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npc捕头开始的人生 > 第四十八章雪至
    半月光景,一晃而至。

    定远悬镜司大门外,陆离敷衍的笑着送走了满脸沉默的“县尉许道。”

    这已经是县尉本月第三次亲自造访悬镜司,为了他所在的“安州地方派系圈子”向陆离发出招揽,给出的待遇也一次比一次优厚。

    陆离无一例外都在不伤及对方面子的情况下,隐晦的拒绝了。

    他不傻,也知道接受对他在安州的发展一定有不少好处。

    可对方给出的待遇固然优厚,要求也是他往铁杆心腹靠的,这未来自然难免摆脱不了大齐中央和地方争斗最浑的一谭水中。

    其次,他们选择自己,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实力展现了一定培养的价值,另一方面多半也是想在他“陆氏”的出身做点文章。

    对此如无必要,陆离不想牵扯太多,他也有自己的打算,至少目前悬镜司的职权特性最适合他。

    许山河陪同在一旁,讪讪的笑着,他自是看出自家大人的态度,想着回家怕是得和叔父好好聊一聊了。

    另一边远去的“许道”心中更是疑惑,他本以为陆离起初拒绝是想待价而沽,可自己甚至亲自去要了上面一位大人的许可,给出了这份绝对超出陆离元丹境一重能享有待遇,没想到还是被拒绝,眼下反倒自己要为如何为复命头疼了。

    ……

    风渐渐起的大了点,陆离紧了紧衣物,近来几日的天色好像都是为了迎接什么。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天上,好像有什么渺小的影子落了下来,好像更冷了。

    “下雪了。”陆离伸出手掌看着一点雪白消融成水,感叹了一声。

    “今年的雪来的好像早了一点。”许山河同样应和道。

    咚咚咚。

    马蹄声响了几阵,却是麻六纵马而来,翻身下马,他便是面露喜色,走到陆离近前,奉上一份纸刊。

    “恭喜大人荣登大齐人榜1741位。”

    “属下一得知消息,就立刻买了一份给大人送来。”

    “竟然才一千七百多位,那个温子漾远不如我们大人,都能排到一千九百多位,别是排错了吧。”许山河却是惊奇。

    “对了,九州楼的人榜大人没上吗?”

    “这个倒没看到大人的名次,不过以大人的实力,以后迟早也是能上的。”麻六解释道。

    接过他手上的纸刊,陆离没有第一时间看,对这个被称之为四十岁以下青年强者才能登的榜单,两世的他其实都有点特殊的情感。

    原身自然是渴望能上,证明给自己的家里人看。

    而前世玩游戏的时候,人榜的青年强者好的代表一份待遇优渥的任务,坏的则是可以针对干掉获取经验值的ss。

    这个世界说白了,类似于人榜这种刊物发行,几乎是普通人了解外界最简单的途径,实质意义也就是“名”。

    如果名次非常靠前,真有点一上榜天下知的意味。

    孑然一身来到这个世界,陆离也真没刻意想过有一天自己也能登上这个榜单。

    放在纯游戏里,这也算小有名气的称号达成了?

    陆离好玩的想了下,这才仔细打开纸刊看了下。

    人榜的文字排版,除了每个名次之间的隔开,对每个上榜者的个人信息不会太过揭露,名次、绰号、有出身标明出身、职业之类,其次实力、上榜成名战绩。

    这也就让陆离在后五百位上榜者中显得独特了点,尤其是出身那一栏资料,字数异常整理他资料的估计写过传记小说,大有分析了一番的意思。

    有些字样异常刺眼,以至于陆离看了一眼就扔给了麻六,掉头就走。

    “大人,您怎么不看了?”许山河看着陆离脸皮似乎抽抽了下,忙问。

    麻六同样不解。

    许山河则赶紧从麻六手里抢过纸刊,目光凝在了绰号那一栏“陆氏弃子”,顿时明白了。

    这是触及到了大人心中十分介意的痛楚了,想想家大人出身豪门大氏,被送来此本就是憋了一股子气,未尝没有证明自己的念头存心。

    可现在,却被堂而皇之的取了这样一个绰号,无异于将他的痛楚公示整个大齐。

    “这风雨楼做事也太不知轻重了,什么人榜,垃圾榜单。”许山河没犹豫直接丢下手里的纸刊,狠狠的剁了两脚,然后赶紧追陆离而去。

    “大人,等等我啊。”

    陆离听到他喊,有意的放慢脚步,他自不是因为许山河脑补的什么触及了什么痛,情绪失控,其实原身的事儿和他除了有点继承关系,真没什么刻骨铭心。

    他纯粹是明白这大齐人榜为什么在原来的游戏玩家圈子里,总被称为六国地方榜单“取名车祸制造机”的原因了。

    喜欢给别人取绰号就取呗,动点脑子嘛!

    “陆氏弃子!”

    名字难听的要死,一看就是吃了没读过书的亏,明明有一万种阐述这四个意思的表达方式,偏偏选择了这种种犹如打开了老派都市装比打脸小说既视感。

    后面配的资料也是让人看的故作姿态,自以为自己很有智商,让人看一眼就想弃。

    这时,二人迎面碰到大步走来的“樊志。”

    “干什么去?”陆离问道。

    “那位温大人让我给他叫一桌酒菜,他要和那位技击卫的沈大人喝点。”樊志颇为无奈的道,一副上官有命不得不从的悲催样。

    “他们还没走?”陆离面浮疑惑,最近这段日子,温子漾和沈名舟同样多次造访悬镜司。

    前者隐约抱着试探自己的目的,而后者也若有若无向陆离表达是否想来技击卫的意思,被陆离拒绝后便没再多提。

    今日也不例外,早间便来了。

    眼下已是下午了,没想到还在。

    樊志无奈点头。

    “你去吧,我去看看。”樊志离开,陆离转头又看了看一脸琢磨意味凝视着自己的许山河,严肃气一显,问“我脸上有花吗?”

    “没有没有。”许山河低了低头,奇怪,表情好像又没什么的样子。

    “你去忙你的吧。”

    陆离挥手嫌弃的将他打发走,便去了后院,隔着老远他就能听到两位似乎将此地当家一样的人交谈着。

    假山池旁,小亭子内,两个人似乎感受到了陆离的到来,同时看过来。

    桌上,茶正热,淡淡雾气遮盖二人的脸庞后露出的是一致的笑意。

    “陆兄,你来了。”

    “陆兄。”

    ……