考虑一下投靠罗喉道友,杀戮,让我来。”

    冥河老祖抚摸着自己的两把剑说“那四把剑太不是东西了,抢你们的生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