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启元之界 > 第八十六章 蒙面女子
    看着碎开的石片化作轻烟,而分明已经被沙立砸碎的石台却依旧完好无损,吴寞想起了师父曾提起过的一种阵法。

    “不错,这石台的确被人布下了幻阵。这种幻阵名为‘蜃烟双生’,它的奇妙之处在于,可以仿照原物,凭空造出一模一样的东西,附加在原物之上。

    由于它并不改变原物的大小与形状,看起来与之前几无二致。同时又能遮掩器物的气息,所以被发现的可能性极小。”

    沙立解释道。

    吴寞点点头说:“即便诸葛家的人发现些微异常,也不会真的为了小小的猜测而真的敢对这石台这般粗暴。”

    “咿恰,那沙哥哥是怎么发现的呢?”

    “我不清楚,好像,是它自己告诉我的。”

    沙立识海中闪过一开始手指触碰凹坑的那一瞬,那感觉,的确像是眼前这红色的宝石在召唤他。更准确地说,是召唤他身体里的某些东西。

    “这个便是朱雀石吗?看起来,倒也与众不同。不过它怎么会在这里?难不成,压根就没被盗走?”

    沙立没有回答吴寞的疑惑。他轻轻捏起眼前的红色石块,就像拿着一块珍贵的宝石,置于眼前仔细端详起来。

    红色的棱形石块在照明锦石的柔光下显得晶莹剔透,只是其内好似凝出了一团模糊的絮状物,就像是一个完美艺术品上的瑕疵。

    “咿恰,这小石头里边好像有一只鸟。”小丹淡彩色的眸子睁得大大的,盯着石块内的凝块。

    “这应该就是朱雀石。”虽然石块内的凝结很是模糊,但沙立还是认出了那是朱雀之形,“盗窃者或许觉得,最显眼的地方,反而是最安的地方。所以,他将朱雀石存放在原地,并布下这个幻阵,造成朱雀石已被盗走的假象。”

    “然后等风声停息了,再回来取走?”吴寞接过沙立的话头,“还真够狡猾的。如此一来,便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老大想怎么处理这朱雀石,是要继续放在这吗?”

    吴寞没想到,他们本是来勘察盗窃现场的,没曾想直接找回了失物。不过说到底,他们毕竟是偷偷来此,如果直接带走交还给诸葛家,三人也难免落人话柄。

    “‘蜃烟双生阵’上很可能附着了布阵之人的印记,方才破阵动静这么大,或许已被察觉。

    结合诸葛紫芯的话和我们今夜在朱雀殿遇到的事来看,盗窃者没准还在诸葛家内,朱雀石再放在此处恐再生变故。”

    沙立自然明白吴寞话中之意,只是两害相较取其轻,目下先将朱雀石带走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他取出随身携带的寸宇,将朱雀石收入其中。

    三人下了祭坛,吴寞当先走出,小丹紧随其后,都未感受到祭坛的斥力。想来这祭坛的禁制只在进入时生效。

    沙立最后一个走出红色透明屏障。

    就在后脚刚刚踏出时,他的灵觉闪过一抹从未有过的生死危机,右眼皮竟剧烈地跳动不止。

    人在生死时刻,偶尔会自觉的放大某种本能。

    沙立的此时的本能便是下意识地把头往后微仰。

    然而,还是稍显迟滞。刺痛划过他的右脸,在那一瞬,他看到了一根细如牛毛的针自眼前飞过,如星火乍现。

    “叮!”

    清脆而尖细的回音传来,像是锋利尖锐之物被重重地射在坚壁上。吴寞与小丹登时受激捂耳,同时探寻声响来源。

    “小心!”

    沙立突如其来的示警,让小丹二人一时摸不着头脑。但看着沙立右脸颊上流下的血痕,以及血痕源头那细小的血色划痕,两人瞬间明白发生了何事。

    敌袭!有人在侧!

    “小小年纪,灵觉倒是不弱。”

    没等沙立三人环顾大殿,找出偷袭者,一道陌生的声音已向他们传来。话语中虽然带着赞赏,却丝毫掩饰不住话音中透出的冷意。

    在沙立三人目光的注视下,自八角祭坛的另一面,也就是与沙立三人刚刚走下来的那一面相邻的侧面,走出一个半脸蒙着黑纱的女子。

    女子露出的上半边脸倒也算得精致,但一双透着岁月痕迹的双目让沙立三人知道,她年纪已然不轻。

    只是她这句话说出没多久,接二连三的回音自幻音石上返回,这令她月眉稍颦。

    只见先是她右手掐了一个诀,而后向头顶一伸,一个无形音障筑成,几乎覆盖整个朱雀殿。

    “真元九品!”

    就在女子出手布下音障之时,沙立与吴寞却是同时暗惊。蒙面女子这般修为,己方三人却是一直未能察觉她的到来,想是方才被隔绝在红色屏障内部的缘故。

    “晚辈三人皆是银滩岛卫,今夜到此探查朱雀石失窃一案,却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方才沙立刚踏出红色屏障,这蒙面女子的元针便袭向他的脑袋,看样子实已动了杀心。可沙立居然丝毫不提此事。

    “银滩岛卫?我已多年不在世间行走,要名字也无用。”听到沙立三人自报家门,女子语气一开始有些疑惑,而后却又很快平淡下来。

    “你将朱雀石交出来,我们各行其是,就当彼此从没见过。”

    “前辈要朱雀石也可以。”沙立并未否认方才已拿到朱雀石,这女子直接向三人中的他出手,想必已在一旁窥伺许久,“就是不知你要这朱雀石何用?”

    “朱雀石是诸葛家的传承圣物,自是不能落入你等外人手中。”蒙面女子没做丝毫迟疑,像是随意找的一个说辞。

    “前辈这般行事,想来也并非诸葛家族人吧?”沙立有些不解,方才这女子分明是想取她性命,为何突然间又与自己聊得有来有回的。

    “与你无关!再说一遍,交出朱雀石,我自会离去。”蒙面女子似乎有些不耐,声音开始凌厉起来。

    沙立轻笑一声,自身上取出寸宇。

    “朱雀石就在这,前辈想要可自行过来取。”

    “哼!小小年纪也学大人玩心眼?”蒙面女子的语气有些不屑,“不过,你我修为如隔鸿沟。即便你百般心机,却又能奈我如何?”

    她说着竟真的迈步向沙立走去,可刚走一步却像是突然间察觉出了什么,猛然向后转身。

    不过已是迟了!

    “啪!”

    一只小拳头,凭空出现,其上携带的恐怖力道迅疾地击打在蒙面女子身前的空间,一股强大的空气波被轰出,冲击在蒙面女子小腹上。

    “就是现在!”

    沙立轻喝一声,体内万兽神诀运起,右手异化出章鱼触手,瞬息间便伸到身体失去平衡的蒙面女子跟前,将其紧紧缠住。

    而他的左手,一朵璀璨而神秘的无忧花火焰慢慢成型。

    “凤鸣朝阳!”

    吴寞的凤翅镋不知何时已经取下,一只巴掌大下的元气凤凰发出一声清脆的鸟鸣后直冲蒙面女子。

    “往生无忧焰!”

    沙立也默念一句,左手悬着的那朵火花也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与元气凤凰一起直取蒙面女子。

    “轰!”

    凤凰与无忧花几乎同时炸开。产生的能量余波冲击着蒙面女子周身的空气,巨大的音爆声响在这个被女子设置的音障内经久地回荡着。

    沙立与吴寞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没有想到,火元气与风元气的协同攻击,竟是将彼此的威力都放大了不少。

    烟尘散去,蒙面女子的身形重新显现出来。

    方才沙立三人的一波连续攻击,看似繁复,其实几乎在瞬息间便已完成。纵是蒙面女子修为之强已达到真元九品,如此仓促之下竟只有防守的余地。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被三人的元技所创,原本用于蒙面的黑纱,现已是少了一角。盘起的头发,因为部分发簪已被震落,而显得有些凌乱。连粗布制成的衣角,也有些许破碎。

    但沙立见此并没有丝毫计划得手的畅快与得意,而是面色微沉。

    虽然方才己方三人都没有倾尽力,但那一连串的攻击,威力已着实不俗,他相信足以给真元七品的元者造成重创。

    可眼前的蒙面女子似乎只是出现了些微的衣物之损,发肤之伤。看来真元九品的实力比自己预想中的还要强。

    蒙面女子先是拾起了掉落在地的发簪,仔细擦拭后插在腰间的束带上。

    “不错!很好!”

    她的目光先是落在已经回到沙立身边的小丹身上,“小女娃果然身负空间之力,无怪可以破入这‘赤元阳血阵’”。

    像是得证了自己先前的猜想,她的目光又移向吴寞说道:

    “如此年轻便破入真元,还持有如此不凡的元器,想来你也是出自名门吧。不过刚才一击你的元气损耗不小,看来你还无法完驾驭这把元器。”

    吴寞对于蒙面女子能看出自己的修为和来历倒是不以为然,只是她后边那一句让吴寞不得不在意,握着凤翅镋的手也稍稍收紧了些。

    “不过最令我诧异的是你。”蒙面女子的目光最后锁定在沙立身上,“不过初入通元,竟然拥有真元境级别的实力。连元技都这般诡异,你很不简单。”

    “你们三人如此天资,已算得上我生平仅见。而且对敌配合这般默契,元技相辅相成,实属难能。令我不得不惊叹。”

    沙立听到蒙面女子在赞扬他们,心中没有丝毫欣喜,反而是咯噔了一下。因为她太平静了,就像是海啸来临前的海面那般平静。

    “不过,你们千不该,万不该......”

    “在此惹怒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